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ing or Being?That’s the Question!

今晚接一个朋友的电话时,她说:「我真的觉得我要被你们催眠了!明明我现在工作不顺,我心里却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了一个更棒的目标、更大的美好,所以才这么发生的。」
她的心里还是有着旧的声音:「唉呀人生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在工作岗位上忍个几十年,退休之后如何如何……」可是新的声音却让她以一种更泰然而自由的眼光,看待现状。
然后这几天看「荷光者」,看到最后一章时,惊讶的发现和我昨天的领悟不谋而合,只是「荷光者」文字更精准、理论更全面,我的比较像是灵光一闪之后,匆促记下的念头。
说到光,那接下来就都用光来比喻好了。光行者其实应该是一种「Being」,而非一种「Doing」。只能「是」光,而不能「做」光。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支蜡烛,当你是点亮自己的蜡烛时,你就有光。当你是光,你做什么都会带着光、做什么都会泄漏出光,光会感染靠近你的每一个人。就算你不称呼自己是光,实际上,你就是光。
所以我一直觉得光行者的职业应该是无限的。当你是光的时候,你当国中老师,就会在国中老师的工作中漏出光来;当你是光的时候,你当护士,就会在护士的日常生活中漏出光。当你是光的时候,你当上班族,那就会在上班族的举动中漏出光来。
你无法不发光,因为你的本质就是光,你不是故意去「当一个光」。
而且光的感染力及影响力超乎你的想像,就像童话故事里,用一个铜板买了蜡烛跟火柴的小儿子,点亮蜡烛之后,让光装满了整个大谷仓,于是继承了父亲所有的财产。
所以,当你不是光的时候,即使你把自己命名为光,事实上你就是无法照亮任何地方。
一根正在发光的蜡烛,即使放在牛奶铁罐钉成的手提灯笼里,也能照亮行人眼前的路面;一根不发光的蜡烛,就算插在宙斯的烛台上,带来的也只是一片漆黑。
或许你会想问我,既然在哪里都会发光,又何必成为一个全职的光行者呢?我只能说,如果你点了一支蜡烛,希望透过蜡烛享有照明,你会把蜡烛放在床底下,还是把蜡烛插在它该在的烛台上?蜡烛站在烛台上可以照亮更多的人、照亮更多的黑暗的话,又何苦点亮之后还放在床底?
听见每个打从心里收到光的人,告诉我他们的生活变得更明亮,除了开心之外,谨此,我也谨慎的允诺,我愿意勇敢的面对自己心中没有光的角落,承认自己该疗愈的那一部份,并且认真的完成每一份该做的功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