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河水和阳光的窗台

上周没课的日子,一个人背着背包跑去红毛城附近,在看得见河水跟阳光的窗台边,写信给以前教过的学生。
学生在暑假的时候写了信给我,大意是学校的老师因为成绩而大小眼,让他上学的日子倍感受挫。那些写在信里的情绪,像是在发泄、又像是在求救。
我因此想起了国三那年,英文课堂上老师的一句话,让我10多年不敢开口说英文。一直到上周的瑜珈营,我不知为何的大起胆子,当着全班的面用英文问老师问题,人很好的老师不但仔细讲解,还称赞我英文说得好,10多年不敢开口说英文的魔咒才就此破除。
我在信里跟学生分享了这件往事,要他「不要做下对自己有所损失的决定」就好。10多年的恐惧及对于说英文的没有信心,因为机会来了,所以得到疗愈、得到释放。
但是我学习英文的时机就这样慢了10几年。如果是在感情上受到伤害呢?如果是在金钱上受到伤害呢?还要停滞多久,那些卡住的旧能量才会重新流动起来,变成活水?
并不是我们所受过的每一个伤害都能运气这么好,千等万等的等到了某个人来,按下那个复原的开关,称赞我们、让我们能轻盈的迈步走出从旧有的枷锁。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界需要光行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