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流(中):拙火,神圣蓝图,礼物与责任。

。谨以本文感谢每一位在我最颠沛流离的时候,陪伴与支持我撑过难关的友人。

 

***

周末跟一个懂花精的朋友聊天(注一),聊著聊着我真的有点崩溃,差点在餐桌上哭。那时候才发现,从挖到白蚁窝那天(8/03)开始到今天(9/09),我一直都没有放松,直到此刻终于投降。我生命力真的很强,真的很抗拒。

友人:「来,喝这个。」(递来橡树花精)。

 

***

我生平最不能忍的就是无能为力,觉得自己没用,卡住的感觉。每次这种感觉一上来,我就很容易起驾,马景涛上身这样,易怒又会在身心不稳定的状况下瞎搞。七月完成瑜珈训练时觉得好兴奋,回来有好多新的东西可以教,有好多事情想做,有好多点子想要玩。

然后,整个工作室的装备就都锁进仓储空间里了。

瑜珈课也不能开,什么都被剥夺。大多数时候,我可以自娱娱人的想着这就跟〈不可能的任务4:鬼影行动〉一样啊,那一集里面,所有神奇的道具一直故障,大家只好硬著头皮发挥各种潜能,把任务完成。(注二)

状况不好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被关在很小的笼子里动弹不得,因为手边缺乏(曾经有过的)资源而施展不开,很憋。友人观察了我一个月,说:「其实没了工作室,你的人生也没有出现大问题。你真正想解决的,是你不喜欢的感受。

所以,以前我就不感受了。不是喝酒,喝很多酒,就是狂吃一顿,用食物把橘色之光压回去。

这次我表现得不错,每天都想喝酒,但是每天都没喝。

 

。没打算去实践的事,不要问大我。

把工作室钥匙还给房东的那天,感觉有点复杂,不完全是失落,还感觉到一阵轻松,觉得从此没有工作室的羁绊,好像也少了一个负担。没了工作室之后,生活中忽然多了很多自由时间,才深深觉得「原来有工作室的时候,我也花了不少时间在管理和照顾工作室啊!」

跟许久未见的朋友去喝茶时,朋友听完我工作室被掀了,找房子又一直不顺的事,笑笑的说了一句:「既然车一直发不动,妳就停下来休息吧!反正大家都知道妳最会逼自己逼过头。」

然后笑得更神秘的,又问了我一句:「妳要不要问问看妳的大我,妳要耍废多久?」

我说:「什么耍废?什么耍废多久?」

她说:「心安理得的休息啊!放假啊!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啊!我一月辞职的时候,想说二月休息,三月来找工作。结果大我叫我休息到七月。我算算存款够,就一路玩到七月,八月找工作,九月上工。」

事实证明,她找到超好的工作和超好的房子。

这时候我还是没有注意到自己被断线(是有多爱装聋),因为跟自己有关,所以请朋友帮我问大我。

友人灵摆摇一摇,笑出来说:「你的大我说,你可以耍废一年。但我看你应该会受不了。」

我当然是不能接受,就这样,听一听又没放在心上了(再度装聋)。

上礼拜朋友推荐我看超级旅行者的影片,我觉得满有趣的,她的笑声很有感染力,看了满愉快的。其中一支影片提到「和高我培养默契的过程中,刚开始不要问太重要的决定,因为你征求了高我的意见,却没有尊重高我的意见,听了没做的话,会破坏你跟高我之间的信任。」

于是她问高我的其中一个问题是:「高我,你喜欢吃面嘛?」然后反应过来:「喔对,第五次元没有面。」她的影片我没全看,观点也不是完全同意,但是在我很低迷的时候,她的影片跟笑声,真的有让我振作一点。

 

***

会占星的朋友这几天看了一下我的行运,忽然说:「诶,你现在行运木星天蝎在你12宫」。他回想了一下,说:

「当年我的木星十二宫是真的搭船在海上漂流喔!因为是外交役,所以就去了一堆根本一辈子不会再去的台湾邦交国。木星十二宫的感觉,就是漂在海上,也不能硬推什么事情,你就放手吧!而且不只是人在海上,心也是一个漂流无定向的感觉。可是,就是人漂躺在海上,退潮,就自然上岸了。

 

我心想,那不就是禅卡的「顺着流走」吗?

 

我说:「我被提醒过:『妳一旦有个目标,就会为了愈快愈好的达成目标,而过度耗竭自己,又很容易在那个过程中过度检讨自己。』」

友人:「所以这时候就让你没目标一下,顺着流走一下。一旦你想挣扎、想逆流而上,你就溺水,还是马景涛式溺水,边溺水边咆哮:『天~你为什么让我溺水!!!』。」

我真的笑到眼泪流出来,然后是哭,之前在餐厅没哭的这时候才哭,然后又笑(靠腰真的很马景涛化)。

他说:「之前上师就在提醒你了吧!上课用的录音笔故障,平板电脑故障,手机玻璃摔碎,笔电他们暂时帮你留着好好的,看你要不要再逼自己爆冲下去。」

谁叫我要开口问要耍废多久,一问就成真了。(注三)

 

。愿望被实现,得到能力与礼物,最终这些都会变成责任。

有一天起床,我心想:「去南传佛教的土地上,内观一段时间,之后看看会去哪里好了。」前一天替我看行运的友人说:「海外+内观,超级木星天蝎12宫啊!」

命运不可挡。

 

***

有时候觉得上师真的很烦,刚从圣雅各之路回来的时候,我每天都想再去放假,上师一句「给我回来上班」,我就回来了。

等我现在天天想上班,上师一句「静心,不准再用以前的方式工作」,你他X的白蚁帮我把工作室吃光,帮我保管工作室装备(但是我付帐单)之后就联手一堆人传讯,不让我再把舒适圈建立起来。

都叫别人来讲,就是因为我终于察觉,我被大断线。

圣团只有在我教课跟做个案的时候来一下,我想问自己私人的事都连不到,秒断网路,就是在训练我要聆听自己的情绪与感受。

教光的课程教到行星九,我把拙火升起理解为神圣蓝图在生命中运作,这时候真的觉得命运的威力比小我的意志强大太多了,每天晚上睡觉都觉得拙火能量在脊椎里面钻,非常不舒服;神圣蓝图降临的时候,应该也很挑战小我。

在神圣蓝图之中,企图以小我侷限的眼光去预测未来,规划未来时,未来就一直被翻盘。

所以我现在都没节操了,上面的时间表排下来,我就是「好好好我接受」立刻投降。

 

***

拙火是非常强大而纯净的力量,会大幅增加我们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力。若无足够的智慧与爱相伴,力量往往带来灾难。于是力量要提升,前提是我们内在要先有符合至高善的纪律,与小我愿意臣服于神圣蓝图导引的意愿。

力量与礼物,最终都会变成责任。

 

***

拙火上升的感觉就像这样:

我:「喔喔这房子超赞,非常适合工作,我整理个角落出来,从此过著睡公司的生活,赞耶~」(小我舒适圈)

上师(不耐烦):「不是叫你不准这样给人找麻烦了吗?!」(send tree pay声不绝于耳)

 

***

注一:Ishta,她有花精课,快跟她报名,或者2018年10月来当我同班同学。

我跟她说我被大断线,她透露了一个开外挂配方:

「水厥+野燕麦+胡桃」。

水厥让你更能聆听自己的感受。
野燕麦让你不用去问别人的意见,自己可以做决定。
胡桃是平静面对改变。

另外依据我个人病态坏习惯,新增橡树一味。(以上内容是凭我印象写的,Ishta讲的更好。)

 

注二:道具一直坏掉,是不可能的任务系列中,我最喜欢的桥段。这才接近真实生活,每天都有意料之外的考验发生XDDD

 

注三:我不死心还问了「那去海外可以做远距个案吗?」,朋友替被断线的我问了一下,说:

「你继续工作,就是延续之前的生活方式,以及『自以为没有你不行』的心态而已。可是全部停下来,小我才能大脱皮,你才有机会以更高的视野观照,并领悟。」

我、压、力、好、大⋯⋯

***

整理文章时我才看懂,这五个礼拜就是个去除抗拒顺流那部份的执著、去除旧的依赖习惯,练习交托与信任自己的感受与命运的历程。最恨的是,这些都是我自己许过的愿望,我希望我能更独立,更不执著,更有安全感,更交托。

真的是小我死一次。

我所执著,依赖,并感到心安的一切,都被剥夺走。工作室整个被白蚁吃掉,课也不能开。过往有许多东西让一切运作得更容易,例如舒服的工作室,好多随时可以动用的装备,神谕卡,书,都上锁了。

然而,外在的工具要与内在的一切取得平衡,不迷失在工具中,记得是累积在我内在的经验及实力,让我得以顺畅的驾驭这些工具;也尊重并爱惜这些来协助我完成一切的工具。

。只留下最必要的装备,我得以重新认识自己,相信自己。

 

 

友曰:「这个就是受困的你。以后你一激动,就看马景涛图提醒自己。」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