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世代备忘录.下——从自我成长,到社会关怀。

.有时候无法过著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是因为个体不够努力,而是体制本身有问题.

这一两年我花了比较多时间在海外生活,对于文化与价值观的冲击非常有感,大年初一水瓶座新月和朋友聊起这件事,我感到最大的冲击是「个体与体制」之间的关系。

教学以及给予咨询个案,就是跟我的案主、学生们一起处理生活中不顺遂的情境。当我工作的对象从亚洲扩大到欧美时,我注意到一件事:同样面对生活不顺遂的情境,亚洲文化倾向将责任归咎于个体——个人不够努力、实力不够之类的,所以个人成长的书籍和课程在亚洲相当的受欢迎,但欧美文化则倾向质疑与挑战体制(注一)。

 

...

读到这边,大家可以回顾一下自己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在个体的身份中,被给予过多少机会自由探索自己、并且在足够的资源及空间中成长?我们又有多快被引导及训练进入体制、配合体制、服从与服务于体制?

 

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太快被塞进体制里,太慢或根本没机会成为一个成熟的个体。

个体要先成熟了,才有办法质疑、挑战,甚至改变或重新创造体制,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很快就会被体制吞噬掉,成为小螺丝钉。

而这个个体成熟的过程,就是去制约的过程。

 

我被问过很多次:「你在国外都不会怕被歧视吗?」,我说:「讲得好像在台湾就不会被歧视一样。」

性别,种族,学历,无一不是来自体制与文化的制约。

我现在将近40岁,25岁之前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完成中国文学系所的学位,于是对于亚洲文化——特别是汉文化中性别/种族的歧视与压迫特别有感。前几周看到甘肃的医疗救援队驰援武汉之前,女护理师们排队剃头的消息,当男理发师将剪下的头发递到女护士眼前,护士转开头,闭眼不忍再看的照片,让我觉得非常非常的忧伤。

这则新闻立刻让我想到的是方凤美的《独生》:「女性非婚同居要罚款;不采取避孕措施,即使没有怀孕也要罚款;只是没去做定期产检也要罚款。在江苏,妇女每个月都有两次要排队验孕,而且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尿在杯子里。人口警察执行任务时毫不手软,他们的方法也有成效。」

我是成长于汉文化中的女性,这个文化中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就是拿女人的身体,进行指责批评规训或扬威的特性,总是让我特别警觉。

 

...

个体要融入体制中,一定会有某种程度的妥协,妥协久了,就会对加在自己身上的扭曲与侷限习以为常,就像LeRoi Jones说的:「奴隶太习惯自己身为奴隶的生活,便会开始互相炫耀起绑在自己脚上的脚镣⋯⋯谁的脚镣比较光亮,谁的脚镣比较重。」(注二)

将不正常的现象看做正常的结果,迟钝到无法察觉不对的事情是不对的,一切变得理所当然。极权是特别夸张的体制,但也由此可见不健全的体制如何扭曲个体。

 

...

如同我在〈水瓶世代备忘录.上〉中写过的:「知识能解决问题,而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人生中的痛苦。理解与掌握知识让我能治愈自己,并且解决生活中的问题,人生的痛苦与创伤,确实是进展非常重要的动力。」

当个体被疗愈,并且成熟独立到某个程度时,就要开始检视体制,在群体中展现自己的影响力,因为体制如果不公平,个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现状。照顾好自己的其中一个目的,是要让自己有能力去思考、质疑与挑战体制与文化。

这两篇文章的标题叫做「水瓶世代备忘录」是因为2021年,我们就会进入水瓶座能量相当旺盛的世代,「个体」与「体制」就是很水瓶座的议题,于是今年就是为接下来的水瓶世代准备的一年。

把自己准备好,因为时代的浪头要打过来了。

 

...

注一:近期亚洲也有不少相关的文化媒介开始讨论体制的侷限,推荐大家看「寄生上流」。

注二:LeRoi Jones是美国作家Amiri Baraka的笔名。

 

.延伸阅读.

 

Kate Manne《不只是厌女》

方凤美《独生》

David K. Sahipler《穷忙》

Richard Wilkinson, Kate Pickett《收入不平等》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