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的人、文化,與驚喜

Photo by Timo Stern on Unsplash

 

旅行的路上,遇過好多好不一樣、好有趣的人。

 

。蟑螂和蜘蛛,今晚你選哪一隻。

我以前拿蟑螂完全沒辦法,有一次和毒恨蜘蛛的歐洲同學聊起蜘蛛和蟑螂哪個比較令人難以忍受。

我說:

「蟑螂我完全不行,噁心!可是我可以跟蜘蛛當室友。因為蜘蛛吃蟑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以前我工作室出現喇牙,我還精心呵護著,上廁所的時候都要敲一下馬桶座圈,免得喇牙躲在下面,跟前一隻一樣不小心馬桶一沖,就沖掉了。」

歐洲同學說:

「蟑螂我可以,蜘蛛我完全不行,那是因為我有一次住我親戚家的城堡……」

第一次聽到真的有人擁有城堡並住在城堡裡,我流露出驚訝的表情。歐洲同學看見我驚訝的表情,有點羞赧靦腆的說:

「城堡什麼都超級不方便,又髒髒舊舊的,住城堡有點遜……反正那次我住在城堡裡,早上起來真的不想開燈啊!太刺眼了!我就決定摸黑去上廁所。脫了褲子坐在馬桶上的時候,我都還沒全醒……

……然後一隻超大毛茸茸的蜘蛛就從我的腿中間爬出來。

我到現在每次上廁所都還有陰影,覺得蜘蛛隨時會爬出來。」

我沈默的望著他,還沒從他羞赧地說住城堡有點遜的震驚中恢復過來……

註一:我怕蟑螂的症頭後來在緬甸以洪水法治好了。

註二:在歐洲要擁有城堡和住城堡要花很多錢,大家就想像有人用羞赧靦腆的表情做出這類的發言:

「住天母很不方便啦!而且80幾坪的房子一個人住剛剛好,我們還住了兩個人,有點遜……」

大概是這種感覺。

 

。剩食。

歐洲讓我花最多時間適應的,不是天氣也不是語言,也不是搭地下鐵的時候,要自己把手伸出去從門的外側把門打開才能下車(去過倫敦的一定知道我在講什麼)。

是剩食。

跟法國人吃飯大概是最挑戰我極限的一件事,他們剩食的情況應該是我看過最嚴重的,去餐廳吃飯,什麼都剩一堆在盤子裡就讓人收回去。巴黎室友唸過我不只一次「妳如果吃飽了,其實可以不用勉強自己吃完所有的食物」,我半開玩笑地跟他說「我是亞洲大媽,絕對是不會浪費食物的」,後來他會說「吃不完就放著,沒關係的」,我還是很在意。

在Dublin跟我的文法老師去吃早午餐,順便替她家和她的小孩看星盤,我連一片葉子都沒剩的掃完整盤沙拉,她好心地跟我說:「我們通常會剩一點在盤子裡,這是禮貌,代表你覺得食物很好吃」。

我說:「蛤!我們正好相反,把食物都吃完才有禮貌,代表我們覺得食物很好吃,所以吃光光。」

她女兒在旁邊說:「……你們的做法聽起來比較有道理噎!」

 

...

有一次跟朋友吃下午茶,真的是盡全力也吃不完那份超好吃的甜點,我們就聊起剩食這件事。

我說:「我們小時候都是聽著『你活著的時候沒吃完的食物,都囤積在地獄裡,等你死後繼續把那些腐敗的食物吃完』的故事長大的。」

他問:「那今天的甜點妳喜歡嗎?」

我戀戀不捨地望著盤子裡的拿破崙派,用表情說明了一切。

他說:「那這樣就好啦!反正妳的地獄裡已經充滿了妳不想吃的食物了,至少妳在下面吃到這份甜點的時候,心情相對來說會好很多吧?當作存款存在下面就好了。」

自此之後我就從「一定要吃完」的束縛中解脫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