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T施后有感(上)

SRT施后有感(上)
今年陆陆续续跟妳说了好几次做SRT的事情,翻了过往的聊天纪录这次提SRT是今年第三次,第一次(二月)是因为刚到这份新工作觉得跟社会不入跟老板不太合、第二次(八月)提的原因就比较偏向这次做SRT的起心动念,有些事情明知道自己大概是哪时候受伤(第一次说话没人听的负面记忆)却不知道该怎去疗愈,那时候似乎为了,『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而难过,那时候还特地放了蔡依林唱的『你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的YOUTUBE影片阿!第三次(十一月)提SRT的跟第二次的念头一样,唯一的差别应该是『改变』的动力大过『悲伤』的动力。
随着工作的形态转变,部门同事的增加,我得去发落部分同事的工作事项,把事情交代下去。我对老板,很难沟通。他有他的既定印象,认为这件事情就是这样做,我要表达其他意见时,就会被他打断。老板给的一些在外人看起来很好的好康,我其实不想要。刚进公司前3个月,老板几乎天天请我吃晚餐,吃到我都说可以了、好了、我其实可以回家吃,光吃晚餐这件事就可以跟老板吵到翻脸。现在吃晚餐的机会比较少,一来是我晚上不太方便,没特别情况也不会特地吃晚餐,通常是要跑其他地方才会顺便吃晚餐。现在平均1个月还得跟老板去吃2次下午茶。要是把每个月跟老板吃的餐钱换成薪水,可能会1个月多个3千元吧˙˙˙˙˙˙
虽然老板是说,别人没有你才有的,不是真的单纯要请你吃饭,而是要谢谢你的帮忙。只是嘛~~~对于一个自信心与自我价值低落的人来说,会一直觉得自己不够好,不配拥有这些好康。虽然在看外人看起来,我已经做的很好很棒了,我还是觉得不够好,下次要比上次更好,我做的只是我认为很基本的事。对于老板给的那些福利好康,反而不想要……如果可以换钱那我还会比较高兴点。 每个月可以跟老板去吃2次下午茶的爽事,我却一点都不高兴,跟你去吃我还得花时间运动减肥,可以不要吗~公司事情很多,你真的不会挑时间吃下午茶,我宁可在公司做事阿!!!
老板对我很好,虽然我是知道的,但我宁可不要跟他当朋友,因为当朋友会让我很受伤。为什么我说的话,你就是不相信,还要强加你所认为的社会既定观念给我,希望我照他的方式做,变成他所认定有社会经验的人该有的样貌。三次大吵过后,我放弃把老板当成朋友,宁可就当成一般员工讨厌的老板。但当我把他定位成一般老板的时候,我更无法忍受他的一些作为。今天去SRT带着的『黑色手环』就是我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反抗老板』,说他爱听的话,他说的话就算有意见还是不要说做就对了。对我来说,那个黑色手环算是我的『限制器』,我上班的时候才会戴着。有些机器人动画设定有那种为了防止机器人失控暴走而装设限制器在机器人上,大概就是那种概念。
最近只要我下班就得跟老板一起走回我家附近。老板说,我不运动真的会死,但又好懒得出门,只好跟我说只要有走路上班,下班的时候抓他出去走走。哪个员工会希望下班的时候被老板跟到家门口。上次已经走到我家前面的红绿灯要分开的时候,我说了慢走不送,就走向我家旁边的便利商店。当我拿起饮料要回头结帐时,又看到老板在我后头,整个瞬间就爆气离开便利商店走向下个街口,只为了『我刚刚说的慢走不送,要跟我说干嘛说不送~下次只要说慢走』这件事跟我进便利商店。不管我说下班有事你还是照跟、就算我骑机车你还是要找我去其他地方后再回家。我明示暗示,不想跟你下班,你还是照跟。那我能怎办…..
晚餐都跟你说好了够了~你还是要抓我去吃、下班这件事情都跟你说了不要你还是照跟、有些东西都说了给下一位你还是照给,我真的不知道是我话说不清楚,还是你没听懂。
对同事来说,随着部门人数上升,沟通的次数大幅上升。因为我的工作型态转变,如果老板不在办公室,那部门的事情就是我负责、我主导。有些事情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蛮干,因为对自我的要求太高,但部门不是只有我一人,我势必得去发落其他同事的工作,来达到我想达到的结果。我尽可能去说明我要的东西,我也尽力去配合你要的东西。我听得懂他们说的东西,但他们却听不懂我要表达的东西。『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等等,你现在说的是之前说过的事吗?』,我很清楚这是我的问题,所以我要试着去改善,把事情说详细、把原本省略掉的词再完整的拿出来。对于新同事我必须要能够交代事情、对于旧同事我要把我为何这样做的想法跟他说,这样整个部门的产值才会提升。
在工作上对老板跟对同事我都卡在沟通的点上,如果不突破往前,我就一直卡在随时被老板搞到爆气、因为跟同事说不清楚而感叹的情绪之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