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就好,给自己力量。

不知不觉的,我自己开课的瑜珈课,进行也将届一年。

瑜珈的练习跟教学,于我来说其实是有些曲折跟崎岖的一个过程,2009-2012年被一纸极不平等契约和10万块本票困在一家瑜珈教室3年动弹不得的事情,细节我也不想再讲了。


离职之后有数月时间我完全不教瑜珈,有很大一部份是一想到教课,就连结到被剥削的记忆,心理障碍跨不过去。

就这样拒绝教瑜珈拒绝了7、8个月,刚好我的mysore老师请我替他代一堂课,当时还因为太久没教有点担心,没想到代课代完之后,居然唤醒我的教课魂,我发现我还是很喜欢教课,就开始找教室、写DM,不到2个月,就很顺利的又开始教课。

 

1422607_10200849385541305_1534136688_n.jpg
还记得那天就是铺这条铺巾教课。

 

 

教学相长,这是必然的。这一年多了许多自在发挥的空间,对我以前的老板来说,把瑜珈教得让学生依赖老师、离不开教室,比较符合商业需求(但我并不认为每一间教室都需要以这样的方式经营,才存活得下去就是了),所以教学的时候,每一堂课的教学内容,都以经营者的最大获利为最高指导原则,侷限很多我渴望带给学生的东西。

然而,就印度传统来说,瑜珈根本不是能被联想到亮晶晶的教室跟身材很好的老师的一件事。瑜珈是一个完整的修行历程,其中的灵性教导包含了身体的修练、言行与思考的持戒、行动的奉献与精进。瑜珈理当是一条独一无二的修行道途,每个人会在灌注了足够的力量与意志之后,在某一天,跨进瑜珈的门槛。

那时候,真正的瑜珈才开始。

瑜珈的练习很迷人,教学也是。很多在练习过程中独一无二的体会,难以言喻,也无法分享。

偶然翻到一张手机里的照片,阿原肥皂每年会出一张名片,当天给我看名片的朋友说,他每年会拿一张,作为那一年的年度参考,他拿了去年和今年(好像是吧?)的两张名片并排放著。

 

 

 

 

 

1391770_10200790341665245_1036970706_n.jpg

 

 

「放下就好」,和「给自己力量」。

我想,以此作为我此刻在瑜珈教与学上的逗点,或许会是个不错的注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