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卖(三)

cat.JPG
说到底,烧卖也只是反应了我心中最原始的部分--我心中受伤的内在小孩,用尽力气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还能抓到一点别人对我的爱。
寒假到了,我把烧卖带回家,当初家里没人同意我养猫,加上我家也不是个养宠物的家庭,一屋子的东西,每一样都是会被猫破坏殆尽的东西--高处的瓶瓶罐罐,一整组的皮沙发。阳台栏杆没有多铺一层网子,猫失足就会掉下楼去。
怕烧卖一回家就抓烂沙发、怕他不小心从大门跑出去不见,我只能把烧卖关在我房间里,然后在我看得见的时候,放他到客厅和其他地方走走。比起7坪的正方形小套房,30多坪的一层公寓变成烧卖探险的大乐园。
下学期开学前,我妈终于叫我把猫留在家里,不要再带回赁居的小套房,理由是「你每天出门烧卖都在哭,在这里还有其他人可以轮流在家,在南部你不怕被你隔壁邻居抗议?」加上猫在我房间关没几天,猫味就跑出来了,在小套房的状况也差不多,我妈说这样生活品质太差,还不如让烧卖换个大点的地方住。
就这样,烧卖从被捡到的民雄农会,一路搬迁到台北,在新的住处重新适应更大的房子。
我经常几个月才回家一次的。农历年后好几个月,我第一次回家时,烧卖认不得我是谁,听到我进门的时候,跑去餐桌底下的角落躲起来,亮晶晶的眼睛看了半天,才慢慢的从桌底走出来。
烧卖一走出来,换我认不得他是谁,因为烧卖胖了很多很多,加上虎斑的花纹,活生生的从一只瘦猫变成一只肥墩墩的小山猪。原来在家里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跑、家里也总是轮流有人在,加上我妈总是很乐于把孩子们养胖,才几个月,烧卖胖胖壮壮的,几乎可以用「骠肥」来形容。
我妈很疼烧卖的在他每一餐猫饲料上,都用指尖捏一撮碎掉的柴鱼粉洒上,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柴鱼粉,那时候烧卖的毛皮金亮亮的,活脱脱就是一条光泽动人的丰厚皮草在地上跑。
烧卖就这样在家里好命的住了几年,直到某一年我外婆过世,那时候妈妈每天忙进忙出,有一天开了大门没注意,烧卖就走丢了。一走丢,就是3个月。
烧卖不见的时候我正好在考研究所,家里没人敢跟我讲,怕影响我的考试心情,只是拼命的在社区里一直找猫,可是不管怎么找,就是找不到。直到我考上研究所之后,妈妈才让我知道烧卖几个月前不见了的事。
那天晚上,我梦见烧卖摇着他的大屁股走回家,后面跟着几只乳牛花色的黑白小猫,探头探脑的一起走进来。我叫了他一声「烧卖~」他懒洋洋的趴下来,连头也没回的「喵~」了一声。
ps.烧卖打从心底觉得自己是不可被玩弄的王,有时候会对我们做出很不耐烦的表情,但这么贱脸的,只有这张。

3 留言

  • Posted 2011-10-22 17:45:26 0Likes

    XDDDDDDDDDDDDD
    原来你家还有一只比张猫更大王的猫呀?XDDDDD
    所以他还在吗?
    版主回复:(10/28/2011 06:40:46 AM)
    喔不……他一只占了所有的便宜跟霸道。

  • Posted 2011-10-23 07:07:53 0Likes

    啊…好像隐约想起来,烧卖是不是就是张猫以前的名字呀?
    版主回复:(10/28/2011 06:40:21 AM)
    嗯对,他一直被叫张烧卖,后来我们发现他对「猫」这个字也有反应,就也开始叫他张猫了。

  • erica
    Posted 2011-10-25 05:07:38 0Likes

    真的是很不耐烦的脸耶…很逗趣~
    版主回复:(10/28/2011 06:38:55 AM)
    烧卖年纪大了之后,感觉上个性变得有点像老头子,小时候还比较爱撒娇,现在比较爱使唤人X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