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快,众行远的水瓶世代

Photo by Jed Villejo on Unsplash

这篇文章是我在2020/DEC/21寄出的电子报内容。如果你希望每周都能收到最新的内容的话,请到首页订阅。

 

你这礼拜过得好吗?

继上礼拜的《红楼梦》和《流浪者之歌》后,这礼拜我读了《我所看待的自由与未来》,跟唐凤有关的书,还有《别闹了,费曼先生》。

(说到这,上周没什么人要理我,难道是读物太冷门了吗?⋯⋯)

如果你对星象感兴趣的话,我猜你的脸书这礼拜八成是被「木土合相水瓶」洗版了吧?今天写信时,才忽然想到这周正好读了唐凤和费曼的东西,很跟这个天象共时——

木星和土星代表的是社会集体价值的氛围。

唐凤的书中分享了他的成长历程、他的价值观如何被养成,提到他在团体中有过的挣扎、与受过的照顾。我特别喜欢他的黑客社群经验,以及在太阳花学运中,唐凤跟一群不同专长的人组成了后勤团队,克服资讯落差,让意见不同的族群能透过沟通了解彼此。

费曼的书中则谈到了他在二战时期加入研发核武器的曼哈顿计划,最终在广岛与长崎的残酷轰炸、二战结束后,他开始反思科技与人之间的关联。

团体的协作、公民精神、科技与人文的疆界⋯⋯这些都是很水瓶时代的品质。

前几天跟朋友聊起不同的人在社群中的不同样貌。

我:「说来有点不好意思,我一直鼓励我的学生们互相支持、一起学习一起讨论,我自己却是个喜欢一个人自学的人。以前也参加过几次共读或读书会,最后都因为我不想为了配合别人,改变自己的读书速度和方法,所以经常中途烙跑。

再加上我可能一直都一个人工作,更没有组织的目标,就更强化了自己的自律习惯,就更不需要靠团体的力量来督促我要有进度⋯⋯」

相较于我是个逃脱于体制之外、一个人闯荡江湖、满山遍野乱跑的自由业放山鸡,朋友是个一直在家族大企业工作的人,原本就复杂的人际关系,再加上一层亲戚的血缘,简直是比政治力而不是比实力。

友:「但是我几次听你聊天,谈到你以前上光的课程、还有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交换意见、一起为同一个目标前进时,你也会因为别人的新观点和分享感到兴奋啊!」

友人最后问我:

「我觉得你跟一群人相处时满开心的,为什么你描述自己的时候,却经常把自己讲得好像对人群过敏一样?」

朋友的话让我想了一晚,然后我回复他:

「我喜欢跟其他人一起交流新的意见、看见他们新的观点。我只是不喜欢需要一直改变自己的步调、配合他人的步调。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那么喜欢旅行时在路上捡旅伴,而非一开始就找人一起去旅行。路上捡的旅伴,随时都可以说掰掰,但是一开始就带出门的人,没法半路丢包XD」

友(大笑):「所以你需要随时可以从人际关系中脱身的逃生门就对了!」

独行快,众行远。

这是一句旅行的谚语。

我曾经在长长的圣雅各之路上体验过这句话。

或许水瓶时代,代表着我可以在比朝圣之路更长的人生路上体验这句话。

或许也代表着人类的集体意识,终将向着高等心智的直观思维靠拢。

我通常会在冬至进行明年运势的占卜。距离各种意义上的新的一年,都还有一段时间。但我想邀请你,记得在今天播下新的种子、新的可能性。

即使只是一个新的思维、新的点子、新的愿望,都是无限潜能的起点。

一起走向新的年代、成为新的自己,好吗?

Much Love

Tee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