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巴黎小記

.防疫:上篇.

自從口罩不夠用之後,我就開始勤勞且仔細的洗手。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說「正確的洗手時間差不多是唱一首生日快樂歌的長度」,我就從善如流的邊洗手邊在心中默唱。

某天在巴黎煮完飯,我在廚房洗手,一不小心居然把心中的生日快樂歌唱出口。而且我只是為了計時,唱的時候就面無表情、小小聲、音調低低的,慢慢地唱:

Happy… Birthday… to… you…(專心洗手心手背)
Happy… Birthday… to… you…(開始洗每根手指指縫間的蹼)
Happy… Birthday… to… you…(洗手指尖跟指甲縫)
Happy… Birthday… to… you…(洗手腕)

巴黎友人在旁邊看完全程洗手歌唱秀之後,說:

「好了,我現在分不出來到底是冠狀病毒比較恐怖,還是你洗手的樣子比較恐怖。」

「你超陰沉的,我還以為你洗完手就要去殺人了。」

太酷了,陰沈的邊洗手邊唱生日快樂歌讓人看起來像殺手。

 

.防疫:下篇.

我已抵達巴黎一週,一切都很平常。

直到昨天法國有了歐洲第一例因武漢肺炎過世的病例。這則新聞在CNN因為點閱率高而衝上最熱門話題之後,終於有人鼓起勇氣問我冠狀病毒的事了。

同一棟樓有一位見面好幾次的鄰居,今天等電梯時我們聊天,她得知我是台灣人之後,滿客氣地問:

「你們那個⋯⋯那個處裡的好嗎?」

我就說:

「喔,冠狀病毒嗎?我們處理得超好的,台灣反應算快,因為台灣從來不是WHO的會員,所以我們什麼都自己處理,加上有SARS的經驗。目前有幾例病癒,沒有人因病致死,算是亞洲國家中狀態不錯的。」

然後我又補充說:

「妳不用擔心啦!就勤勞洗手,人多的地方記得戴口罩,法國一定沒問題的:)」

鄰居也很和善的說:

「在法國每年因為流感也是死很多人,我們的經驗是搭地鐵的時候要戴手套,對降低傳染率也很有幫助,你搭地鐵要記得戴手套歐!」

大外宣+台法友好國民外交,電梯裡一次搞定。

 

.巴黎禮物.

返台之前,我傳訊息給家裡人:

「我有從巴黎帶禮物回台北喔!」

家人(興奮):「可頌嗎?馬卡龍嗎?」

我:「口罩,一個三歐元。」

 

...

在歐洲,口罩很難買。剛好巴黎室友三週前搭火車去蒙布朗地區,怕被傳染流感(註一),買了幾大包的口罩。他返回巴黎的隔天,義大利就爆發了疫情。

我:「你用不到那麼多口罩啦!賣給我,我幫你銷。」

室友:「你要買幾個?」

我:「全部賣我。」

室友:「不行啦!我要留一點自己用,待會我拿一些給你。」

然後他裝了10個口罩,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兩個小時後,他在巴黎的義大利朋友傳了一張圖後來求救了(註二),說一時找不到口罩。室友給他兩個,還力勸義大利人取消回去米蘭開會的行程。

義大利友人躊躇不決,最後來家裡找我算牌,問還能去米蘭嗎?

室友在旁邊插嘴問我:「你現在會去武漢隔壁開車距離一小時的城市嗎?」

我:「如果是這種情況根本不用問牌啊,問我就好了,當然死也不去。」

我們還是抽牌聊天,問了一些義大利和巴黎的細節。我就順便分享一些防疫的細節、關於病毒的各種情況和一些可能的傳染途徑及特徵等等,以及致死率在什麼樣的條件之下會升高。順便宣傳一下台灣到目前為止做得還不錯,以及我們不是中國(註三)。

 

...

口罩在歐洲不好買,因為歐洲人沒有一直戴著口罩的習慣,如果讀者們有親屬在歐洲的,拜託不要看完這篇文章之後,一直要人家從歐洲買口罩寄來亞洲,那是強人所難。

註一:歐洲每年冬天因流感死亡的人數也不少。當初要來巴黎時,巴黎室友:「你不要感染冠狀病毒歐!」,我:「你才不要傳染流感病毒給我。」

註二:根據其他義大利友人表示,米蘭目前照常上班,部分學校放假。米蘭隸屬北義倫巴底地區,有些小鎮不讓居民出門,為了屯糧所以麵才賣光光。不過該友人也表示義大利媒體反應過度,有散播恐懼的嫌疑。

註三:在戴高樂機場登機時,地勤人員翻著我的護照,謹慎地問我:「你沒有要去中國吧?」,我:「沒有歐!巴黎、杜拜,然後台北,沒有中國。」台灣人在海外的時候,不被視為中國公民,各種狀況都會好很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