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不安全感而生的努力,足以让自己和身边的人都坐立难安。

几年前我曾经在非常深的凝定中,看过一个画面。

我看见眼前所见的一切,全部崩溃垮掉,日常生活的那些细节,工作的空间、住的地方、行走的街道,都像是电影的大型布景。一瞬间,全部崩溃毁灭。

生活场景全垮掉之后,只见黑云红火满天,一片倾颓,满目疮痍,耳朵里听见的是想也没想过的哭泣声和尖叫声。

布景之外的世界,原来是个没有生机的杀戮战场。

后来又看到一次很类似的,我躲在温馨的小帐篷里,东弄弄西弄弄的,把自己手上有的玩意点缀在帐篷的每个角落,这里挂一个捕梦网,那里放一套奇蹟课程的课本。

探头往帐篷外一看,外面阴风怒吼,雷雨交加,无边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我缩回帐篷,拉上拉链,假装自己没看见这一切,假装没察觉到自己的舒适圈多么狭窄,又多么脆弱。

 

***

当时的所见非常真实,我甚至因为这个经验困惑了好几个月,日常行住坐卧,看着眼前的一切,经常觉得下一秒眼前的一切就要崩溃,我没看见的角落都很危险。看似安全的人生,事实上只是自欺欺人。

 

***

这礼拜我忽然发现,我对生命的深层信念是「这个世界是危险的」,「生命是危险的」,「世界会伤害我」,「我并不安全」。

于是我做了好多努力,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善良的人,大方的人,聪明的人,有用的人,勤劳的人⋯⋯其实这些都不是真的,我真正想成为的,只有一种⋯⋯我想成为能安全活着的人。

当我相信世界不安全、命运很可怕时,所有的努力及囤积都是在增加我对自己的命运及世界的控制力,以为自己能控制环境,控制命运,控制着生活往我想要的方向发展。

基于不安全感而生的努力,足以让自己和身边的人们都坐立难安。

当我基于不安全感而努力时,我不啻是在用我的行动向上天宣告:「面对命运,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不想真的参与命运,我也不敢真正的和这个世界互动。」

然后我想通了当时在凝定中看见的那两个画面。那不是预言或幻觉,那反应的是我最深的恐惧,以及对生命最大的误解。如同塔罗牌的「塔」,基于恐惧的囤积终将在一夜之间化为尘土。

 

***

才下定决心要走出我的阿宅舒适圈呢,这礼拜光课教到薄荷绿之光,课文才说完更新与重生,我的电脑就一命归西早登极乐让我除了over他的dead body之外什么都不能做。

巴别塔的崩溃不过如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