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背心小记。

DEC.2018拍摄于塞纳河。

我在巴黎期间恰巧遇上黄背心暴动,感谢各位传讯息来关心的朋友。我每次出门保险都保超高,抱着「家里翻身就靠这次了」的心情旅行的,所以没什么心理压力。

 

。出发前一天。

出发去巴黎的前一晚,朋友说:「巴黎街头好像变成战场了。」

我:「蛤?!什么战场?」

然后他就转贴了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道上黄背心暴动的新闻给我看。

我:「你知道法国还有罢工网,可以查询各种罢工活动的进度的吗?」

朋友:「法国人有优良造反传统,谁跟你和平抗议,一定要让你瘫痪的啊!」

我:「真的啊,上次我们在聊政治,菲律宾同学讲杜特蒂,美国同学讲川普,法国同学安静了一下之后说:『因为不喜欢极权,所以我们很早把国王的头砍掉(冷静)』。」

朋友:「⋯⋯他们哪里只有砍国王的头?其他来不及跑的贵族也是杀得人头滚滚。」

 

。抵达当天。

一下飞机我就遇到罢工。

原本我要搭巴士到里昂车站,结果该路线的巴士司机罢工,死不肯让所有人上车。在戴高乐机场吹了一个半小时的冷风,冷到差点心脏病发作。最后一位法国太太带着我一起搭了另一个替代路线的巴士,说一样可以进市区,只是不在里昂车站下车。

我上网查了一下替代路线的巴士,发现这巴士一路不停,直达凯旋门。

我跟朋友说:「哇靠!我现在要直接冲进战场了耶!」

朋友:「那你只好当一次吕布,开无双了。」

 

。两天后。

朋友问:「巴黎暴动有影响到你吗?」

我:「巴黎很大,我不要去战场那区出没就没事了啊!」

然后朋友就转贴了巴黎警察丢催泪弹,被民众用网球拍回击的新闻给我看,说这才是真正的法网公开赛,法国不愧是发明网球的国家这样。

朋友:「一起去抗议啊!你就是台湾应援代表,去打棒球!人家用网球拍打,你去挥棒刚刚好!」

我:「我连大鲁阁都没去过,第一次挥棒就是上街打催泪弹,会不会太越级打怪一点!」

朋友:「你不要想得那么难嘛!催泪弹球速应该会比较慢才对!(是在给我做什么奇怪的心理建设)」

另一个朋友:「网球拍打下去炸弹是弹开的,球棒敲下去炸弹就爆了吧!」

我:「我一去就舍身把炸弹敲爆,台湾应援代表做到这种地步,是否太仁至义尽?⋯⋯」

 

***

朋友:「你最近上街会随身携带网球拍吗?」

我:「并不会。」

他又问:「那你之后回台湾会想报名网球课吗?」

我:「也不会。」

他还问:「那你会开始去大鲁阁练⋯⋯」

我(超快速):「绝对不会。」

 

。名侦探体质。

我:「诶我忽然发现,去年我在伦敦,伦敦桥就发生恐攻;今年我在巴黎,巴黎就发生50年来最严重暴动,这是什么名侦探体质啊这!」

朋友:「我是不知道你体质怎样,但我现在知道出门玩,不要约你一起。」

所以我一直一个人旅行,是做功德造福众生。

 

。又过两天。

我:「我昨天吃法国面包,结果被面包弄伤硬颚,伤口还有点深耶!⋯⋯」

朋友:「法国面包就他们的武器啊!」

我:「那不用找球棒了,我明天就去香榭丽舍大道挥法国面包。」

是有多想要去香榭丽舍大道上开球喇!

 

暴动最严重的那天,几乎大部分店家都无预警关闭,还自己做好各种防暴措施。

 

街上其实还好,就是一些小设备被破坏,但没有很严重的暴力事件。

 

暴动最严重的那天晚上,我跟一群巴黎人一起在家看香榭丽舍大道上的新闻直播。新闻中法国总理出来叽哩咕噜的讲了15分钟的法文,我不想扫大家的兴,就装作看得懂新闻的跟着盯着电视萤幕。然后我室友忽然拍我肩膀,说:「他说他做得很好。」

我:「蛤?」

他指一下电视萤幕,说:「他啊!他说他做得很好。」

我:「你们总理讲了15分钟,你翻译起来就这样一句喔?」

室友不讲话,耸耸肩。

然后总理又讲了15分钟,我转头看室友。

室友边滑手机边说:「喔,他说感谢警消人员做得很好。」

以上。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