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在你體內冬眠的,無與倫比的美麗

在你體內冬眠的,無與倫比的美麗

剛結束一個瑜珈訓練課程,我住抵達火車站需要開車一個鐘頭的地方,度過了四天只吃素食、只喝開水,每天至少三堂動態瑜珈課程、兩堂冥想課,以及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唸心經、爬山,晚上十點半睡覺的隱士生活。
在這裡,大部分的學生得以體會到完全不同於日常生活的愉悅感。仍然有一些人掛心著工作、小孩、帳單,畢竟要全然脫離舊的生活,真的是有一點困難,所以有些同學會提早結束這個課程,也有一些人身在,心早已不在。
但對我來說,這個前所未有的經驗卻來得正好,如果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投入這樣一個課程,一個能深刻的跟內在的自己相處、百分百的面對你從未好好看過的,內在的自己,那將會是一段對於靈性成長非常深刻而有益的經驗。
和100多個瑜珈人同寢共食的日子裡,絕大多數的時間我跟自己相處。在每一個體位法流轉的過程中,內在的自我、內在的神性、早就存在體內的矛盾,乃至於內在的黑暗,全都浮現出來。
我練習瑜珈的時間並不長,學習靈性成長的時間也是,我也還是會抗拒、會虛榮、會驕傲、會自卑的普通人。然而,不管浮現的是光明還是黑暗,只要願意學習、願意療癒,你會發現那都是睡在我們體內的,無與倫比的美麗。

Read more

在我眼中的未知

在我眼中的未知

剛開始踏上靈性成長的道路時,正好是我人生劇烈轉變的時期。那時候的我發現舊的生活盡是在完成別人的夢想,新的生活卻一點頭緒也沒有,飄飄搖搖的,像沒根的植物在水上漂。
看待未知時,我爸的恐懼比我還大。所以我從小認知到的人生目標,就是成為公立學校的老師或者公務員。對我爸來說,女孩子不適合從事這兩個職業之外的任何工作,其他的可能性很早就都被修剪掉。
例如國一的週末時想要跟同學去打桌球,我爸怒沖沖的痛罵,要我「打得像陳靜那麼好才准去」(陳靜是我國中時很有名的大陸桌球選手)。其實那時候我心裡想的是「陳靜也是從新手練習起的吧!」卻不敢多說什麼。
其他的我也忘了,總之,對於「穩定」的強大渴求推動著我爸,要求我進入從一上任就能穩定到65歲的工作裡。我也就花了25年實踐這個目標,到最後已經搞不清楚,究竟他是為了讓我安定的生活,還是為了安他自己的心。
我也不怪我爸,他盡力的想要把我放在一個他覺得最安全的地方,我快不快樂或者內在的狀態如何,他不是故意忽視,是真的無暇顧及。

Read more

Like rainbow over sky

Like rainbow over sky

最近其他層面沒什麼進步,運動方面倒是屢屢有所突破,感覺很像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徵兆,啊~
不知怎的開始非常喜歡近於Body Jam風格的課程,即便跳得並不好,我仍然很熱衷。那種在地面上大幅移動、輕巧花俏的舞蹈風格,那樣的迷人。
上這類的課流很多汗是必然的,但今天除了流汗之外,我忽然覺得我的身體延伸到了更遠的地方。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像是靠近軀幹的部分有些羈絆鬆開來,我可以把手向外伸到底、把腳大步的邁出去。
這才發現我拘謹了好久,沒有體驗過真正的延伸,不會明白自己活在怎樣的拘謹裡;像是身體忽然自由了,靈魂帶著肉體跳舞的奇妙感。
當下覺得自己「超越了運動或健身,是真的在享樂」,連靈魂都樂在其中,完全因為好玩而跳舞,前所未有的經驗。也不是說以前不好玩哪,只是境界不同。

Read more

Doing or Being?That’s the Question!

Doing or Being?That’s the Question!

今晚接一個朋友的電話時,她說:「我真的覺得我要被你們催眠了!明明我現在工作不順,我心裡卻有個聲音一直在告訴我,這一切是為了一個更棒的目標、更大的美好,所以才這麼發生的。」
她的心裡還是有著舊的聲音:「唉呀人生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在工作崗位上忍個幾十年,退休之後如何如何……」可是新的聲音卻讓她以一種更泰然而自由的眼光,看待現狀。
然後這幾天看「荷光者」,看到最後一章時,驚訝的發現和我昨天的領悟不謀而合,只是「荷光者」文字更精準、理論更全面,我的比較像是靈光一閃之後,匆促記下的念頭。
說到光,那接下來就都用光來比喻好了。光行者其實應該是一種「Being」,而非一種「Doing」。只能「是」光,而不能「做」光。
如果每個人都是一支蠟燭,當你是點亮自己的蠟燭時,你就有光。當你是光,你做什麼都會帶著光、做什麼都會洩漏出光,光會感染靠近你的每一個人。就算你不稱呼自己是光,實際上,你就是光。

Read more

療癒無限好

療癒無限好

很早以前就想跟大家提這件事,關於療癒的重要性。
生活裡,有時候非常的平靜而順暢。我可能天生下等人還是犯賤怎的,老把平靜順暢這碼子事看成「遊手好閒」,總覺得每天要有功課!要有進度!要有奮鬥!這才是上進青年的象徵。
前一陣子Lach為了她的功課搞到肺積水住院,作業簡直衝到她鼻子前面似的要她做,我他X的竟然在這時候想著「哇好好歐~怎麼辦,我都沒進度,我也好想持續的療癒或進步!」
然後我的作業就來了,我佛慈悲……
我想說的是,每一個人都帶著自己的傷口,踽踽涼涼的向前行著。包含我在內,沒有人例外。

Read more

汗水後的平靜

汗水後的平靜

幾天前結束完整的一堂Ashtanga後,試著練習幾個比較具有挑戰性的後彎動作。回家的路上,居然有種「深刻的至樂」感。其實每次只要運動完,我都會發覺那天的連結指導靈效果特別好,能量特別充沛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很累,大腦休息之後就由潛意識來接管?
那天的至樂感前所未有,簡直像靈魂飛出身體一樣,整個人輕飄飄的。靈魂大概有一半是脫離肉體的吧……腳步非常的輕,世界很美好,整個人像是跟宇宙全部的平靜合而為一,非常、非常深刻的平靜。
那種至樂與狂喜完全無關,是一種深而廣的內在平靜,深刻到我走在非常吵雜的捷運站裡,都無損我對內在平靜的感受力。我甚至試著回想了幾樣愛吃的美食,然後發現跟我當下沈浸在其中的平靜相比,美食帶來的歡愉簡直小巫見大巫。
不需要美食、不需要任何物質,僅僅那個活著的當下,我就在平靜裡,就在天堂。
Teen’s 後記-

Read more

假裝現在不會

假裝現在不會

上Ashtanga時,每一堂課都有挑戰不完的Asana(體位法),每一個相同的動作,都會在反覆的練習當中,嚐到不同的力度及滋味。當我開始將那些沒做過(或者沒好好做過)的動作紮實的做好時,進步的速度因此快了起來。
有些動作無法完成,是因為沒有力氣;有些動作無法完成,則是因為不知道如何使用已經存在的力氣。值得慶幸的是,每一個動作只要能完成第一次,之後要再完成,都會變得簡單許多,我想,這就是「萬事起頭難」吧?
上課時,老師流暢的示範著Ashtanga特有的跳躍動作,一屋子學生只有兩個人跳得出來,老師微笑著說:「好,大家都會,只是假裝現在不會。」上二級的課時,老師一邊示範我還做不出來的手平衡動作、一邊解說。做完之後,笑瞇瞇的問我「簡不簡單?」我靦腆的抿嘴,笑得尷尬的搖頭。
同一時間,旁邊上了比較久的學生和老師很有默契的一起大點其頭,咬字清晰的說「很、簡、單~」。然後老師說了一句我想跟每個讀者分享的話:
「每個動作都很簡單,只是我們假裝現在不會。想著每個動作都很簡單,就會真的很簡單。」

Read more

衝擊、崩毀、新的開始

衝擊、崩毀、新的開始

今天忽然發現我的生活當中,「衝擊、崩毀、新的開始」的循環不斷的出現。不止我自己體驗著這個循環,我的學生們、乃至於我生活的世界,這個循環似乎運轉得比以前更多、更快、更強烈。
我想,大概跟新的能量流進地球有關吧!之前好友M一直諄諄告訴我們「這股新能量是為了稀釋地球原先稠密的物質能量」,老實說,之前我還不太懂得「稀釋」會怎麼發生,大概是我的疑惑上達天聽,於是我開始反覆體驗這個新能量的衝擊。
我們總習慣擁有,任何的失去都讓我們會直接連結到失落跟悲傷。我們習慣性的覺得「失去=壞事」。可是直覺告訴我,這些無法抗拒的衝擊、隨著衝擊而來的崩毀,依然會持續的發生、持續的存在。
在每一次的崩毀跟失落中,我們能做的不止是哭泣或懊悔,仔細觀察一下那些失去,以及新能量的流入過程中,被沖走的其實是「真的注定要被沖走的」。
能留下來的,要不就是夠牢固,要不就是能跟新的能量結合、共振。將眼光拉長、拉遠來看,失去有時候並不是壞事,把焦點集中在「怎麼把新的東西拉進生活中」,適應新的狀態,才是我們能做的。

Read more

和過去的自己和解

和過去的自己和解

《你值得過更好的生活》一書提到,會出現在你的生活中的人,只有三種作用:
一、反應你對自己或自我信念的想法或感受。
二、跟你分享有支持作用的知識、智慧或見解。
三、讓某些事發生,在你的人生旅途中給你支持。
有時候我以為這根本少了一條,叫做「來你的生活找你麻煩、讓你一想到就頭痛」的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