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SRT施後有感(下)

在做完SRT後步出工作室,有一種豁然開朗全身輕鬆的感覺,下午回公司上班稍微有感覺自己好像話變多了、思考的速度好像有快一點。早餐我絕對沒有先吃星爺做的「爆漿撒尿牛丸」,當天下班有點感到小累。這一週的身體狀況似乎不太好,大概是身體在跟我抗議太久沒好好休息。
指導靈訊息卡的那張(抉擇),讓我有些感覺。牌面的4個人都是我,過去的我只選擇當其中一個人,我行的正、做得直、不狗腿、不諂媚,不了解為何要對某些人獻殷勤抱大腿。這個社會的價值觀就是要你狗腿一點、要會做人、要懂得獻殷勤,想立足這個社會除了要會做事外更要會做人。現在的職位算是管理職,公司其他部門有各自的山頭,學生時期有小團體、上班也會有那種小圈圈。我是部門的主事者外加老闆助理,得去面對其他部門的山頭,打好關係才好做事。家族企業有時候的公司問題源頭是家庭問題,實在難分難解難處理,只好避開容易讓公司三大管理者意見不相合機會。
活到這個年頭實在沒想到有那麼一天,我也得變得狗腿、變得得去討好人、變得得見機行事。剛進公司老闆一直想灌輸我這個社會就是這樣,要學會做人,你這樣做就對了。出去玩得帶伴手禮給老闆、分公司同事點心、請人就要請最好的,有時候會想,最好我有那麼多薪水能花,月薪都沒破30K,為了這種事情把薪水花光有股淡淡的哀傷。半年前我仍然很抗拒為什麼在這個社會生存得那麼麻煩、那麼複雜、那麼討厭,現在的我還是覺得這個社會不那麼討喜。我並不排斥自己變得狗腿、得去討好別人,就算去做一件令人覺得嫌惡的事情,『只要起心動念是良善的、是符合個人意志的』,那就沒那麼排斥了。
對於一個離群體的人來說,要回歸群體並且當領頭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公司想守護某件事物、想守護這個部門,因為某人想變得更好。很多人當上主管才開始學習如何當主管,對我這個社會工作歷練充其量4年的人來說也是一大挑戰。我用屬於我的方式去對待部門的同事、我用我的方式去保護這個部門免於被其他部門的人攻擊、我用我的方式與其他部門打交道建立關係。儘管有些事情得讓自己變得不再是自己,變得不再純真,只要知道最初的自己,回頭看看那時改變的『初衷』,那也足矣。
話說我對於頭頂蓋子拿掉後的第一個想法是,『阿…我在之前學的東西不就得重新再找時間複習,這實在是晴天霹靂』。有些事情被我擱置太久,這陣子除了運動還是運動,趁著老父親情況有好些,晚上有空暇時間能拿來利用。未來不知如何也不清楚這份工作會做多久,在靈性的道途上仍繼續漫步前進,用我的能力去幫助,我想幫助的人、需要我幫助的人、找我幫助的人,衷心的希望改變世界一小步。

Read more

SRT施後有感(中)

在進入療癒正題前,也不太清楚怎會說我頭頂上有個蓋子要把它掀了。喔~有個蓋子啊!喔~拔掉會更聰明啊!喔~未來無可限量啊!對於自己無法立即思考反應這事已經逐漸習慣,也認為這似乎沒法改善思考的速度,只能改變應對的方式。很多時候我只能處理單向的資訊,如果我正在聽人說話,那就沒法同步思考、如果正在思考就沒法說話。
聽到有29個前世都是宗教人還頗驚嚇的、29個被子都在找尋人生的目的、29個被子都悲劇收場,究竟我的靈魂是要過得多慘,虐了29個被子到現在還是過得很煎熬、很矛盾。我想我大概永世都是個好人吧!救世主性格,最後卻救不了自己。這或許是在懲罰我說錯話誤人子弟,一直在心中煎熬,絕對不會犯錯的方式那就是別做,所以我的靈魂選擇從此不說話,默默的靜靜的去幫助眾生。
或許是因為待過29個輩子的宗教,所以身上有一堆莫名又奇怪的戒條,導致對自己的要求越來越高、以一個超高標準去審視自己。我無需別人給我壓力就已經很有壓力了,我只要做到我的標準,那一定有達到你的標準。可能就因為如此,對身為老闆的人才會格外嚴格,要遇到我所認同的老闆真的不多人,除非你做得比我好。
當妳說出,『吸引力法則對我沒用』的時候,我頓了一下,啊?是喔!那我是都吸到空氣,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搖就是了。放掉溝通,斷了向的內溝通也斷了高我的連結,曾經的曾經以為自己是個麻瓜,學了靈氣對靈氣的感覺也很薄弱、學了牌卡還是得翻書解牌。即便如此也踏進靈性好幾年,那該死的救世主性格支撐著我走在靈性的道路上。有幫到人就好,自己沒感覺也沒關係、牌不會解也沒關係,把解牌書丟給別人好像也行。
『你其實不用去幫助所有人,去幫助那些你想幫助的人』,妳說這段的時候,眼淚已經在眼眶打轉。還記得我學擴3的理由嗎?就只是因為擴3的遠距療癒沒有限制人數,一次要療癒全地球上的物種也不是問題。我自己也有發現,當我發起擴療遠距的集體療癒體驗時,族群體越大效果越不明顯,反而是當我還在擴1時,一個一個傳遞擴療能量效果明顯。

Read more

SRT施後有感(上)

SRT施後有感(上)
今年陸陸續續跟妳說了好幾次做SRT的事情,翻了過往的聊天紀錄這次提SRT是今年第三次,第一次(二月)是因為剛到這份新工作覺得跟社會不入跟老闆不太合、第二次(八月)提的原因就比較偏向這次做SRT的起心動念,有些事情明知道自己大概是哪時候受傷(第一次說話沒人聽的負面記憶)卻不知道該怎去療癒,那時候似乎為了,『怎麼連話都說不清楚』而難過,那時候還特地放了蔡依林唱的『你怎麼連話都說不清楚』的YOUTUBE影片阿!第三次(十一月)提SRT的跟第二次的念頭一樣,唯一的差別應該是『改變』的動力大過『悲傷』的動力。
隨著工作的形態轉變,部門同事的增加,我得去發落部分同事的工作事項,把事情交代下去。我對老闆,很難溝通。他有他的既定印象,認為這件事情就是這樣做,我要表達其他意見時,就會被他打斷。老闆給的一些在外人看起來很好的好康,我其實不想要。剛進公司前3個月,老闆幾乎天天請我吃晚餐,吃到我都說可以了、好了、我其實可以回家吃,光吃晚餐這件事就可以跟老闆吵到翻臉。現在吃晚餐的機會比較少,一來是我晚上不太方便,沒特別情況也不會特地吃晚餐,通常是要跑其他地方才會順便吃晚餐。現在平均1個月還得跟老闆去吃2次下午茶。要是把每個月跟老闆吃的餐錢換成薪水,可能會1個月多個3千元吧˙˙˙˙˙˙
雖然老闆是說,別人沒有你才有的,不是真的單純要請你吃飯,而是要謝謝你的幫忙。只是嘛~~~對於一個自信心與自我價值低落的人來說,會一直覺得自己不夠好,不配擁有這些好康。雖然在看外人看起來,我已經做的很好很棒了,我還是覺得不夠好,下次要比上次更好,我做的只是我認為很基本的事。對於老闆給的那些福利好康,反而不想要……如果可以換錢那我還會比較高興點。 每個月可以跟老闆去吃2次下午茶的爽事,我卻一點都不高興,跟你去吃我還得花時間運動減肥,可以不要嗎~公司事情很多,你真的不會挑時間吃下午茶,我寧可在公司做事阿!!!
老闆對我很好,雖然我是知道的,但我寧可不要跟他當朋友,因為當朋友會讓我很受傷。為什麼我說的話,你就是不相信,還要強加你所認為的社會既定觀念給我,希望我照他的方式做,變成他所認定有社會經驗的人該有的樣貌。三次大吵過後,我放棄把老闆當成朋友,寧可就當成一般員工討厭的老闆。但當我把他定位成一般老闆的時候,我更無法忍受他的一些作為。今天去SRT帶著的『黑色手環』就是我為了提醒自己,『不要反抗老闆』,說他愛聽的話,他說的話就算有意見還是不要說做就對了。對我來說,那個黑色手環算是我的『限制器』,我上班的時候才會戴著。有些機器人動畫設定有那種為了防止機器人失控暴走而裝設限制器在機器人上,大概就是那種概念。

Read more

SRT分享-重組的過程,自然會釋放無益的一切。

以下的分享來自一位超有生命力的女孩兒~
後來我又跟這位分享的朋友來回了幾封信,其中一段她的回信,讓我有茅塞頓開的感覺:
我想我只面對在意的人時,不是所有人,會怕破壞和諧氣氛,所以選擇不真的表達出自己當下的想法,反而選擇遷就。但總的來說,我不是做作的人,被我隱藏的內在是更豐盛美好的。朋友說外表比較冷難親近,熟了才知道我活潑,幽默直爽。所以感情變更近。哈哈(實話實說)。
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樣的假設,選擇了不知不覺的在眾人面前隱藏自己呢?
我們假設隱藏自己以後,氣氛會更好嗎?我們假設隱藏自己之後,事情會往更棒的方向前進嗎?

Read more

SRT分享-觀察的過程,也讓我看到了「愛」的存在。

其實大家可能前一陣子就已經注意到,我現在能做個案的時間不多。這是因為我的時間和精力開始轉移到教課上,跟工作坊比起來,我可能花了更多精神在準備《光的課程》的教學。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轉變,是因為在無數個案的經驗過後,我發現人要改變命運,從「改變價值觀」、「改變我們對一切的認知」,是最治本的方式。
在個案過程中,我經常會用「價值觀要都更了喔~」來比喻,應該有不少人聽我講過這句話,噗嗤!而《光的課程》,會為這個緩慢的轉變過程,帶來長期的支持。
拆掉一些老舊及障礙的價值觀,並在原本的廢墟上以耐心建立新的價值觀,改變命運,其實也差不多是以這樣的方式在進行著。舊的東西得移開,新的才有空間進來。
這位朋友跟大家分享了自己「觀察的角度開始轉變」,於是心情也變得不一樣,我覺得很適合跟讀者們分享,也感謝這位朋友的分享--

Read more

SRT分享-從心,再創造。

這位願意分享的朋友,後來的來信加註的一段話,為SRT個案後可能發生的事,做了一個很好的形容:
我一直覺得SRT他不一定在做完的當下就療癒完成,而是透過高我在生活中精心為我們安排的事件/計畫,使我們有為自己重新選擇,並透過思想意識去釋放原本舊有的一切。
靈性成長無法讓我們躲開生命中運轉不順的部分,相反的,我們只能在實踐和探索內在的過程中,對自己愈來愈誠實,愈來愈真誠。隨著探索的進展,我們最終會愈來愈入世,也愈來愈能盡情的體驗生命--
Dear Teen:
你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