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晴半雨。大安森林公园

昨天下午和朋友去了大安森林公园(←生平第一次踏进去)。想去公园,是因为之前有一天行经青田街时,听见街边的大树被风吹动,树叶沙沙的声响在都市里十分动人,抓到机会,遂与久未见面的朋友约去逛大安森林公园。
大安森林公园的树木没有我想像的高,我喜欢青田街四层楼高的树。
在公园里走了几圈,和朋友聊了一下生活近况。昨天下午的天气很奇妙,忽晴忽雨。太阳出来时我们就散步,雨势变大就转入凉亭,其实还蛮悠哉的。
我一直以为我喜欢海洋多过山、多过树木,这一两年倒是开始渐有转变,觉得山跟树木也很令人享受。可惜的是大安森林公园周围四条大马路,即便站在公园中间,仍然听得见轰隆轰隆的车声(朋友说那是环绕音效,走去哪里都听得到)。
聊天的过程中,朋友很有耐性的听完我这一两年的改变,她很好奇的追问我「妳到底怎么开始这一切的啊?」,我随着她的问题一直回想,才发觉那些悲伤的过往真的好遥远,遥远的像梦。
往事之所以遥远,不是因为时间久了之类的理由。我曾经在一间庙里,听一个经常去找和尚聊天的中年人,口沫横飞、语带惋惜的谈论著21年前,他签错的那支价值六千万的大家乐,谈得情绪起伏,整个人又回到了21年前的那天(他连日期、原本早上几点签对了、下午几点改变心意换了号码,都记得一清二楚)。
时间,真的不会让一切转好。只有真正的释放并且疗愈,才能放下那些旧的包袱。
所有悲伤、痛苦、愤怒的挣扎,都是为了学习宽恕跟爱的必经过程。当我身处在又浓又沉的忧郁里头时,我也没有办法想像现在能够踏在光与爱的路上。
因为曾经活得没有光,所以我更坚定向光走去的步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