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渡

我一直持续的超渡我自己。
超渡,教育部国语辞典是这么解释的:「佛教或道教指借由诵经或作法事,来帮助死者的鬼魂脱离苦难」。我想,意思就是以慈悲的心,把早该离去的那部分送走吧!
以前不快乐的时候,总是莫名的想哭,莫名的发怒,莫名的想伤害自己、伤害别人。现在才懂,其实哭的、发怒的、渴望伤害或被伤害的,并不是我,而是在我心里那个情绪没有平复的,小时候的我。
在这一两年中,我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人从来没有忘记,只有想不起来」。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被我们忘记,我们只是想不起来。一件事情要让我们真正的忘记,都需要特别去释放。
「忘记」和「想不起来」的差别是什么?打个比方来说好了,就像你有一包垃圾,随手往屋里角落一塞,时间一久,你再也找不到那包垃圾,但那包垃圾并不是真的消失了,你只是找不到。
「忘记」是指你真的把那包垃圾丢了,「想不起来」则是垃圾还在,只是找不到。就像垃圾放久了会发臭一样,没有被真正送走的情绪也会在你的生命里发臭,我们抱怨生命、觉得生命令我们痛苦时,却忘了把那包作怪的垃圾扫地出门。
这两年来,我的内在力量一直成长,成长到某个程度时,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在最脆弱的时候呼求的神佛,其实都是未来的自己。静坐的时候,偶尔会跳出一些我忘记很久很久的往事,那些悲伤的往事,其实就是藏在我心里,一直没被谅解的,以前的自己。
于是我开始回去超渡自己,拍拍那个国小六年级时哇哇大哭的自己,释放掉委屈;拥抱国中三年级时执拗的自己,释放掉受伤;安抚高中二年级时愤恨却脆弱的自己,释放了执著;原谅大学三年级时鲁莽的自己,释放了懊悔……一点一点的,垃圾真的开始被清除。先是大的,再来是愈来愈小的事件,就像铺路一样,危险的大洞先补,然后开始修葺小的凹洞。
今天我想起的事情,规模之小令我惊讶不已。国中作文课时,前座的同学回过头来问我某个字的写法,我大笔一挥,得意洋洋的写上,顺手丢了两句:哈哈,崇拜我吧!同学接过纸条一看,微微一笑没说什么,课后我才知道我听错了,写给他的,并不是他需要的字。随着这个回忆而来的,是羞愧,对于自己得意忘形的羞愧。
这个回忆出现时,我立刻用EFT(会在义诊教给大家的情绪释放技巧)化解掉那小小的羞愧感,一边惊讶「这什么小不拉机的事,我居然没有忘记……」小小的羞愧感,就这样埋在我的大脑某个角落,静静的发酵,也静静的等我真正把它扫出门。
每个人现在的模样,都是过去所有时刻的累积,在这个超渡自己的过程中,我修复了过去,我也知道我的现在、我的未来会因此更完整、更光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