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的人、文化,与惊喜

Photo by Timo Stern on Unsplash

 

旅行的路上,遇过好多好不一样、好有趣的人。

 

。蟑螂和蜘蛛,今晚你选哪一只。

我以前拿蟑螂完全没办法,有一次和毒恨蜘蛛的欧洲同学聊起蜘蛛和蟑螂哪个比较令人难以忍受。

我说:

「蟑螂我完全不行,恶心!可是我可以跟蜘蛛当室友。因为蜘蛛吃蟑螂,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以前我工作室出现喇牙,我还精心呵护着,上厕所的时候都要敲一下马桶座圈,免得喇牙躲在下面,跟前一只一样不小心马桶一冲,就冲掉了。」

欧洲同学说:

「蟑螂我可以,蜘蛛我完全不行,那是因为我有一次住我亲戚家的城堡……」

第一次听到真的有人拥有城堡并住在城堡里,我流露出惊讶的表情。欧洲同学看见我惊讶的表情,有点羞赧腼腆的说:

「城堡什么都超级不方便,又脏脏旧旧的,住城堡有点逊……反正那次我住在城堡里,早上起来真的不想开灯啊!太刺眼了!我就决定摸黑去上厕所。脱了裤子坐在马桶上的时候,我都还没全醒……

……然后一只超大毛茸茸的蜘蛛就从我的腿中间爬出来。

我到现在每次上厕所都还有阴影,觉得蜘蛛随时会爬出来。」

我沉默的望着他,还没从他羞赧地说住城堡有点逊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注一:我怕蟑螂的症头后来在缅甸以洪水法治好了。

注二:在欧洲要拥有城堡和住城堡要花很多钱,大家就想像有人用羞赧腼腆的表情做出这类的发言:

「住天母很不方便啦!而且80几坪的房子一个人住刚刚好,我们还住了两个人,有点逊……」

大概是这种感觉。

 

。剩食。

欧洲让我花最多时间适应的,不是天气也不是语言,也不是搭地下铁的时候,要自己把手伸出去从门的外侧把门打开才能下车(去过伦敦的一定知道我在讲什么)。

是剩食。

跟法国人吃饭大概是最挑战我极限的一件事,他们剩食的情况应该是我看过最严重的,去餐厅吃饭,什么都剩一堆在盘子里就让人收回去。巴黎室友唸过我不只一次「妳如果吃饱了,其实可以不用勉强自己吃完所有的食物」,我半开玩笑地跟他说「我是亚洲大妈,绝对是不会浪费食物的」,后来他会说「吃不完就放著,没关系的」,我还是很在意。

在Dublin跟我的文法老师去吃早午餐,顺便替她家和她的小孩看星盘,我连一片叶子都没剩的扫完整盘沙拉,她好心地跟我说:「我们通常会剩一点在盘子里,这是礼貌,代表你觉得食物很好吃」。

我说:「蛤!我们正好相反,把食物都吃完才有礼貌,代表我们觉得食物很好吃,所以吃光光。」

她女儿在旁边说:「……你们的做法听起来比较有道理噎!」

 

...

有一次跟朋友吃下午茶,真的是尽全力也吃不完那份超好吃的甜点,我们就聊起剩食这件事。

我说:「我们小时候都是听着『你活着的时候没吃完的食物,都囤积在地狱里,等你死后继续把那些腐败的食物吃完』的故事长大的。」

他问:「那今天的甜点妳喜欢吗?」

我恋恋不舍地望着盘子里的拿破仑派,用表情说明了一切。

他说:「那这样就好啦!反正妳的地狱里已经充满了妳不想吃的食物了,至少妳在下面吃到这份甜点的时候,心情相对来说会好很多吧?当作存款存在下面就好了。」

自此之后我就从「一定要吃完」的束缚中解脱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