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Doing or Being?That’s the Question!

Doing or Being?That’s the Question!

今晚接一個朋友的電話時,她說:「我真的覺得我要被你們催眠了!明明我現在工作不順,我心裡卻有個聲音一直在告訴我,這一切是為了一個更棒的目標、更大的美好,所以才這麼發生的。」
她的心裡還是有著舊的聲音:「唉呀人生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在工作崗位上忍個幾十年,退休之後如何如何……」可是新的聲音卻讓她以一種更泰然而自由的眼光,看待現狀。
然後這幾天看「荷光者」,看到最後一章時,驚訝的發現和我昨天的領悟不謀而合,只是「荷光者」文字更精準、理論更全面,我的比較像是靈光一閃之後,匆促記下的念頭。
說到光,那接下來就都用光來比喻好了。光行者其實應該是一種「Being」,而非一種「Doing」。只能「是」光,而不能「做」光。
如果每個人都是一支蠟燭,當你是點亮自己的蠟燭時,你就有光。當你是光,你做什麼都會帶著光、做什麼都會洩漏出光,光會感染靠近你的每一個人。就算你不稱呼自己是光,實際上,你就是光。

Read more

療癒無限好

療癒無限好

很早以前就想跟大家提這件事,關於療癒的重要性。
生活裡,有時候非常的平靜而順暢。我可能天生下等人還是犯賤怎的,老把平靜順暢這碼子事看成「遊手好閒」,總覺得每天要有功課!要有進度!要有奮鬥!這才是上進青年的象徵。
前一陣子Lach為了她的功課搞到肺積水住院,作業簡直衝到她鼻子前面似的要她做,我他X的竟然在這時候想著「哇好好歐~怎麼辦,我都沒進度,我也好想持續的療癒或進步!」
然後我的作業就來了,我佛慈悲……
我想說的是,每一個人都帶著自己的傷口,踽踽涼涼的向前行著。包含我在內,沒有人例外。

Read more

汗水後的平靜

汗水後的平靜

幾天前結束完整的一堂Ashtanga後,試著練習幾個比較具有挑戰性的後彎動作。回家的路上,居然有種「深刻的至樂」感。其實每次只要運動完,我都會發覺那天的連結指導靈效果特別好,能量特別充沛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很累,大腦休息之後就由潛意識來接管?
那天的至樂感前所未有,簡直像靈魂飛出身體一樣,整個人輕飄飄的。靈魂大概有一半是脫離肉體的吧……腳步非常的輕,世界很美好,整個人像是跟宇宙全部的平靜合而為一,非常、非常深刻的平靜。
那種至樂與狂喜完全無關,是一種深而廣的內在平靜,深刻到我走在非常吵雜的捷運站裡,都無損我對內在平靜的感受力。我甚至試著回想了幾樣愛吃的美食,然後發現跟我當下沈浸在其中的平靜相比,美食帶來的歡愉簡直小巫見大巫。
不需要美食、不需要任何物質,僅僅那個活著的當下,我就在平靜裡,就在天堂。
Teen’s 後記-

Read more

假裝現在不會

假裝現在不會

上Ashtanga時,每一堂課都有挑戰不完的Asana(體位法),每一個相同的動作,都會在反覆的練習當中,嚐到不同的力度及滋味。當我開始將那些沒做過(或者沒好好做過)的動作紮實的做好時,進步的速度因此快了起來。
有些動作無法完成,是因為沒有力氣;有些動作無法完成,則是因為不知道如何使用已經存在的力氣。值得慶幸的是,每一個動作只要能完成第一次,之後要再完成,都會變得簡單許多,我想,這就是「萬事起頭難」吧?
上課時,老師流暢的示範著Ashtanga特有的跳躍動作,一屋子學生只有兩個人跳得出來,老師微笑著說:「好,大家都會,只是假裝現在不會。」上二級的課時,老師一邊示範我還做不出來的手平衡動作、一邊解說。做完之後,笑瞇瞇的問我「簡不簡單?」我靦腆的抿嘴,笑得尷尬的搖頭。
同一時間,旁邊上了比較久的學生和老師很有默契的一起大點其頭,咬字清晰的說「很、簡、單~」。然後老師說了一句我想跟每個讀者分享的話:
「每個動作都很簡單,只是我們假裝現在不會。想著每個動作都很簡單,就會真的很簡單。」

Read more

衝擊、崩毀、新的開始

衝擊、崩毀、新的開始

今天忽然發現我的生活當中,「衝擊、崩毀、新的開始」的循環不斷的出現。不止我自己體驗著這個循環,我的學生們、乃至於我生活的世界,這個循環似乎運轉得比以前更多、更快、更強烈。
我想,大概跟新的能量流進地球有關吧!之前好友M一直諄諄告訴我們「這股新能量是為了稀釋地球原先稠密的物質能量」,老實說,之前我還不太懂得「稀釋」會怎麼發生,大概是我的疑惑上達天聽,於是我開始反覆體驗這個新能量的衝擊。
我們總習慣擁有,任何的失去都讓我們會直接連結到失落跟悲傷。我們習慣性的覺得「失去=壞事」。可是直覺告訴我,這些無法抗拒的衝擊、隨著衝擊而來的崩毀,依然會持續的發生、持續的存在。
在每一次的崩毀跟失落中,我們能做的不止是哭泣或懊悔,仔細觀察一下那些失去,以及新能量的流入過程中,被沖走的其實是「真的注定要被沖走的」。
能留下來的,要不就是夠牢固,要不就是能跟新的能量結合、共振。將眼光拉長、拉遠來看,失去有時候並不是壞事,把焦點集中在「怎麼把新的東西拉進生活中」,適應新的狀態,才是我們能做的。

Read more

和過去的自己和解

和過去的自己和解

《你值得過更好的生活》一書提到,會出現在你的生活中的人,只有三種作用:
一、反應你對自己或自我信念的想法或感受。
二、跟你分享有支持作用的知識、智慧或見解。
三、讓某些事發生,在你的人生旅途中給你支持。
有時候我以為這根本少了一條,叫做「來你的生活找你麻煩、讓你一想到就頭痛」的人。

Read more

光、愛、吸引力法則。

光、愛、吸引力法則。

基於每個地方的信仰不同,對於指導靈、訊息、天使這類的事情,總會有一些疑惑跟想法。就像我剛開始的時候,對於通靈一事也有很多的幻想跟恐懼。以下是一封讀者來函,我相信她的來信問出了很多讀者們的疑問(有些甚至連以前的我都擔心過),以下回答與大家分享。
Q1:吸引力法則和光行者、指導靈、等等,有什麼關係?
Teen’s A:
吸引力法則是宇宙法則之一,將吸引力法則應用在哪個層面,每個人可以自由選擇。所以有人專注在金錢及事業的顯化上,我則選擇了在靈性上運用吸引力法則。
如果你曾經讀過《秘密》的話,應該記得讓吸引力法則運作的基礎之一是「好心情」吧?好心情其實就是指你整個人的振頻很高。當你逃避、壓抑、抗拒、怨天尤人時,你心情好嗎?當你心中充滿愛時,你心情好嗎?高振頻和低振頻,一次只能選擇一個,你不可能既高又低、憤怒的同時還覺得心中充滿愛。

Read more

當我們面對別人的情緒

當我們面對別人的情緒

看舊日記的時候,發現曾經有朋友對我說過,我是她非常重要的朋友,因為我總會花時間安撫她的情緒。
再回首看到這句短短的話時,一方面被人稱讚,當然開心。二來,經驗告訴我,情緒的「被接收」及「被引導」有多麼的重要。原來,我早在不知不覺中,一直練習著接收、引導別人的情緒能量。
情緒如果不被接收,就會一直往潛意識壓進去,最後變成一觸即發的強大能量,觸發的時間及理由,變得難以控制。事實上,潛意識的力量就像暴風雨,只需要接受,它自然會退去。
整理舊日記的過程中,我從那些自己親筆寫下的文字裡,看見那些情緒很多的日子。我知道,幾年前在我身邊的每個人,都曾經很耐心的接受過我的情緒。願意接受別人的情緒,這就是一種好意跟善良。無論如何,我感謝每一位曾經接受過我的情緒的人。
在我們身邊的每一個朋友,沒有任何一位有義務要接收你我的情緒。當我們把情緒拋出去時,願意接住的人,都是好的;不願意接住你我的情緒,也只不過是做了個剛剛好的選擇,以前我會責怪對我沒耐性的朋友,現在則對於自己當時的怨懟感到十分幼稚。

Read more

半晴半雨。大安森林公園

半晴半雨。大安森林公園

昨天下午和朋友去了大安森林公園(←生平第一次踏進去)。想去公園,是因為之前有一天行經青田街時,聽見街邊的大樹被風吹動,樹葉沙沙的聲響在都市裡十分動人,抓到機會,遂與久未見面的朋友約去逛大安森林公園。
大安森林公園的樹木沒有我想像的高,我喜歡青田街四層樓高的樹。
在公園裡走了幾圈,和朋友聊了一下生活近況。昨天下午的天氣很奇妙,忽晴忽雨。太陽出來時我們就散步,雨勢變大就轉入涼亭,其實還蠻悠哉的。
我一直以為我喜歡海洋多過山、多過樹木,這一兩年倒是開始漸有轉變,覺得山跟樹木也很令人享受。可惜的是大安森林公園周圍四條大馬路,即便站在公園中間,仍然聽得見轟隆轟隆的車聲(朋友說那是環繞音效,走去哪裡都聽得到)。
聊天的過程中,朋友很有耐性的聽完我這一兩年的改變,她很好奇的追問我「妳到底怎麼開始這一切的啊?」,我隨著她的問題一直回想,才發覺那些悲傷的過往真的好遙遠,遙遠的像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