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horn小記

 

。Upgrade。

我在Dublin完成B2的課程之後就要離開,同班同學沒有意外的話則會升到C1(下註)。韓國同學幾次跟我們聊天,總是提到自己的憂慮:

「你們覺得我應不應該再留級在B2幾個月?我真的覺得我根本沒有C1的程度耶!這樣去C1的班真的可以嗎?」

B2的最後一週,韓國同學又提起一次這話題,我終於把想了幾次的答案跟她分享:

「妳唸C1班不等於妳有C1的實力啊!到得了C1班本來就只是代表妳有完整的B2的實力。就像唸高中,升上高二只代表妳把高一的進度都唸完了,妳唸高二的時候本來就不具備高二的程度啊!是要唸到高三才代表妳具備了高二的程度。」

後來在Findhorn的時候,我經常覺得我的狀態比大家都差,比別人都焦慮,比別人都無法放鬆,總是意識到自己內在因為緊張而過度反應的攻擊性,一直覺得自己跟整個又美又安靜的團體格格不入,覺得自己不屬於這裡。

有一天早上起床時,忽然清晰地聽到訊息:

「人生的巴士沒有轉錯彎的,妳也不是意外上錯車才闖進Findhorn。到得了這裡,就表示妳屬於這裡,妳跟大家是程度一樣的同學。」

然後我又想起在Dublin時自己跟韓國同學講過的那段話。在比我們的實力高一級的環境裡掙扎是正常的狀態,困難與費力並不代表我們實力不足或天資駑鈍,那代表我們正走在正確的節奏中。

我本來想要說「一直很輕鬆反而不正常,表示沒有進入下一個階段」,但仔細想想,這其實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我們不可能一直停留在已經全然完成的階段的。

生命總是會推著我們升到下一個級次。

 

註:這裡採用的檢定標準是CEFR,全名是Common European Framework of Reference for Languages,A1最入門,C2最高級。

 

 

。Embrace。

待在Findhorn的時候,我順便參加了一個為期一週的工作坊。

工作坊課程中,同班同學為我接收訊息,她的用字優雅得像詩,輕聲細語的聽起來真的很有仙氣,我沒有全部聽懂,但是當下光是能量就治癒我了。

她傳遞完訊息,整個人還沈浸在隨著訊息而來的愛的能量中,望著我的眼神柔和得不得了,於是我也感性的說:

“You embarrass me with your energy and message.”

(妳的能量和訊息真讓我尷尬。)

 

她整個笑容凝結住,旁邊的同學也一起凍住,我才驚覺我講錯字,趕快說:

“Embrace! I mean you embrace me with your energy and message.”

(是擁抱!我是說我被你的訊息和能量給擁抱了!!)

 

旁邊的同學也恍然大悟地說:

“Ohhh!! Embrace!!”

 

但是充滿愛的那一刻已經被我的embarrass/embrace給徹底摧毀了⋯⋯

後來我跟其他同學聊天時談起這件事,他笑起來說:

“Maybe it’s the time to embrace your embarrassment.”

(也許這件事是在提醒你,現在是擁抱你的尷尬的好時機。)

 

***

我查了尷尬一詞的解釋:「某些人、事、物,因某原因或巧合發生或出現在相對不合時宜的情況,而對於處事人產生窘迫、困窘、難堪、手足無措、臉紅等的情緒反應。」

擁抱尷尬,也許也是更好的對待自己與別人的練習?

 

體驗到野性巫力的現場。

。Wild, Honorable, Uncontrollable 。

我觀察了一段時間之後,發現在不同的地方,我的通靈狀態也不太一樣。在巴黎的時候經常覺得通靈訊號無時不刻滿格,走在路上與其相信google map還不如相信內在的直覺,做個案的時候也清晰的感覺到能量的品質很純粹。

台灣的時候覺得能量運作得輕快流暢,卻也深刻飽滿。

印度的時候覺得高次元意識特別能跟身體層次的能量融和得很好。

在秘魯的時候覺得宇宙星辰的能量特別清晰。

熊野古道上,只覺得連最小的草,都有一絲神的意識在裡頭,萬物共生的連結與和諧感創造了動態平衡的生意盎然。

在蘇格蘭則是第一次強烈的感受到動物與植物有靈。我坐在Inverness城堡外望著尼斯河,渡鴉飛過眼前時,竟然感覺到其中有野性而尊貴、不受任何威脅與操弄的,巫的力量。

偶然有機會跟一個蘇格蘭大叔(下註)聊起天來,他說:

「整個歐洲都已經是公民化的文化了(civilization culture),只剩我們蘇格蘭是最後的戰士文化(warrior culture)。」

他說的是真的。

 

註:那天下大雨,大叔穿著蘇格蘭裙,我收傘的時候不小心勾到他的裙擺,差點把他的裙子掀起來,他慘叫著雙手護裙:

「你也注意一下我的裙子啦!!!」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