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行快,眾行遠的水瓶世代

Photo by Jed Villejo on Unsplash

這篇文章是我在2020/DEC/21寄出的電子報內容。如果你希望每週都能收到最新的內容的話,請到首頁訂閱。

 

你這禮拜過得好嗎?

繼上禮拜的《紅樓夢》和《流浪者之歌》後,這禮拜我讀了《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跟唐鳳有關的書,還有《別鬧了,費曼先生》。

(說到這,上週沒什麼人要理我,難道是讀物太冷門了嗎?⋯⋯)

如果你對星象感興趣的話,我猜你的臉書這禮拜八成是被「木土合相水瓶」洗版了吧?今天寫信時,才忽然想到這週正好讀了唐鳳和費曼的東西,很跟這個天象共時——

木星和土星代表的是社會集體價值的氛圍。

唐鳳的書中分享了他的成長歷程、他的價值觀如何被養成,提到他在團體中有過的掙扎、與受過的照顧。我特別喜歡他的黑客社群經驗,以及在太陽花學運中,唐鳳跟一群不同專長的人組成了後勤團隊,克服資訊落差,讓意見不同的族群能透過溝通了解彼此。

費曼的書中則談到了他在二戰時期加入研發核武器的曼哈頓計劃,最終在廣島與長崎的殘酷轟炸、二戰結束後,他開始反思科技與人之間的關聯。

團體的協作、公民精神、科技與人文的疆界⋯⋯這些都是很水瓶時代的品質。

前幾天跟朋友聊起不同的人在社群中的不同樣貌。

我:「說來有點不好意思,我一直鼓勵我的學生們互相支持、一起學習一起討論,我自己卻是個喜歡一個人自學的人。以前也參加過幾次共讀或讀書會,最後都因為我不想為了配合別人,改變自己的讀書速度和方法,所以經常中途烙跑。

再加上我可能一直都一個人工作,更沒有組織的目標,就更強化了自己的自律習慣,就更不需要靠團體的力量來督促我要有進度⋯⋯」

相較於我是個逃脫於體制之外、一個人闖蕩江湖、滿山遍野亂跑的自由業放山雞,朋友是個一直在家族大企業工作的人,原本就複雜的人際關係,再加上一層親戚的血緣,簡直是比政治力而不是比實力。

友:「但是我幾次聽你聊天,談到你以前上光的課程、還有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交換意見、一起為同一個目標前進時,你也會因為別人的新觀點和分享感到興奮啊!」

友人最後問我:

「我覺得你跟一群人相處時滿開心的,為什麼你描述自己的時候,卻經常把自己講得好像對人群過敏一樣?」

朋友的話讓我想了一晚,然後我回覆他:

「我喜歡跟其他人一起交流新的意見、看見他們新的觀點。我只是不喜歡需要一直改變自己的步調、配合他人的步調。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我那麼喜歡旅行時在路上撿旅伴,而非一開始就找人一起去旅行。路上撿的旅伴,隨時都可以說掰掰,但是一開始就帶出門的人,沒法半路丟包XD」

友(大笑):「所以你需要隨時可以從人際關係中脫身的逃生門就對了!」

獨行快,眾行遠。

這是一句旅行的諺語。

我曾經在長長的聖雅各之路上體驗過這句話。

或許水瓶時代,代表著我可以在比朝聖之路更長的人生路上體驗這句話。

或許也代表著人類的集體意識,終將向著高等心智的直觀思維靠攏。

我通常會在冬至進行明年運勢的占卜。距離各種意義上的新的一年,都還有一段時間。但我想邀請你,記得在今天播下新的種子、新的可能性。

即使只是一個新的思維、新的點子、新的願望,都是無限潛能的起點。

一起走向新的年代、成為新的自己,好嗎?

Much Love

Tee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