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靈魂的底層,安詳的歌--銀色之光(下)

我後來和同修的學友聊了一下這個朋友的事,同修的學友很驚訝的問:「你會不會太有耐心了?怎麼會那麼多糾結不完的東西?為什麼不乾脆讓她繼續碰壁就算了?」我說:「因為去年我遇到一個很類似的狀況,但那時候沒處理好啊!類似的情況又出現了,這次總得打起精神來,好好處理吧!在同樣的事情上,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案,這不就是同樣的事情一直反覆找上我們的原因嗎?」
依賴者跟被依賴者一樣有罪,因為雙方共同創造了一個讓彼此都痛苦不堪的窘境,沒有誰是加害或被害者。
我也曾經在提供依賴的過程中痛苦不堪,而當時依賴我的人,也就因此遲遲沒有認知到自己該做的事,以及拿回自己該有的力量。他困在他的困境裡指天罵地、怨天尤人,怪我沒給他足夠的幫助,沒給他夠強大的力量:我則怨他老是要從我這裡挖東西,老是要我幫他度過他的難關,自己卻不肯獨立。
同修的學友說:「有時候我覺得一些倒垃圾或情緒索討的人或情境,是吸血鬼。」她一說「吸血鬼」三個字,我撲吃的笑出來,因為真的好貼切。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養成的習慣跟我的朋友差不多,就是「揹別人的責任來換取愛」,所以我就很容易成為被吸血的那一方,被吸到快死之後,才用絕交或落荒而逃的方式處理。但絕交或落荒而逃,都是逃避啊!我還是沒負起自己的責任,這類的事情也就一直反覆發生。
當我們習慣被吸血之後,我們也會覺得吸別人的血是理所當然的。這樣說起來,人其實蠻容易染上吸血瘟疫的:理所當然的覺得好朋友就該聆聽、吸收自己的大大小小的煩惱與壓力,就該在自己孤單的時候陪伴自己;無意識的自以為親密的傾吐和情緒索討,尚且能累積莫大的壓力,更何況有意識的想把自己的問題往別人身上丟?
那天幫朋友做個案做到最後,朋友終於醒悟自己一直在向外找愛、找認同,於是緩緩的說出:「要發現自己每個行為的起心動念是什麼,這真的要很綿密的覺察力耶……」
此語一出,我簡直老淚縱橫,兩個多鐘頭的個案總算有了效果。我以前對於別人吸我的血,或我正在吸別人的血之類的狀況很不敏銳(因為我自己有一樣的問題,有需求咩),但經過這次經驗,我總算比較清晰的能察覺我對愛的渴求,以及我到底在緊抓著會帶來很多後遺症的小愛,還是泰然的享受在這個宇宙中,無所不在的大愛。
銀色之光的特質是給予安寧、鎮靜,以及內心中最深層的安全感。我也曾是那個一直死抓著破爛氧氣罩不放的強壯病患,銀色之光讓我在比較溫和、比較有安全感的情況下,有勇氣取下臉上的氧氣罩,堅定的不再繼續演出被依賴者的角色(註一)。當我不繼續演出被依賴者的角色,自然依賴者的能量就不會進來,因為沒人跟他們演對手戲了。
所有的事情,最終都跟我們自己有關。我們改變了自己,這個世界會以我們為中心發生改變。不過,一旦接納了「所有的事情,最終都跟我們自己有關」的信念,難免就會在回顧自己過去人生的過程中,感到無比的不堪與羞愧。這時候能夠不繼續堅持過去的自己是對的,並且願意繼續正眼看那些還在無明中的自己的面貌,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氣。莫怪人家說最勇敢的勇者,不是去鬥惡龍或殺魔王的那些,而是看自己內心的和平勇士。
那天的個案進行到最後,我說:「嗯,妳的高我會為妳帶來支撐和保護的力量,這個結構大概會存在9個月左右。」朋友一聽立刻大喊:「才9個月?!」我嚇了一跳,才想著「按照個案經驗,這類的結構可以支撐9個月,算很長時間了耶!」還來不及講出口,朋友接著問:「那如果我最害怕的事情,9個月之後才發生,要怎麼辦?」
……我一陣腿軟:「這位姊姊啊,我們剛剛討論了兩個多小時,都在講要為自己負起責任來。妳骨頭斷掉打石膏來包,不是叫妳從此靠石膏走路耶!石膏只是讓妳骨頭長好,長好了還是得扔掉石膏自己走路啊!這個結構是要支撐妳在這9個月之內調整好自己,9個月後妳要自己去為生命負起責任啊!」
眼鏡戴久了,忽然換隱形眼鏡,有時候會不知不覺的伸手去推空蕩蕩的鼻梁,一推才發現自己臉上根本沒有眼鏡;朋友的狀況也差不多,但我更喜歡Debbie Ford在她的書《黑暗,也是一種力量》中的比喻:「用一堆冰淇淋蓋著大便,吃兩口冰淇淋你就聞到大便味了。」
在舊的信念完全褪去之前,我們沒有辦法假裝自己已經不那樣相信了,因為當人們腦袋裡想著什麼樣的事情、堅信什麼樣的信念的時候,講什麼話都會露餡。控制欲很強的人,真的沒辦法成功假裝自己很大氣、很有安全感,除非他確實放下他的控制欲。
愈是明晰理解自己的人,也愈是能夠看穿他人,因為當我們有一樣的問題時,我們就看不到別人也有一樣的問題要能看見別人身上的問題,唯有自己先超越那樣的困境。大腦懂某個道理,只不過是開端、是起點,「懂」到「真正實踐」到「堅信」之間是有落差的。我在〈修行之於氣質〉一文中試著討論過這個狀況。假裝沒有大便是沒用的,治本的方法是把大便整個清掉,這樣才能真正享受美味的冰淇淋。
那天之後,我下定決心跟我心中所有曾被我指責為無情的人和解了,那時候我一定正在當吸血鬼,對方的無情只不過是必要的保命行動。我也下定決心跟我心中所有曾被我指責為吸血鬼的人和解了,因為我自己也得過吸血瘟疫。不過實在不是我要說,要寬恕自己曾經得過吸血瘟疫,實在不是件容易事。我祈求未來我能一直擁有吸血瘟疫的抗體,不會再度想要吸別人的血,也不怕把別人從我的脖子旁邊推開
註一:有些大腦沒辦法解決的困境,會因為靈修的潛移默化,因此可以在比較不具衝擊的情況之下,釋放某些舊有的、早該改變的事物。光的課程是管道之一,但不是唯一的管道。
特別說明,本系列文中的「朋友」一例,所有的身份資料、家庭成員關係及交談內容,都經過一定程度的模糊、改寫及變造。事件本身是真實發生的,然而這並不是一個完完全全披露事實、一字一句寫下的紀錄;如果有任何雷同的人物、團體,皆屬巧合。

4 留言

  • 亮亮
    Posted 2012-01-22 09:50:13 0Likes

    不要吃大便了,我們一起去吃冰淇淋叭!我們來凹老爸請客!(我昨天真的脫口而出叫他老爸,而且我超直接的還跟他說他很壞心,用這種方式讓我們成長!太辛苦,實在太賤了,然後他就笑了)( ̄(工) ̄)
    版主回覆:(01/22/2012 11:14:18 AM)
    妳的顏文字怎麼都這麼可愛啊!熊臉耶!聽起來妳最近過得還不錯,先祝妳年節快樂啦!

  • Rita
    Posted 2012-01-27 04:17:50 0Likes

    2010年到2012年這段期間,很多的不愉快.透過一些課程更了解自己的過程裡,也發現了你提到的幾個說法…自導自演的被害者情節以及依賴和被依賴者的處境!回過頭發現自己的不安沒有安全感以及為別人做更多的事是來自於要得到別人的認同跟愛的同時,真的是讓自己驚訝了好久!!這是自己跌跌撞撞才去發現的結果!不管是在情人.親情.友情…自己總是習慣要成為讓別人說自己是好小孩.好情人.好朋友..自己才可以放心的局面!在我的身邊也有一些跟你的個案有點類似的朋友!其實對應的方式也很像!後來我也才明白,那是他的課題!需要他自己去體悟.受傷.願意看見!真的很感謝你這篇文章上.中.下的分享!我也要著手記錄下來我所體悟到的!!p.s:我也覺得人真的需要修行!(無關宗教)這也是我最近很常聽到很多老師說的一句話!
    版主回覆:(02/03/2012 12:04:03 PM)
    修行會讓人更明白自己在做些什麼,當我們明白了,就有機會重新選擇,這時候改變生命的轉折點才會浮現。
    要放下過去的舊模式不容易呢,因為最直接挑戰到的,就是安全感的部分。挑戰了內在的安全感,跟看事情的智慧,生命因此而能擁有更好的品質,靈修要達到的目標之一,就是這個。

  • Rita
    Posted 2012-02-05 01:33:35 0Likes

    當我看到你回復的留言最後一段時!
    我想我目前面臨的問題就是這個吧 .
    把現在發現的自己和過去一直以為的自己做整合!
    也被你說中直接挑戰到我的安全感
    之前從譴責自己到現在慢慢接受自己真正的樣子!
    p.s:想請問Teen最近有看了那些不錯的靈修的書籍可以推薦的嗎?
    版主回覆:(02/09/2012 01:39:06 PM)
    靈修是很有趣的過程,對吧?
    最近不錯的書啊……我最近比較常看的是占星的書,「占星、心理學與四元素」還不錯,你可以參考看看。

  • 阿吉
    Posted 2012-02-09 06:26:10 0Likes

    Teen, 我太佩服妳了,妳真是有耐心..要是我大概一半就翻桌走人了!!..因為我覺得如果 被療癒者跟本不想被療癒.或不願正視問題..甚至不相信療癒師,那有再高明的療癒師都沒有用..(我覺得她並沒有準備好去處理吔! .妳確定這位朋友不是要找妳問大樂透明牌嗎?) 不過就如妳所提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盲點,而這也是我們需要不斷學習的地方,學習認識自己,學習看到那些是自己的次人格,學習去面對自己的課題…,,謝謝妳的分享,祝福妳!!
    版主回覆:(02/17/2012 12:53:05 PM)
    也謝謝你,其實事後我也自己內省很久。會遇見這樣的一段經驗,一定有其正面的意義。
    對於這段個案,也許我也有太多的執著、太多的用力,我也期待對方按照我的指引,重新演出我期待看到的,他的人生。但說不定這就是他需要的過程,而我用心(應該也很用力)的強力建議他,我想其中應該也有過結局過度執著的我慢在。
    目前我還在持續追蹤他的進度中,對自己的內省也持續中。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