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预约制,不接受未经预约访客 - 10.00am-10.30pm

2019第二次圣雅各,朝圣小记。

同一片天空,一端火烧红云的日出了,另一端还是淡紫色的天空,满月还没有落下。

走在中间的圣雅各之路上,真的是吸收日月精华。

 

 

四年前第一次走完圣雅各之路后,我就一直想再回西班牙看看,但是也很妙,我在西班牙旁边绕来绕去,法兰西/英格兰/德意志/爱尔兰/苏格兰/荷兰全都去了,就是没再踏上西班牙的国土。

上礼拜脚一踏到西班牙的土地,就又是圣雅各之路。第一天我就跟朋友靠腰:

「天哪!四年前的每一天我都走得超累的,为什么我忘记了这些痛苦,记得的都是美好的部分?」

圣雅各之路痛苦指数第一名,但是带来的感动也最有力量。

雅各,谢谢你(连发六道金牌)叫我回来,我想我应该是来领生日礼物的。

注:比起四年前一整路都没有遇见其他mandarin speakers,今年第一天就遇到台湾人。他说:

「我听说路上有一个22岁的台湾女生,是妳吗?」

我说:

「不是,我快40岁了,但是谢谢你问我这个问题(心花怒放)。」

所以今天是我的23岁生日❤️💕🌟

 

***

我们这次带了瑜珈垫来走圣雅各之路。

每天走完该走的进度,做完该做的事情(aka洗衣服吃饭倒头昏睡)之后,就拿着瑜珈垫到处找可以练习瑜珈的地方,通常是有树荫的草地。

这次停留的小镇从早到晚不停刮著狂风,瑜珈垫四个角都去捡石头或拿笔记本来压住,石头不够大还不行。

结束动作的双盘之后,我对一起练习的友人说:

「坐着冥想的时候,我一直想到阿拉丁耶!」

他停了两秒之后大笑。

瑜珈垫跟魔毯一样想要起飞。

 

***

遇到这种路况,再想逃也只能up go.

 

走这段山路的那天,几乎一整路都长这样 。烂泥深不见底,又超黏,一脚踩下去如果踩错地方真的GG,脚拔出来会「啵」一声的。

更戏剧化的是我还一脚陷入一坨牛的烙赛中 。当时一看鞋面上泥的颜色不是深褐,是淡黄带绿,心就凉了。还好牛吃草,虽然有屎味但是不会很臭。

那天还整天大雨,在雨中感觉到鞋面上的牛屎随着雨水慢慢的渗进我的鞋子里,我只能一边很正面的心想「说不定我的屎味还比牛的屎味更可怕」,一边随手拔了路边被雨淋湿的树叶把鞋子快速清理一下,就继续前进了(除了继续走也不能怎样)。

希望牛屎的故事能让大家觉得自己的星期一还满有希望的。

 

***

在Salas的傍晚,村民在村子里的教堂一起诵玫瑰经。

即使我没法听懂全部的西班牙语经文,也能感觉到唱诵的频率那样平和,宁静,充满了爱。那种平和宽广的爱,让我联想与感受到死亡。

忘了在哪本书的序里读到的:

八仙中的蓝采和成仙之时,在云上听见人间传来遥远的锣鼓声,他恋恋不舍的回头望了喧嚣的人间一眼,几乎想要再回去。

然而他还是离开了。

我们无法在恨中摆脱或逃离某个地方,某些人,某些事物;只有在爱中,我们才能真正的告别一个境界,进入下一个阶段。

正因为知道自己离不开,所以恨不得逃走;正因为知道一切真的要结束了,反而能真心祝福与告别。

在教堂里听着玫瑰经时,我想,当我离世的那一刻,即使是非常痛苦难忍的人间时光,我也会像蓝采和那样,恋恋不舍的回头张望吧?

爱与死如此的相似。

两者都如此的平静,都是生命珍贵的礼物,其中充满爱意与感激之情。

 

***

「离光很近

阴影于是显得巨硕

愿你也爱自己的阴影

如光爱你」

—摘自任明信〈去过静慢的生活〉。

 

***

Every legend has a beginning.

 

原始之路。最初的起点,与一切的开端。

今年因为各种巧合,总之我又走了一次四年前的路线:一半的法国之路跟全程的原始之路。

如果让我自己做决定,我肯定是不会选相同的路的,好歹走个葡萄牙之路,吃个葡萄牙同学深情思念的葡式蛋挞

可是事情就是这样,比我所以为的复杂,也比我能想像的美好。

我跟四年前有些不一样了,有些还是老样子,原始之路也是;走在路上,回忆迎面而来,我一直在路上与四年前的自己相遇。

原始之路是历史上第一条朝圣之路。某种意义上,原始之路也是我与欧陆的初恋,与如今所有正在进行的改变的开端。

 

***

原始之路有一天的行程需要爬一座有点拼的大山,我们做好各种心理准备,前一天好好吃一顿睡一觉之后,隔天一大早就去挑战大山。

顺利的花了3个小时爬到云雾缭绕的最高点时,路中间的一大坨牛屎上居然长著超清秀的蘑菇。

友人:「欸欸欸我认得!这应该是迷幻蘑菇,我们拔回去晚上煮来吃。」

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随口说:「好啊拔啊我们晚上就吃。」

结果他真的拿了瑞士刀出来小心翼翼的收割起蘑菇,我才惊觉他不是在开玩笑。

我:「⋯⋯你认真要吃这蘑菇吗?」

友人:「对啊!你看,这蘑菇长在路中间,还那么明显,完全没有要让我们错过的意思,这就叫天意不可违,上天给我们今天努力爬大山的奖赏⋯⋯好了你不要站在那里看,快点来帮忙收割蘑菇。」

我一边帮忙找夹链袋把蘑菇装起来,一边想着食用牛屎堆中挖出来的迷幻蘑菇致死的话,不知道我的旅游保险能不能理赔⋯⋯

本来想说就这样没事了。

结果走着走着,他忽然大喊:

「Teeeeeeeeen!!!!!!!」

我(吓):「蛤?!」

友人:「这里还有蘑菇!!!」

他一边喊一边超兴奋的冲上去收割更多蘑菇,说:「快点过来帮忙找蘑菇啦!」

我实在觉得太有趣了,没想到今年走圣雅各之路还有挖蘑菇这招,就跟他一起偏离航道,走在牛屎堆中搜寻蘑菇。

友人一边走一边说:「可爱的小蘑菇啊快点快点出来,不要害羞我们是你的好朋友呀呀呀~」

我:「⋯⋯哩金变态。」

***

今年牛屎在我的圣雅各之路上戏份实在太多了。前几天还在Salas的教堂感受爱与死,今天在牛屎堆里挖迷幻蘑菇,雅各跟我们都很有幽默感。

爬大山那天其实很拼,痛苦指数升高的时候,我们开始聊星际大战转移注意力,聊一聊开始拿登山杖当成光剑互敲,嘴里还自己配音效,就这样撑过去。

爬完大山的当下觉得还好没很累,谁知道下午睡午觉醒来,全身酸痛发软得像被揍过一顿一样。

友人躺在床上喃喃自语:

「我要跟睡美人一样再睡一百年,我要放喷火龙守护我房间,禁止任何王子亲吻我,禁止任何人叫我起床。」

我则是要起身时直接翻身摔下地,太酸痛无力了。

 

***

 

到了。

四年前抵达的时候,圣雅各的教堂外观被鹰架包得乱七八糟,但是里面很好,该看的该玩的都体验了。

今年抵达的时候,教堂内部被包得跟废墟一样,惨到我不忍心拍照,当然也没有甩熏香炉的表演了,但是外观变得超美。

有种「分两次才集满一座完整的教堂」的感觉。

***

最后一天早上出发前,我对友人说:

「你可以想一下,今天你想怎么样进入圣城。」

友人:「你是说『我要双盘漂浮进圣城』这种想法吗?」

我说:「不是😆。我上次来的时候,最后一天早上想着『我一个人来到这个国家,我也要一个人进入圣城』,然后路上真的跟所有的人走散,就这样一个人安静的走进圣城,直到在大教堂前面才又遇见所有的朋友。

你想好要怎样完成你的最后一哩路,真的就会那样实现喔!」

友人:「那我想坐计程车进圣城💕❤️

嗯,没有实现。

***

抵达当晚和友人吃了一顿好料作为庆祝。

友人:「我很开心跟你一起走圣雅各之路,更开心走完之后我们依旧是好朋友。」

我说:「哈哈哈你知不知道这件事花了我一个生日愿望。」

友人:「蛤?什么生日愿望?」

我说:「我的第一个生日愿望就是『请保佑我们走完圣雅各之路还是好朋友』啊!」

友人:「你确定我不会今晚就拿刀偷偷杀掉你吗?」

我说:「你知道,走一次圣雅各之路可以消掉在人间一半的罪孽。就在两个小时前,我刚拿到我的第二张证书,技术上来说我现在超干净的,死掉保证上天堂。你要杀要快一点,最好在我又做什么坏事之前赶快下刀。」

友人:「算了,那我还是留你活着,看你什么时候自己做坏事,失去上天堂的资格好了。」

***

还是有朝圣者弥撒可以参加。

由于我不是天主教徒,所以领圣体的时候神父摸摸我的头,用西班牙语说了一段祝福的话(我猜啦⋯⋯)

那一刻真的有温暖的能量降临。

***

圣雅各大教堂会整修到2021年圣年才开放喔!

圣年是指7/25圣雅各生日刚好碰上周日,那一年的7/25会特别打开一扇天堂之门,平常不开放的。

还有就是那一年走圣雅各之路的话,一趟就可以消除所有在人间的罪孽,不用分两次。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