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有時,陰鬱有時。

Photo by Matt Palmer on Unsplash

兩週前開始三級防疫的生活時,我在寫滿食物的文章裡說:「就把這兩週,當成天降的內觀假期吧?」。果然我也實現了自己的話,以幾乎是內觀的作息生活了兩週。

固定時間起床、每天有規律的作息,冥想得更多,關係到生活之必要時才出門。相較於內觀時有法工弄給我吃,還幫我洗碗,生活被照顧得好好的,防疫生活多了自己維護日常的部分,比內觀更好的,是有貓陪伴。

你我都知道沒有什麼是不變的。改變之所以那麼難忍,是因為得到的同時,我們也在經歷失去。持續的改變,也代表著我們持續體驗著失去。

去年的今天,敦南誠品歇業了。更久以前,巴黎聖母院的尖塔燒毀了。

第二次走聖雅各之路,我滿懷期待地去找想念了好久、初見就最喜歡的庇護所。抵達了那個小村落,才發現連道路都大改,靠著老教堂的相對位置,我才發現眼前整修得又大又新、長得完全不一樣的建築物,就是我找也找不到的小庇護所。

喜歡的店會關,喜歡的小村落會繁榮成更大的城鎮,喜歡的人會死。不知道疫情後的生活會怎麼樣,不知道什麼時候防疫的作息會結束。如果防疫生活是以年為單位的長期抗戰,這兩週連熱身都不是。

我們已經在失去曾有的生活的路上。

這兩週我的心靈像是樓梯向下,愈是冥想靜心,愈是逼近無望無光之處。如果我是樹,平常專心的長高和長出很多樹葉來,這兩週的節奏就是專心把根長深。

瑜珈的練習中,練習者允許相對的兩股力量出現,然後有意識的在其中帶入平衡的力量。兩週前,社群媒體上轉貼著「看好了世界,台灣人只示範一次,兩週內解除三級」互相激勵,最樂觀浪漫的豪情,需要最務實的身體與心靈,才能實現。一味強調樂觀,沒有沉鬱的力量來當壓艙石,浪一來船也就翻了

接下來還是會兩端都體驗到吧?有時候光明,覺得自己一定沒問題,有時候又陰鬱的笑都笑不出來。然而根長得深了、找到了自己的壓艙石,生活會有新節奏,再來就能開始支持別人,去喜歡的餐廳買外帶,防護做足的去捐血。

還能寫信和收信的我們,生活都是有餘裕的。上網找找需要捐款捐物資的單位,大船比小船航行得更穩更快。台灣是小島,也是我們的大船。

好好照顧自己,期待和你見面的那天,我們都可以不用戴口罩,遠遠的,就看著彼此笑著迎面走來。

Much Love

Tee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