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2019第二次聖雅各,朝聖小記。

同一片天空,一端火燒紅雲的日出了,另一端還是淡紫色的天空,滿月還沒有落下。

走在中間的聖雅各之路上,真的是吸收日月精華。

 

 

四年前第一次走完聖雅各之路後,我就一直想再回西班牙看看,但是也很妙,我在西班牙旁邊繞來繞去,法蘭西/英格蘭/德意志/愛爾蘭/蘇格蘭/荷蘭全都去了,就是沒再踏上西班牙的國土。

上禮拜腳一踏到西班牙的土地,就又是聖雅各之路。第一天我就跟朋友靠腰:

「天哪!四年前的每一天我都走得超累的,為什麼我忘記了這些痛苦,記得的都是美好的部分?」

聖雅各之路痛苦指數第一名,但是帶來的感動也最有力量。

雅各,謝謝你(連發六道金牌)叫我回來,我想我應該是來領生日禮物的。

註:比起四年前一整路都沒有遇見其他mandarin speakers,今年第一天就遇到台灣人。他說:

「我聽說路上有一個22歲的台灣女生,是妳嗎?」

我說:

「不是,我快40歲了,但是謝謝你問我這個問題(心花怒放)。」

所以今天是我的23歲生日❤️💕🌟

 

***

我們這次帶了瑜珈墊來走聖雅各之路。

每天走完該走的進度,做完該做的事情(aka洗衣服吃飯倒頭昏睡)之後,就拿著瑜珈墊到處找可以練習瑜珈的地方,通常是有樹蔭的草地。

這次停留的小鎮從早到晚不停颳著狂風,瑜珈墊四個角都去撿石頭或拿筆記本來壓住,石頭不夠大還不行。

結束動作的雙盤之後,我對一起練習的友人說:

「坐著冥想的時候,我一直想到阿拉丁耶!」

他停了兩秒之後大笑。

瑜珈墊跟魔毯一樣想要起飛。

 

***

遇到這種路況,再想逃也只能up go.

 

走這段山路的那天,幾乎一整路都長這樣 。爛泥深不見底,又超黏,一腳踩下去如果踩錯地方真的GG,腳拔出來會「啵」一聲的。

更戲劇化的是我還一腳陷入一坨牛的烙賽中 。當時一看鞋面上泥的顏色不是深褐,是淡黃帶綠,心就涼了。還好牛吃草,雖然有屎味但是不會很臭。

那天還整天大雨,在雨中感覺到鞋面上的牛屎隨著雨水慢慢的滲進我的鞋子裡,我只能一邊很正面的心想「說不定我的屎味還比牛的屎味更可怕」,一邊隨手拔了路邊被雨淋濕的樹葉把鞋子快速清理一下,就繼續前進了(除了繼續走也不能怎樣)。

希望牛屎的故事能讓大家覺得自己的星期一還滿有希望的。

 

***

在Salas的傍晚,村民在村子裡的教堂一起誦玫瑰經。

即使我沒法聽懂全部的西班牙語經文,也能感覺到唱誦的頻率那樣平和,寧靜,充滿了愛。那種平和寬廣的愛,讓我聯想與感受到死亡。

忘了在哪本書的序裡讀到的:

八仙中的藍采和成仙之時,在雲上聽見人間傳來遙遠的鑼鼓聲,他戀戀不捨的回頭望了喧囂的人間一眼,幾乎想要再回去。

然而他還是離開了。

我們無法在恨中擺脫或逃離某個地方,某些人,某些事物;只有在愛中,我們才能真正的告別一個境界,進入下一個階段。

正因為知道自己離不開,所以恨不得逃走;正因為知道一切真的要結束了,反而能真心祝福與告別。

在教堂裡聽著玫瑰經時,我想,當我離世的那一刻,即使是非常痛苦難忍的人間時光,我也會像藍采和那樣,戀戀不捨的回頭張望吧?

愛與死如此的相似。

兩者都如此的平靜,都是生命珍貴的禮物,其中充滿愛意與感激之情。

 

***

「離光很近

陰影於是顯得巨碩

願你也愛自己的陰影

如光愛你」

—摘自任明信〈去過靜慢的生活〉。

 

***

Every legend has a beginning.

 

原始之路。最初的起點,與一切的開端。

今年因為各種巧合,總之我又走了一次四年前的路線:一半的法國之路跟全程的原始之路。

如果讓我自己做決定,我肯定是不會選相同的路的,好歹走個葡萄牙之路,吃個葡萄牙同學深情思念的葡式蛋撻

可是事情就是這樣,比我所以為的複雜,也比我能想像的美好。

我跟四年前有些不一樣了,有些還是老樣子,原始之路也是;走在路上,回憶迎面而來,我一直在路上與四年前的自己相遇。

原始之路是歷史上第一條朝聖之路。某種意義上,原始之路也是我與歐陸的初戀,與如今所有正在進行的改變的開端。

 

***

原始之路有一天的行程需要爬一座有點拼的大山,我們做好各種心理準備,前一天好好吃一頓睡一覺之後,隔天一大早就去挑戰大山。

順利的花了3個小時爬到雲霧繚繞的最高點時,路中間的一大坨牛屎上居然長著超清秀的蘑菇。

友人:「欸欸欸我認得!這應該是迷幻蘑菇,我們拔回去晚上煮來吃。」

我還以為他在開玩笑,隨口說:「好啊拔啊我們晚上就吃。」

結果他真的拿了瑞士刀出來小心翼翼的收割起蘑菇,我才驚覺他不是在開玩笑。

我:「⋯⋯你認真要吃這蘑菇嗎?」

友人:「對啊!你看,這蘑菇長在路中間,還那麼明顯,完全沒有要讓我們錯過的意思,這就叫天意不可違,上天給我們今天努力爬大山的獎賞⋯⋯好了你不要站在那裡看,快點來幫忙收割蘑菇。」

我一邊幫忙找夾鏈袋把蘑菇裝起來,一邊想著食用牛屎堆中挖出來的迷幻蘑菇致死的話,不知道我的旅遊保險能不能理賠⋯⋯

本來想說就這樣沒事了。

結果走著走著,他忽然大喊:

「Teeeeeeeeen!!!!!!!」

我(嚇):「蛤?!」

友人:「這裡還有蘑菇!!!」

他一邊喊一邊超興奮的衝上去收割更多蘑菇,說:「快點過來幫忙找蘑菇啦!」

我實在覺得太有趣了,沒想到今年走聖雅各之路還有挖蘑菇這招,就跟他一起偏離航道,走在牛屎堆中搜尋蘑菇。

友人一邊走一邊說:「可愛的小蘑菇啊快點快點出來,不要害羞我們是你的好朋友呀呀呀~」

我:「⋯⋯哩金變態。」

***

今年牛屎在我的聖雅各之路上戲份實在太多了。前幾天還在Salas的教堂感受愛與死,今天在牛屎堆裡挖迷幻蘑菇,雅各跟我們都很有幽默感。

爬大山那天其實很拼,痛苦指數升高的時候,我們開始聊星際大戰轉移注意力,聊一聊開始拿登山杖當成光劍互敲,嘴裡還自己配音效,就這樣撐過去。

爬完大山的當下覺得還好沒很累,誰知道下午睡午覺醒來,全身痠痛發軟得像被揍過一頓一樣。

友人躺在床上喃喃自語:

「我要跟睡美人一樣再睡一百年,我要放噴火龍守護我房間,禁止任何王子親吻我,禁止任何人叫我起床。」

我則是要起身時直接翻身摔下地,太痠痛無力了。

 

***

 

到了。

四年前抵達的時候,聖雅各的教堂外觀被鷹架包得亂七八糟,但是裡面很好,該看的該玩的都體驗了。

今年抵達的時候,教堂內部被包得跟廢墟一樣,慘到我不忍心拍照,當然也沒有甩熏香爐的表演了,但是外觀變得超美。

有種「分兩次才集滿一座完整的教堂」的感覺。

***

最後一天早上出發前,我對友人說:

「你可以想一下,今天你想怎麼樣進入聖城。」

友人:「你是說『我要雙盤漂浮進聖城』這種想法嗎?」

我說:「不是😆。我上次來的時候,最後一天早上想著『我一個人來到這個國家,我也要一個人進入聖城』,然後路上真的跟所有的人走散,就這樣一個人安靜的走進聖城,直到在大教堂前面才又遇見所有的朋友。

你想好要怎樣完成你的最後一哩路,真的就會那樣實現喔!」

友人:「那我想坐計程車進聖城💕❤️

嗯,沒有實現。

***

抵達當晚和友人吃了一頓好料作為慶祝。

友人:「我很開心跟你一起走聖雅各之路,更開心走完之後我們依舊是好朋友。」

我說:「哈哈哈你知不知道這件事花了我一個生日願望。」

友人:「蛤?什麼生日願望?」

我說:「我的第一個生日願望就是『請保佑我們走完聖雅各之路還是好朋友』啊!」

友人:「你確定我不會今晚就拿刀偷偷殺掉你嗎?」

我說:「你知道,走一次聖雅各之路可以消掉在人間一半的罪孽。就在兩個小時前,我剛拿到我的第二張證書,技術上來說我現在超乾淨的,死掉保證上天堂。你要殺要快一點,最好在我又做什麼壞事之前趕快下刀。」

友人:「算了,那我還是留你活著,看你什麼時候自己做壞事,失去上天堂的資格好了。」

***

還是有朝聖者彌撒可以參加。

由於我不是天主教徒,所以領聖體的時候神父摸摸我的頭,用西班牙語說了一段祝福的話(我猜啦⋯⋯)

那一刻真的有溫暖的能量降臨。

***

聖雅各大教堂會整修到2021年聖年才開放喔!

聖年是指7/25聖雅各生日剛好碰上週日,那一年的7/25會特別打開一扇天堂之門,平常不開放的。

還有就是那一年走聖雅各之路的話,一趟就可以消除所有在人間的罪孽,不用分兩次。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