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预约制,不接受未经预约访客 - 10.00am-10.30pm

SRT回馈分享-21.Dancing in the Light

本文从我舞,以我如是的样子部落格中全文引用-
上午还算早起,九点不到就出门。
早在回巴黎前,便预约了今天要做「另类疗法」。
呵,我现在的成长已进行到只有非体制外的疗愈才能给我帮助的境地了!
关于这次的「另类疗法」,其实我根本搞不清这是啥东东,又知这不是我需要去理解的专业知识,交给祂就对了。
准时抵达,在咨商室内坐了一会儿,咨商治疗师才抵达。
门一开,一见那清秀洁美女孩,竟觉眼熟,好像曾在哪儿见过!
治疗开始,她先帮我洁净身体并洁净空间,也稍微解释整个疗愈方式。
坐下来以后,先是一段祷告。
随着她的声音,我脑中浮起一张脸,天使的脸,祥和柔美而沉静细致,低垂着眼,不言不语,温柔慈悲看着世间,极美极美。而我知,这张天使的脸,不曾出现在任何我曾看过的教堂壁画上,却又是所有天使共同脸庞。
她问起我为什么要来做疗愈?
嗯……,这问题我可得好好想一想,总觉那答案就只有一个,但一时之间,好像可以衍生出千万个理由。
我先说了自己腹底那块沉重而疼痛的铅,说到希望今生灵魂可以快速成长,最后提到在创作方面,能灵感顺畅。
她问:「为什么希望灵魂可以快速成长?」
我无奈地笑着说:「因为希望可以早点离开地球。」
她问:「为什么希望可以早点离开地球?妳当初可是抢著来呢!」
耸耸肩,我说:「我不确定。」
疗愈过程中,她帮我清理了许多负面思维与能量,但这东西,被打散后,依旧在我周遭气场里,还会再回来找,只是此时我将有更清明的意识,可以辨识,可以不使之沾附。
清理的工作,寻找答案的历程,她做得自然、顺手、仔细而彻底。
我问了她一些问题,借由她的回答,其实是帮我确认自己之前心里的声音与想法,尤其是内在蜕变后的一些思维与感受。
她说,我很容易沾染吸收他人负面情绪与能量。
我说,其实就在不久之前,我才终于发现,许多能量与想法,根本不是我的,我不过是穿戴上他人能量或是对我的期望地在行动,有时候,我根本是个「清道夫」,在帮别人进行清理工作!
她说,能理解到这点,已经很不容易了!
而她帮我清理掉这点。
随后发现,我的灵魂可能以为借由艰难挑战与挫折可以学一些事,所以常给自己招惹来一些困境与造成困扰的人事物。
我听到这,真的是挑眉毛、翻白眼。
对呀,这真的是我向来典型的做事风格,就喜欢往难的地方钻!还喜欢把事情搞得很戏剧性,充满挑战,很困难!如果眼前明明遇到一堵山,我的回应从来不是放弃、往回走或是绕道而行,而是摇旗呐喊,开着战车,火力十足地向前冲!
关于这信念,我也已不再需要,就清掉吧!
疗愈边进行着,我也稍微讲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状况。
整理过后,发现我与舞蹈的志业其实与生命成长及灵魂进化紧紧扣连。
她需要理解我为何那么想离开地球?
探索之后,发现我可能是某种常见的典型例子。
每个灵魂都是带着自己设计的生命蓝图来到地球上学习,降生前,全与高我议会讨论过,有些灵魂给自己设计了过难的议题,高我未必认同,但灵魂执意不改蓝图地来到世界上。在这情况下,灵魂容易觉得无助,觉得自己「为神所遗弃」。然而事实上,每个灵魂都是自愿来到地球上。
呵,说到无助与「为神所遗弃」,这不正是我之前常哭哭啼啼的事吗?
终于,我问:「出生前,我究竟在哪里?」
一时之间,她也无法以三言两语解释灵魂学的事情,大抵上,若我没误解,我那时是在一个无肉身状态的次元,可以通称为「天堂」的地方吧。
哼!就说嘛!我从小就有感觉呀!就知道在出生前,我不在这里的嘛!有可能真的好一阵子没来地球了,害我老适应不良!
让我感动的,是我的守护天使吧!
我一直都知道我有守护天使,而且把我守得很紧,把我照顾得非常好,至少有两位勇猛健壮的天使,翅膀很大很大很大那种,一直守在我身边。我觉得自己至少有两到三位守护天使。
她说,我有七位守护天使哩!
我说,我的守护天使真的非常强,认真而负责。那时还在巴黎唸书时,有一回,我自己心里又过不去,半夜喝了酒,一股冲动想往窗下跳!那时我人已经冲到窗台了,忽然感觉一股力气将我向后拉,让我不至坠楼。那时我就知道,是我的守护天使拉着我。
她问了一下,发现当时是那七位守护天使同时拉住我,还说:「妳一定力大无穷!」
我耸耸肩,说:「当时就一股冲动!」
最好玩的,是我的指导灵啦!
我的指导灵竟然羡慕我咧!羡慕我有肉身,可以做我想做的事,不像祂,只能跟着我跑。
我说:「啊不然下次换祂来当人,我来当指导灵!」
我的指导灵竟然说:「好!」
哈!敢让我当指导灵喔?我这么皮又这么爱玩,不怕被我耍得团团转吗?!
还有呀,我的指导灵跟我有同个弱点,就叫:以自我为中心!
很好笑吼……!
她说,就图来看,我其实发展得很完美,没有太大问题,而且身心合一。
我说:「身体跟心灵合一,这很正常吧?!」
她说未必,有很多人其实是灵肉分开的!
至于我选择了舞蹈,这是一条正确道路,而且我的创作能量并未淤塞,基本上是畅通无阻的。我现在可能就只是累了,两年的台湾现实摧残,真的让我很累了。
我说,当人选择朝自己要的方向走,有时便觉一整个「逆向行驶」,违逆市场潮流,很难不伤痕累累。
她说,顺着自己的生命之流,原本就容易违逆市场潮流,而我早已根本是不可能不顺着自己生命之流的人了。
我问:「那我这辈子该做的事情,是才刚开始,还是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
她说:「才刚开始!」
我激动地说:「那我之前都在干啥?」
「准备呀!」
「可是我从小就听到一股呼唤,就一直很认真地听那个声音,很努力地朝某个方向走,在众人的声音与内心呼唤之间,我永远选择了后者,努力到现在,一切都才刚开始喔!」
「妳之前累积很多,包括人类学跟舞蹈等等,现在才刚要开始发挥,所以妳可能会活很久。」
「可是我不想活很久!」
算了算之后,她说:「妳该做的事情已经完成百分之四十了,还剩一半!」
呃,一半?
这时心情突然有点复杂,一来很高兴已经完成一半,好像也没剩多少了;二来又觉得,啊我其实也还没做出啥了不起的作品,就已经完成了一半,那这样即使全部做完,全部加一加,好像也没什么嘛!
聊著聊著,她突然说:「妳真的有艺术家的灵魂咧!」
我问:「真的喔?妳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那我有学者的灵魂吗?」
「不知道……。」
清理了许多东西之后,她发现我必须学着原谅宽恕一个在关系中带给我伤害的人,必须让这件事过去。
呵,这事不是我提的,是她自己发现的!
我说,事情发生以来,我非常非常认真努力地学着要宽恕这个背信叛离的伙伴,然而几个月过去了,我都还在努力,努力将自己撑成更大格局,好学会原谅宽恕,而我好希望可以原谅宽恕对方。
她问:「那么妳原谅关系中的自己了吗?」
我说我连这都还在努力!对方的叛离,让我花了好多时间在自省,一直检讨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尤其当对方连自己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都说不清,一走了之,简直就是留了一大张空白黑板,任我填上自己各式各样的错!
说著说著,她要我宽恕关系中的自己,也宽恕尚未能宽恕对方的我。
最后,高我要给我些忠顾与接下来的功课:关心、包容、关怀、顾及别人、温熟对待自己等等。
她说我有双锐利的眼,所以更要学着宽容包容。
最后抽到三张天使牌:Twin Flame 、Heal Away Addiction 与You are profoundly clairvoyant。
到了这里,她跟小四跟我说的话,突然开始近乎如出一辙。
她们都说我的直觉很强,要我相信直觉。
她说,抽到Twin Flame,表示我接下来将遇到与我生命及灵魂非常契合的人、事或物,而她觉得比较有可能是人,也有可能是舞蹈,不过应该是人。
我说我早觉得情感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她说答案应该是人,还说:「妳总不可能离群索居吧?」
我说:「舞蹈逼使我必须走向人群哪!」
我问:「那个人是我认识的吗?」
她说我还不认识,未来会遇到。
我说我很难想像自己还会谈恋爱。
她说:「妳在跳舞前,也无法想像自己会当舞者呀!」
呵,也是啦!
昨天小四也是抽到一张明显就是爱情的牌,还说我是可以拥有爱情的。
呵,最好是啦!更何况,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爱情。
然后呀,我的高我要我在精神上多休息,找点娱乐。
娱乐?啥叫娱乐?
舞蹈吗?
不,舞蹈是我的生命!
音乐吗?
不,音乐与舞蹈紧扣在一起!
电影吗?
也不是!因我会在电影中钻研!
最后,我随口乱讲:「那煮饭呢?」
她说:「勉强算是!」
我无奈地说:「可是我不喜欢煮饭柳……。」
呵,怎么办?我竟是个无娱乐之人!
可她说,我将在娱乐活动中,才能遇见那个人。
离开咨商室时,抬头再看治疗师,忽觉那是张男孩的脸。
在心里问著:「妳我是否将有偶遇的一天?」
整个疗愈过程进行了两个小时左右,她帮我清掉的,其实都是我自己长期以来都知道的一些「性格黑暗面」吧,包括自毁自伤等等。有趣的是,我的根本问题几乎只有一个:无助与觉得自己被神遗弃。
这疗程发生的时间点,恰巧是在内在蜕变完成与刚从法国回来后,好像就只是更强化之前所有内省与转变的成果。
我知道祂呼应了我先前的呼唤。
痛得不得了时,我跟祂说:「祢知道我是一个很愿意成长的灵魂,但,不要再给我折磨苦痛了,我知道我这辈子要完成的天命是什么了,我会好好地去做,就让我在喜悦中成长,也让我有足够资源去做事吧!」
随后,我彻底享受了一场愉悦自在的巴黎之旅,找回了自己与舞者身分。
我愈来愈坚信灵魂对自身命运的掌控权,当我不再想借由痛苦挫折来成长,便召唤来另种成长方式。而我也相信,做完今天疗程后,接下来在一些个方面,我便开始开快车了,也将更喜悦稳定。
今天与治疗师的对谈,其实只是更加确认我自己之前心里的声音。
我的直觉向来很准,只是我曾不太听直觉的声音,也让蒙昧遮蔽了原本清明的双眼。从小反复出现的梦境、不知该向谁解释的感触与呼唤,以及此时对生命的价值观与未来方向,突然之间,都得到合理解答。
我终于觉得已把内在处理到一个段落,面对自己,有种坦然稳定;面对生命,我知重要价值之于我何在;面对未来,我知自己渴望的创作何在。
若不去看存款簿金额,我深觉自己是个自由富足且不虞匮乏的人,哈哈!
治疗师交代要多喝水且不能喝酒。
回到家,喝了不少水,下午倒头就睡。
晚上还有点拉肚子。
2010年以来,我为自己清理掉好多东西,不断不断不断去面对与成长。我知道问题向来就只在我的内在,如果不去面对处理,永远跨不过这关。做足功课后,终于慢慢知道自己是谁,要的是什么,也才终于清楚什么根本不是自己的。
昨晚从小四家离开,搭捷运时,忽觉血液流进湛蓝心底,心开始抽紧疼痛,这是被巴黎的风与教堂给换了颗心以后,心第一次有个感觉,而那在心里流动的血液,是暗红色的。
今天从咨商室走出来,我又感觉到心的存在。
心变轻盈了,细致,初萌,生嫩。
终于再度听见心跳。
崭新的自己,自然开展新阶段。
带着一颗新的心,昂首阔步向前走吧!
而我也将继续保持觉知,一但旧有惯习意念又回来找,便是轻轻挥走,不使之沾染或逗留。
只愿感谢,感谢所有所有所有……。
与治疗师谈话时,我自然提到自己在台湾的不适应。
她说我认为台湾是块文化贫瘠的土壤。
我承认了。
她说台湾在文化发展上,还是个小孩,当然不比欧洲。也要我学着宽容地去发掘台湾美丽之处。
呵,这道理我自己其实都知道!只是当人的好恶极强,对「美」的标准又如此精准严苛,真的是让自己受苦了!
晚上,欣儒来家里拿电脑,我聊到今天的另类疗法给自己一个想法,想出去旅行,就在台湾流浪,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用我自己的眼睛,去发现台湾美丽之处吧!
我想看海,原本想沿着东北角随意走走,可我怕晒。
聊了聊,欣儒要我去兰屿。
呵,这也可行!那我就去环岛,环兰屿岛,呵呵!
我想要「移动」与「行走」,我可以从台北「移动」到兰屿,在那儿住个几天,并在岛上四处「行走」。我想要「走」,用自己的脚,带着身体,到处走走看看地发现。
嗯,这计划似乎蛮不错的唷!
Teen’s小语-
另外推荐两篇也有聊到SRT的文章:
http://jaladanse.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6.html
http://jaladanse.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7.html
适任的文字很美,照片也很美,舞者的灵魂跃然其中,连我都好着迷……适任已有自己的著作:《管他的博士学位,跳舞吧》,公视「独立特派员」也有她的专访(点这里)。

5 留言

  • Posted 2010-06-06 06:44:22 0Likes

    请问~是不是做一次srt可能还有很多过往的东西(包括历世)没有被清掉,需要做很多次呢??清除掉的东西还有可能再回来吗?谢谢
    版主回复:(06/10/2010 01:34:21 AM)
    1.SRT算是一种可以一直使用的疗法,因为我们每天无时不刻的,都一直无意识的接受别人的信念,或这个世界的集体能量流。所以我们会直接问你的高我,看看你的高我觉得你需要清理多少&清理的次数等等。
    2.清掉的东西就清掉了,你不要去捡回来,就不会回来。(捡回来=一直去想或一直探讨)

  • Leya
    Posted 2010-06-06 15:03:57 0Likes

    若不去看存款簿,我也觉得自己是个超级自由富足的人哪!!
    这点跟我一样耶:D (而且现在的我已经对存款簿的金额不再感到恐惧了)
    Teen,
    如果完全不相信灵性的这一切(也就是极铁齿之人),去做SRT会有效果吗?
    如果一个人的黑暗面很强大,是否要先进行「清理」,才有办法进而感受到爱呢?
    版主回复:(06/10/2010 01:32:38 AM)
    呃,完全不相信灵性应该算是脑的部分(也就是小我),他的灵魂会知道,我想,如果灵魂可以同意进行SRT的话,大概就会有效果。
    再来……你会怎么定义黑暗面?

  • 小羽
    Posted 2010-06-07 12:59:16 0Likes

    我第一次做完SRT时,治疗师告诉我,来自高我的判断,如果我希望能在生活上有显著的正面改善,至少还要再作八次(我听到快昏倒了),不过,第二次做的时候,他告诉我,来自高我的判断,居然只需要再两次(所以情况也是动态的XD)。
    还有,治疗师告诉我,已经清掉的东西不要一直去想,或是希望去找原因,如果一直去翻垃圾桶里丢掉的东西,负能是会回来的唷~ 而如果自己的内在不改变,想法和习惯不改变,负能清掉又会累积了(这个Teen用「请人来帮忙打扫房子」的例子说明了好多次XD)。
    版主回复:(06/10/2010 01:31:38 AM)
    没错,情况是会随着灵魂的选择而改变的。
    你和你的治疗师都很棒捏~

  • mo
    Posted 2010-06-12 14:49:34 0Likes

    请问
    「清掉的东西就清掉了,你不要去捡回来,就不会回来。(捡回来=一直去想或一直探讨)」
    如果不是用SRT清理那要怎么知道已经完全清掉了呢?
    版主回复:(06/16/2010 02:37:23 PM)
    当你看待那件事情的时候,心中的情绪只有感恩跟宽恕,没有其他的波澜,那就是了。

  • MIKAKA
    Posted 2010-06-14 08:34:39 0Likes

    很喜欢看你的部落格喔
    很多文字写得很优美
    另外要说的是,台湾其实很美
    没有你想像中的贫乏(我也出国到过许多国家…)
    尤其是台湾的山(阿里山,玉山,合欢山,苗栗,新竹观雾,清境农场,武陵农场)
    建议你可以往山上走走
    在山里面,人很少,但是你会感受到"充沛的生命能量"
    白天看的蓝天,跟夜晚看的繁星跟银河群
    都不是在都市中可以想像的…
    如果想要体验另一种生命的奇妙力量
    可以试试看~
    版主回复:(06/14/2010 04:21:01 PM)
    谢谢你~这篇文章我只写了开头和结尾各几行,中间的全文是适任的文字。
    适任的部落格也很棒,推荐给大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