Goodbye 2018. & 2019, nice to meet you!

暴動最嚴重那天,我照常出門瑜珈晨練+做個案。那天不知道是大家都去抗議了還是怎樣,居然只有我一個人在。

 

2018年以白蟻事件為分界。

白蟻前和白蟻後,完全過著不同的人生。舊人生在10天內直接崩塌,恍如隔世,連考慮跟適應的機會都沒有,只能接受事實,並且隨機應變。(註一)

 

。關於篤定。

幾乎整個12月我都花在回顧過去一年,和規劃新的一年上。翻著筆記和日誌,看著自己寫過的各種講義,一天又一天付出過的、享受過的、體驗過的,最後累積起來,變成無比令自己安心地篤定感

剛從巴黎回來的時候,我說

「我始終不理解為什麼人們喜歡我,為什麼大家想要上我教的課,為什麼選擇讓我做個案。我到現在也不懂。但我接受了『大家就是選擇了我,即使我想不通為什麼』這狀況。我現在可以跟這個狀況和平共處,不要再懷疑自己。」

或許我永遠也不會懂為什麼。然而,一次又一次做個案或教課的當下,好或不好,有沒有盡心誠意的以真心相待,我心裡早已有數,不需要、也無法對自己說謊。

別人說什麼,喜不喜歡我,對我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我非常喜歡這樣的自在與從容(其實去年就說過差不多的話,只是這時候感覺益發清晰、強烈)。

 

。關於撰文。

我很享受分享生活動人的小細節的文章,即使那看似跟靈性成長完全無關,但是因為好玩,因為那是大家共同的經驗,加上我也能寫,曝光一些很有趣的生活小事,逗樂所有的讀者,大家都開心,我也覺得開心。這就是為什麼我並不在意被大家知道我被巴黎人說「你吃得像一頭豬」之類的事XD

我也一直都知道我的梗會被偷。有些人會移植我分享的生活經驗,謊稱是他們自己的人生經歷,畢竟我寫得很細,滿好引述的。也早就釀成大禍過,之前曾有同業將他各處聽來的各種生活經歷,栩栩如生的講給案主聽,讓案主以為他生命經驗豐富,進而選擇相信對方提議的投資案。投資案事實上是吸金詐財的陷阱敗露之後,各方投資者才發現該人將四處聽來的別人的人生,拼湊並謊稱成是自己的人生。

其中一個案主一路印證,找到了每段故事真正的主人。最後問到我這裡來,我才知道有這種事。

寫一篇文章其實不容易。我通常會反覆改好幾天,一篇文章總計撰寫編輯的時數,都不少於10小時。當時我覺得很遺憾也很錯愕,那些出自我生命中的精華,輕易的變成了別人拿去行騙的材料。有一段時間我想著,不公開算了,這種跟我的工作好像不太有關的小事,寫給自己看、跟好友聊聊就好了,寫給大家看幹嘛?

這週翻開日誌,上面寫著「無論去到哪裡,永遠都是對我好、幫助我的人,比歧視我的人多,而且是多上許多」。小事寫出來,讀了覺得開心(甚至有人說被激勵)的人比偷梗的人多,而且是多上許多。這種事防君子不防小人,我這裡沒梗,他總有其他地方可以找梗。為了這種人,少製造許多生命中的樂趣⋯⋯

多麼不值。

於是我決定再也不想這件事了。

 

。Creativity without structure is chaotic, but organization without inspiration is lifeless。

第一天抵達巴黎已經下午,當晚室友就說「那明天早上你跟我去瑜珈晨練喔!」還好我別的沒有,調時差很會。就這樣一天都沒浪費的被他抓去練習mysore。

巴黎的八肢教室練習風格非常自由,非常自主,負責教學與調整的老師,品質也非常好,非常優雅地分享了許多細膩的調整與口令。今天要練什麼,自己決定,甚至可以練習不在序列中的動作,跟正統練習風格非常不同,依照我對正統練習原則的理解與體驗,正統練習風格的支持者應該沒法接受(但我相當樂在其中)。

後來我跟朋友聊「自我練習」這件事,聊到自我練習到底要自由到什麼地步。

友人說:「我們回到『Mysore』這個練習的核心精神來說好了,就是每個人做自己的自我練習啊!遵循正統原則的老師,是因為他們堅持每一個動作都是開啟下一個動作的鑰匙,前一個動作沒做好,跳過那個做不出來的動作,去做後面的動作,那其實會帶來傷害。

我覺得作為教師的責任是,當我看見你開始用會傷害自己的方式練習瑜珈,我就要趕快去阻止你繼續傷害自己,這就是為什麼會有調整與指正。巴黎的練習方式和正統練習的堅持其實是殊途同歸,各自用自己覺得好的方法,讓瑜珈以正向的方式影響你,而不是帶給你傷害。」

讀《Beyond Bullets》時,我對這句話相當有感:”Creativity without structure is chaotic, but organization without inspiration is lifeless.”

人生到最後只有一件事——「平衡」。在自己找平衡的過程中,逐漸累積出自己最會的東西,我最會的東西你拿不走,你最會的東西我也拿不走,而我還在這兩個很不同的練習主張中,在安定的結構與靈感的啟發之間,找我願意追隨與實踐的平衡。

 

。在台灣的時間。

2019在台灣的時間也不多,一月第3週到六月第1週之間,沒有特殊狀況的話,這半年我應該都不在台灣(所以1/05的雪白初階1/06的緬甸講座趕快來看我~~)。團體課暫時沒法進行,SRT個案就看能不能克服時差+找到空檔+擁有夠強的網路,可以的話就能遠距進行。

 

註一:白蟻事件請參考以下三文。

順流(上):練習相信自己

順流(中):拙火,神聖藍圖,禮物與責任

順流(下):從來就只有純粹的光

2 留言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