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世代備忘錄.下——從自我成長,到社會關懷。

.有時候無法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是因為個體不夠努力,而是體制本身有問題.

這一兩年我花了比較多時間在海外生活,對於文化與價值觀的衝擊非常有感,大年初一水瓶座新月和朋友聊起這件事,我感到最大的衝擊是「個體與體制」之間的關係。

教學以及給予諮詢個案,就是跟我的案主、學生們一起處理生活中不順遂的情境。當我工作的對象從亞洲擴大到歐美時,我注意到一件事:同樣面對生活不順遂的情境,亞洲文化傾向將責任歸咎於個體——個人不夠努力、實力不夠之類的,所以個人成長的書籍和課程在亞洲相當的受歡迎,但歐美文化則傾向質疑與挑戰體制(註一)。

 

...

讀到這邊,大家可以回顧一下自己成長的過程中,我們在個體的身份中,被給予過多少機會自由探索自己、並且在足夠的資源及空間中成長?我們又有多快被引導及訓練進入體制、配合體制、服從與服務於體制?

 

成長的過程中,我們太快被塞進體制裡,太慢或根本沒機會成為一個成熟的個體。

個體要先成熟了,才有辦法質疑、挑戰,甚至改變或重新創造體制,一個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的人,很快就會被體制吞噬掉,成為小螺絲釘。

而這個個體成熟的過程,就是去制約的過程。

 

我被問過很多次:「你在國外都不會怕被歧視嗎?」,我說:「講得好像在台灣就不會被歧視一樣。」

性別,種族,學歷,無一不是來自體制與文化的制約。

我現在將近40歲,25歲之前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完成中國文學系所的學位,於是對於亞洲文化——特別是漢文化中性別/種族的歧視與壓迫特別有感。前幾週看到甘肅的醫療救援隊馳援武漢之前,女護理師們排隊剃頭的消息,當男理髮師將剪下的頭髮遞到女護士眼前,護士轉開頭,閉眼不忍再看的照片,讓我覺得非常非常的憂傷。

這則新聞立刻讓我想到的是方鳳美的《獨生》:「女性非婚同居要罰款;不採取避孕措施,即使沒有懷孕也要罰款;只是沒去做定期產檢也要罰款。在江蘇,婦女每個月都有兩次要排隊驗孕,而且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尿在杯子裡。人口警察執行任務時毫不手軟,他們的方法也有成效。」

我是成長於漢文化中的女性,這個文化中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案就是拿女人的身體,進行指責批評規訓或揚威的特性,總是讓我特別警覺。

 

...

個體要融入體制中,一定會有某種程度的妥協,妥協久了,就會對加在自己身上的扭曲與侷限習以為常,就像LeRoi Jones說的:「奴隸太習慣自己身為奴隸的生活,便會開始互相炫耀起綁在自己腳上的腳鐐⋯⋯誰的腳鐐比較光亮,誰的腳鐐比較重。」(註二)

將不正常的現象看做正常的結果,遲鈍到無法察覺不對的事情是不對的,一切變得理所當然。極權是特別誇張的體制,但也由此可見不健全的體制如何扭曲個體。

 

...

如同我在〈水瓶世代備忘錄.上〉中寫過的:「知識能解決問題,而最重要的問題就是人生中的痛苦。理解與掌握知識讓我能治癒自己,並且解決生活中的問題,人生的痛苦與創傷,確實是進展非常重要的動力。」

當個體被療癒,並且成熟獨立到某個程度時,就要開始檢視體制,在群體中展現自己的影響力,因為體制如果不公平,個人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改變現狀。照顧好自己的其中一個目的,是要讓自己有能力去思考、質疑與挑戰體制與文化。

這兩篇文章的標題叫做「水瓶世代備忘錄」是因為2021年,我們就會進入水瓶座能量相當旺盛的世代,「個體」與「體制」就是很水瓶座的議題,於是今年就是為接下來的水瓶世代準備的一年。

把自己準備好,因為時代的浪頭要打過來了。

 

...

註一:近期亞洲也有不少相關的文化媒介開始討論體制的侷限,推薦大家看「寄生上流」。

註二:LeRoi Jones是美國作家Amiri Baraka的筆名。

 

.延伸閱讀.

 

Kate Manne《不只是厭女》

方鳳美《獨生》

David K. Sahipler《窮忙》

Richard Wilkinson, Kate Pickett《收入不平等》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