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离家出走的那天。(上)

1230020_10200554861058377_125991475_n.jpg

拉绮:「张猫说他不想回家,因为大家都很担心他,他并不想要拖累大家,他觉得妈妈很伤心,但是他有感受到妈妈要担心的事情很多,却又要担心他这件事情,他干脆走开。
※※※

2002年张猫被我从民雄捡回来以后,就这样在我家一住至今。去年开始,张猫睡觉的时间变长,饮食少了,猫也显得懒洋洋,冬天也没有往年胖墩墩、圆鼓鼓的皮肉饱满的福泰相。我们都说,啊,张猫也老了,10多岁了,老态显出来了。
上周二深夜,我妈提醒我最近张猫会用一种奇怪的姿势舔嘴跟磨牙,当晚我们把张猫抱来一看,发现他嘴唇内侧长了个肿起来的脓包,看起来好不舒服。周三白天拣日不如撞日,立刻把张猫拎去他最讨厌的兽医院检查。
麻醉之后把张猫的嘴掰开,兽医师说:「张猫牙肉发炎好久了,你看,发炎的面积还蛮大的……」现场当机立断的就拔了几小颗烂牙,还打了消炎针,外加确认嘴里的脓包只是发炎,不是需要送切片的肿块。
治好牙痛的张猫,回家之后精神奕奕,我跟家人这才发现,原来张猫一整年的精神不济,不是老,是牙痛。除了牙之外,医师还提醒我们,张猫已经有糖尿病前期征兆,虽然不算是被确诊为糖尿病,但是血糖偏高,最好还是开始换成吃糖尿病配方饲料。
张猫平常不太理人,牙痛起来益发懒散,平常照吃照睡照样走动,除了疲态之外一点也没其他症状。即使是这样,我跟家人还是一阵自责,觉得怎么会这样对猫不留心,就这样让他病了好久。回家之后理所当然的话题就围绕在「那张猫以后要怎么办」、「糖尿病和肾病的饲料混著吃吗」、「以后可能要定期去医院检查会比较好」之类的照护话题上。
从兽医院回家之后,不知为何,阿鼻脾气非常坏的一直凶张猫,原本我们以为只是张猫身上有药味和兽医院其他猫的猫味,过两天一起洗个澡就没事了,没想到周五凌晨3点,张猫趁我爸把大门一开,就暴冲出家门,身手比李小龙还矫健,连抓他一根毛都来不及。
第一次暴冲我爸还跟着冲下去把张猫抱回来,到家门口我爸把张猫放下,示意他自己走回家,没想到张猫又一扭头,二度暴冲,心意坚决的宁愿离家也不愿意进家门,就这样冲到找不到的地方去。
清晨7点猫还是找不到,我妈就来叫我找猫了……我紧急联络了拉绮,和一位人在东部的朋友。说真的,人在遇到与自己切身相关的问题时,脑袋都会当机,我连要替「找猫」这件事情做srt都忘了,还是朋友提醒我:「你去用srt清掉张猫回家的障碍」,才让我想起来我还有这招可以用。
朋友跟我拿了张猫和阿鼻正眼看镜头的照片,一方面找张猫,一方面问问阿鼻有没有什么讯息,我则在清理的过程中,图表一张一张的翻过去。清著清著,我跟朋友说:「我渐渐安心了,我会将张猫全然的交托给神,就算他最后真的再也找不到了,我也会尽力确认,他在他最高善的道途上走着。」
清到图表2的时候,圣灵指出了「生命意义/娱乐/玩耍/勇气」,我说:「ㄟ,张猫该不会是跑出去大冒险、寻找生命的意义外加玩耍了吧?」
朋友说:「张猫回来后,要请家人改变态度,他不认为自己是老猫,也不觉得自己生病,你们的眼神流露出『你好可怜』,而且张猫还觉得你们故意用太软的饭给他吃。阿鼻则是这样说:『你们在慌什么,我兄弟不过是出去玩而已,搞得这么大条』。」
真的耶!自从我亲眼看到他的拔牙手术之后,回家不是罐头拌干饲料,就是把干饲料泡软给他吃。原来张猫自认为自己还是条硬汉,暴冲出去是为了要完成「猫生30岁之前必做的29件事」,就像电影一路玩到挂,再不去就要走不动了这样。
朋友还提醒我:「张猫很伟大,他代替你进行你不敢的旅程,你得谢谢他,他作了你们全家人都不敢的事。你清理张猫的同几张图表,记得也拿来替自己清理一下。」朋友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昨天才抱怨我今年夏天都没假期,脚都没踏到海水,但说穿了,不也是用各种借口让自己停在原本的岗位上,连动都懒得动吗?
替张猫清理回家的障碍时,圣灵说,张猫想要冒险的决心,会让他接下来脱离动物意识。张猫强烈的「想要做更多、经验更多」的那个心,会成为一个种子,让他进入下一个阶段,也许是人,或是其他更智能型的生命型态。我那时候想着,张猫如果他玩够了还要回家,就会回来,如果真的再也找不到的话,我就尽力确认他的灵魂去了更好的地方,尊重他,也守着家等他回来。
但即使说不担心了,我还是难过。
最后朋友为我抽了张卡,看到卡片,我就说:「这真的是用云端科技找猫了,云端=天使。」
582061_353984288068022_268074218_n.jpg

友曰:「这张同时代表你与张猫喔!」
到傍晚,下班的拉绮才快快为我连结一下跟她一起窝著睡觉过的张猫:
「张猫说他不想回家,因为大家都很担心他,他并不想要拖累大家,他觉得妈妈很伤心,但是他有感受到妈妈要担心的事情很多,却又要担心他这件事情,他干脆走开。
我觉得张猫不知道怎么办,只知道家里状况不好,他觉得是因为他才大家心情差的,张猫认为他走了之后,大家心情会比较好,他也不用面对她老了,大家都会特别担心他,担心到他也要相信自己是很老的没用的猫了(毕竟他不认为,也不敢相信这件事情)。」
几个好友都说张猫在地下室的机率很高,我们之前的经验也是。其中一位朋友还为张猫起了一卦:「风泽中孚,试着找一下西方和东南方,没水的管道空间,上面有盖子盖住的,中孚表有信,张猫会回家,只是现在还躲著。」
或许人到深夜容易悲观吧?到晚上10点,我终于忍不住打开张猫的相片资料夹,想说要来张贴寻猫公告。一打开资料夹,看见2005年开始的张猫,胖的瘦的、有毛的剃毛的、跟大家的合照、他自己的照片、和阿鼻窝在一起的照片,我还是忍不住哭了。
张猫的公告一出去,许多的朋友立刻热心帮忙,其中有擅长动物沟通的朋友问了一下状况,然后对我说:「同时太多沟通师跟猫连结,其实会让猫更混乱、更烦。不要忘记也用你的灵摆,说不定会是最准确的。我先让张猫稳定一点,再看看有什么可做的,不要慌。」
一语惊醒梦中人!于是我很快的又把张猫的照片撤掉,并且请大家不要主动去连结张猫。
拉绮得知我请大家不要主动疗愈或连结张猫之后,也对我说:「我尽量安定他,让他心情平稳些,他现在没事,只是紧张又难过,想缩起来,等下我睡觉前再试试看,感觉明天早上应该有个回家的机会,希望可以搭上。」
等到周六傍晚,拉绮又帮我找张猫找了好久:「我问张猫要不要回去,他都不愿意回答,但能量的感觉仍然是想回家的,就是卡在他觉得回家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让家里变好、让自己身体变好(有点像是长辈会觉得不去看医生就不会生病一样的逃避掉这些)。」
一听到张猫这样说,我气得骂出来:「他是笨蛋,我们一点也不觉得他没用啊!他就是家人,家人不用有用啊!我虽然很忙,但是绝不嫌弃他啊!而且他阿嬷超关心他的,我一被他阿嬷看到,马上就被逼问张猫咧张猫咧?老猫才更有感情啊,况且你不老的每一天也都没什么用啊,不会在今天跟你计较的好不好!!」
拉绮说:「我跟他说了你说的这些话,一直告诉他,张猫,妳是家人,大家都只是担心你,都在想办法让你变得更好,最担心的是你在外面一个人会饿到,大家都不会在意你做什么事情,或做不到什么事情,只在意没有看到你,张猫一直哭。
张猫说了,他怕她真的老了,死了,你们会更难过,所以他不回家,你们就不会知道,就不会难过了。」
我说:「……你又不是蜜蜂,这不是蜜蜂在做的吗?死至少也见尸,我还能确定你死了,有一天我会痊愈,可是失踪的话,我永远都会想你,永远都会伤心耶!永远都会想着张猫去哪里了耶!」
拉绮:「张猫说他不是怕,是你们去找的时候她不想让你们找到,因为她不想让你们知道他变怎样。
我告诉张猫,如果张猫妳真的老了,张猫妳会不会希望在最后闭上眼睛的时候,是妈妈和家人在身旁,抱着你,看你离开?难过是一定的,但是如果那天真的到了,妈妈他们会好好地抱着你,送你平静温暖地离开,你会不会希望这样呢?让你们彼此都能有美好的善缘,而不会让家人一辈子都在想,张猫哪去了?张猫哪去了?
张猫好难过,但她说他很想这样,一直在家人身旁,然后他能量现在很害怕也很无助,看起来是真的很担心死亡。」
我说:「喔拜托不要怕死带来的伤害,妈妈最会超渡了你都不知道,绝对把你保送去天堂。张猫真的走的时候,妈妈会陪伴你,也会协助阿公阿嬷舅舅,小鼻,我们想要陪伴张猫到最后一秒,希望张猫也能把这一生的每一秒都跟我们分享。」
拉绮:「是啊,张猫的能量有很多好怕死亡的讯息,他真的很害怕那种悲伤但他又很无助的感觉。
但我刚刚描述的画面,是张猫很希望的,所以他现在的躲起来是暂时的,他还是很希望最后的时刻是被抱在怀里的,如果可以的话,因为她心里还是希望自己是个可以在人家怀里看着人家眼睛撒娇的小猫。
但他现在还是希望可以等一等再回家,我没问为什么,但我感觉是张猫因为一直还在哭,很难过,可是他就是不希望家人看到他哭也跟着一起难过的样子,所以要给他一点时间,今天晚上八九点后,张猫应该就会愿意回来的,那之后再去找或许会顺利多了,比较不会躲。
我跟张猫说那还有一段时间耶,你要做什么呢?张猫现在比较没有刚刚那么难过了,但也是说再等一下,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做。
我问她那等下会回家吗?他说他会想回家了。我顺着他的能量,他说他睡一下,平静一下,等一下再说。我说,妳妈妈说会好好地陪你到最后一秒,你要记得喔。他说好。」
周六晚间,除了每个小时出去找猫之外,各方好友也提供了各种消息。拉绮说:「昨天睡觉前我有稍微跟张猫讲说就继续待地下室,家人真的很想你。今天我比较有精神,这样聊下来或许张猫获得发泄了,那总之应该会比较顺利一点吧,妳也先休息一下吧,待会再去带他回来。」
懂起卦的好友看之前起的卦时辰过了,又帮我重起一卦,提醒我:「冲讼卦世爻,张猫现在气变弱了,去带猫回来的时候,妳弟不要去,要靠女性慈爱的力量,代表张猫的用爻都出现了,张猫大概很饿,卦里没有顽抗的象,表示牠想回家了,寅时去,太早太晚都不要。」
寅时是凌晨3-5点,恰好也符合家猫走失时,深夜才会出来觅食跟活动的习性。虽然朋友们都说早去了也没用,我跟我妈还是晚上11点的时候,又去巡了一次。
找猫的时候倒是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每次去找猫的时候,我们都拿着猫咪喜欢的柴鱼、肉罐头,结果张猫没找到,一只胆大的野生白猫就这样跟上我跟我妈。野白猫不但不怕我跟我妈,还极尽谄媚之能事的翻肚、喵喵撒娇、磨蹭,跟前跟后。我妈找猫的时候被另一个住户看见。
住户:「你在找猫吗?」
我妈:「对啊!」
住户:「你后面有一只耶!」
我妈立刻回头(当然只看见野白猫):「……我不是要找那只啦!」
住户想了想之后说:「你们找一只咖啡色的吗?那只咖啡色的会跟这只白猫一起活动喔,两只还会一起从地下室走上其他大楼。」
这下糗了,因为地下停车场连通整座社区好几栋大楼。就这样,凭著这个住户一句话,我跟我妈一层一层的巡逻每一栋进得去的大楼,一口气爬了20几层楼吧!更别说找猫期间,每一部车我们都蹲下来用手电筒照亮了找猫,那天晚上有如新光三越登高比赛+起立蹲下不知道有没有100次之后,我妈囧脸说:「张猫是觉得我需要减肥,才跑掉是吗?」
反正也找不到,我就跟我弟约好先睡一下,凌晨3点再去把猫抓回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