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SRT回饋分享-07.讓自己能接受最多的好。

早上醒得遲了,一路跑,左腳腳踝拐了兩次。
SRT開始前,Teen用罄與音叉幫我淨化;她說整體狀況都不錯,只有左腳有點小狀況。我說就是剛剛才拐到的喲!
Teen說我的靈魂算是很乾淨,清理起來應該會很快。聽了有點訝異但滿開心的。(從反應看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濁的唷。)
清理過程中卻不斷遇到阻礙,她說有時是外來者想搭順風車。再來就是我的守護者擔心我受傷,想保護我,因此不確定要讓我經歷某些改變,甚至意見相左僵持不下。
Teen溝通後要我對他們表明自己的意願。雖然我的確怕痛、從小痛覺就特別敏感;但我想清理、想繼續前進。感謝守護者對我的關愛與呵護,感覺很窩心啦。
Teen說我的守護者相當多;我一直覺得自己有許多跨宗教的天使和護法相伴,也算與祂們照過面吧;如今再次證實,感覺更加親近。
可惜我沒有當下詢問球球是否也在其中。午餐時提到這件事,Teen也覺得有點可惜。
Teen主動問起我呼吸或喉嚨是否有問題?因為我身為神職人員的某世曾被掌權者溺死或縊死(扼死),並問我是否曾接觸過某些人讓我渾身不舒服,一想到就想逃離。
對於威權的反感,從小被解讀為叛逆。但當有人企圖以威權(無論是個人或群眾的)控制或擺佈他人,我的反應會特別激烈。對權威型的中年男子尤其保持距離。
當這情況發生在父親與我之間,情感的摩擦無法避免。他是在傳統教育下長大的,生了個自幼不服權威的孩子也很懊惱吧。這方面我的態度算是「遇強則強,遇弱則弱」,吃軟不吃硬的。
喉嚨的問題是在情感創傷之後發作的。呼吸則是隔一年之後曾咳嗽到無法呼吸,開始對窒息產生恐懼。
後來有次看到消防員在訓練時溺斃的新聞畫面,在強烈感同身受的痛苦之中無法入睡,熬夜念誦《藥師經》迴向給他。
Teen也指出我其實有持續朝向目標前進,只要多一點耐心去處理伴隨而來的一點瑣事,就能收成。總之,不要在完成99%的時候放棄。
我想到自己曾經中了獎卻沒去領獎金、幫忙校稿卻沒去領工讀費的往事,原只自認為懶過頭,感覺很揮霍而不惜福的棄權模式,原來是自苦的舊思維所造成。
天使給我的提醒是「不要耽溺於自苦」。
自我批判、自我懲罰會阻礙宇宙豐盛的給予,就像美食在眼前卻不讓自己享用,或享用後卻滿懷罪惡感。
我愛我自己,對生命的目標很努力也很投入,我是值得的。感謝大我安排今天的會面。謝謝Teen。
Teen’s小語-
老話一句,負面能量清除之後,生活還是要由你們每個人自己去過。很開心能在這次的SRT實習個案中,找出版友小非對威權的恐懼及抗拒源頭。
從靈魂記錄中清除負能量,可以幫助你們在這個課題上學習的更快、更有效率,但是生命中的習氣及課題,還是要靠自己去通過、去解決。做完SRT之後,外面的世界並不會改變,改變的,往往是我們對事情的看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