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所爱的世界,终将从灰烬中凤凰涅槃

 

Photo by Marten Bjork on Unsplash.The Mohammad al-Amin mosque in Beirut is reflected in a puddle in the street.

我在马德里机场遇过黎巴嫩来的朝圣客,挂行李的时候,她排在我前面。

她的行李寄往贝鲁特。拿到登机证,她回过头来看到我的背包,第一句话是:「刚走完朝圣之路吗?」

紧接着就抬起穿着夹脚拖的脚,上面贴满勋章般的OK绷,灿烂的笑着说:「你看!我有七个水泡!」

 

...

在印度我也遇过黎巴嫩来的女性练习者,个子比我还小,头发花白,戴着老花眼镜,总是中气十足的在哲学课上和老师反复辩证。

下了课吆喝着大家一起去吃晚餐,她永远笑得最大声。

我问她从哪里来,她说:「贝鲁特,黎巴嫩的贝鲁特。」我们分享了很多哲学课的时光,每次上课我都期待她又要问老师什么问题。

离开Mysore前,她对我说:「You’re tiny but strong!(妳小小一只但是很强壮)」

她个子比我还矮些,却说我小小一只。

那份自信来自于她强大又饱满的气场。

 

...

黎巴嫩的女人都那样强壮,又笑得自信奔放。

 

...

终于确认了瑜伽同学没事。

也希望曾经在马德里分享过脚上水泡的朝圣者没事。

 

...

愿众生离苦得乐,生者不再受苦,死者安息。愿我们爱与所爱的世界终将从灰烬中凤凰涅槃。

 

...

在我心中,「2020」已经是个形容词了。

造句:「这实在是很202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