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雾

IMG_0624

某一次和朋友出游,我们骑着摩托车,穿梭在微雨中的苗栗山区县道上。骑着骑着,雾渐渐浓起来,然后大白天的,雾浓到能见度只剩下5公尺。
在极低的能见度下,即使我们沿着平整柏油路行车,雾仍然让山区变得神秘而令人敬畏。那时候,我不由得想起大学时代曾经在课堂上,听教授讲她姐姐的故事:
那天医院打电话来,说我姐姐的小孩出了车祸,人已经送到医院了。目前看起来没有大碍,但是还是通知家属过去一趟。我姐非常紧张,立刻叫我上车,两个人要一起开车去医院看状况。
去医院的路上要开一段山路,当我们开进山里,天气变得很奇怪,明明是晴朗的天气,山区里却起了大雾。平常短短的山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在雾里一直开不到尽头。
那段我们走熟了的山路,路边有一块醒目的大石头,通常开过那块大石头,很快就会进入市区道路。我一开始没注意,直到原本应该只出现一次的大石头,第二次从我们的视线里掠过,我姐脸色很不对劲的跟我对看一眼。
等到那块大石头第三次出现的时候,我已经吓得腿软。我姐脸色很沉,就在大石头旁边把车停下来,开了车门下车之后,门一甩,拍著引擎盖就开始大骂。
我姐大骂天地不懂母亲担忧孩子焦急的心,要祂们改天想挡路再来挡,今天不是时候,找她麻烦她不怕,但挡着她,耽误她孩子的事,她一定不会善罢干休。

教授这时候神情变得温和:「我姐讲完话,雾很快的散开,我们很顺利的进入市区,接我姐的小孩回家。」她停了一下,又说:「那天我看见母亲的爱多么有力量,连天地都要动容、让道。
在雾里,我想起这个很久没想起来的故事。然后有了跟当年不一样的理解--
忘了在哪看过的:「丢硬币之所以可以做出选择,不是真的丢了硬币的关系,而是硬币被你自己抛掷到空中的一瞬间,你心里会忽然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外境总是反映了内境,土地或行星确实比人类更有智慧的话,那么,教授的姐姐是否那时候生活正好也陷入了一团迷雾呢?
然后,在雾中的山路上,忽然间明白了自己心中的优先顺序是什么,最重要的人事物清晰的浮现,于是有勇气宣之于口,有勇气为了自己最重要的人叱骂看不见的一切。
这样一想,那阵迷得她们在同一段山路上转了三次的雾,也许就不是那么恶意的存在,反而是一枚被抛掷以后,正在空中旋转着的硬币。
我无从求证这样的想法是否正确,然而,比起害怕不知道是什么的力量牵着我们团团转,倒不如看见自己心中那块尚且一团迷雾的角落。
有决心,总会有些人事物、有那样一个情境,会来协助我们消融那片雾,使我们看待自己的视野变得明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