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预约制,不接受未经预约访客 - 10.00am-10.30pm

在我眼中的未知

在我眼中的未知

刚开始踏上灵性成长的道路时,正好是我人生剧烈转变的时期。那时候的我发现旧的生活尽是在完成别人的梦想,新的生活却一点头绪也没有,飘飘摇摇的,像没根的植物在水上漂。
看待未知时,我爸的恐惧比我还大。所以我从小认知到的人生目标,就是成为公立学校的老师或者公务员。对我爸来说,女孩子不适合从事这两个职业之外的任何工作,其他的可能性很早就都被修剪掉。
例如国一的周末时想要跟同学去打桌球,我爸怒冲冲的痛骂,要我「打得像陈静那么好才准去」(陈静是我国中时很有名的大陆桌球选手)。其实那时候我心里想的是「陈静也是从新手练习起的吧!」却不敢多说什么。
其他的我也忘了,总之,对于「稳定」的强大渴求推动着我爸,要求我进入从一上任就能稳定到65岁的工作里。我也就花了25年实践这个目标,到最后已经搞不清楚,究竟他是为了让我安定的生活,还是为了安他自己的心。
我也不怪我爸,他尽力的想要把我放在一个他觉得最安全的地方,我快不快乐或者内在的状态如何,他不是故意忽视,是真的无暇顾及。

Read more

Like rainbow over sky

Like rainbow over sky

最近其他层面没什么进步,运动方面倒是屡屡有所突破,感觉很像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征兆,啊~
不知怎的开始非常喜欢近于Body Jam风格的课程,即便跳得并不好,我仍然很热衷。那种在地面上大幅移动、轻巧花俏的舞蹈风格,那样的迷人。
上这类的课流很多汗是必然的,但今天除了流汗之外,我忽然觉得我的身体延伸到了更远的地方。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像是靠近躯干的部分有些羁绊松开来,我可以把手向外伸到底、把脚大步的迈出去。
这才发现我拘谨了好久,没有体验过真正的延伸,不会明白自己活在怎样的拘谨里;像是身体忽然自由了,灵魂带着肉体跳舞的奇妙感。
当下觉得自己「超越了运动或健身,是真的在享乐」,连灵魂都乐在其中,完全因为好玩而跳舞,前所未有的经验。也不是说以前不好玩哪,只是境界不同。

Read more

Doing or Being?That’s the Question!

Doing or Being?That’s the Question!

今晚接一个朋友的电话时,她说:「我真的觉得我要被你们催眠了!明明我现在工作不顺,我心里却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了一个更棒的目标、更大的美好,所以才这么发生的。」
她的心里还是有着旧的声音:「唉呀人生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在工作岗位上忍个几十年,退休之后如何如何……」可是新的声音却让她以一种更泰然而自由的眼光,看待现状。
然后这几天看「荷光者」,看到最后一章时,惊讶的发现和我昨天的领悟不谋而合,只是「荷光者」文字更精准、理论更全面,我的比较像是灵光一闪之后,匆促记下的念头。
说到光,那接下来就都用光来比喻好了。光行者其实应该是一种「Being」,而非一种「Doing」。只能「是」光,而不能「做」光。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支蜡烛,当你是点亮自己的蜡烛时,你就有光。当你是光,你做什么都会带着光、做什么都会泄漏出光,光会感染靠近你的每一个人。就算你不称呼自己是光,实际上,你就是光。

Read more

疗愈无限好

疗愈无限好

很早以前就想跟大家提这件事,关于疗愈的重要性。
生活里,有时候非常的平静而顺畅。我可能天生下等人还是犯贱怎的,老把平静顺畅这码子事看成「游手好闲」,总觉得每天要有功课!要有进度!要有奋斗!这才是上进青年的象征。
前一阵子Lach为了她的功课搞到肺积水住院,作业简直冲到她鼻子前面似的要她做,我他X的竟然在这时候想着「哇好好欧~怎么办,我都没进度,我也好想持续的疗愈或进步!」
然后我的作业就来了,我佛慈悲……
我想说的是,每一个人都带着自己的伤口,踽踽凉凉的向前行着。包含我在内,没有人例外。

Read more

汗水后的平静

汗水后的平静

几天前结束完整的一堂Ashtanga后,试着练习几个比较具有挑战性的后弯动作。回家的路上,居然有种「深刻的至乐」感。其实每次只要运动完,我都会发觉那天的连结指导灵效果特别好,能量特别充沛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累,大脑休息之后就由潜意识来接管?
那天的至乐感前所未有,简直像灵魂飞出身体一样,整个人轻飘飘的。灵魂大概有一半是脱离肉体的吧……脚步非常的轻,世界很美好,整个人像是跟宇宙全部的平静合而为一,非常、非常深刻的平静。
那种至乐与狂喜完全无关,是一种深而广的内在平静,深刻到我走在非常吵杂的捷运站里,都无损我对内在平静的感受力。我甚至试着回想了几样爱吃的美食,然后发现跟我当下沈浸在其中的平静相比,美食带来的欢愉简直小巫见大巫。
不需要美食、不需要任何物质,仅仅那个活着的当下,我就在平静里,就在天堂。
Teen’s 后记-

Read more

假装现在不会

假装现在不会

上Ashtanga时,每一堂课都有挑战不完的Asana(体位法),每一个相同的动作,都会在反复的练习当中,尝到不同的力度及滋味。当我开始将那些没做过(或者没好好做过)的动作扎实的做好时,进步的速度因此快了起来。
有些动作无法完成,是因为没有力气;有些动作无法完成,则是因为不知道如何使用已经存在的力气。值得庆幸的是,每一个动作只要能完成第一次,之后要再完成,都会变得简单许多,我想,这就是「万事起头难」吧?
上课时,老师流畅的示范著Ashtanga特有的跳跃动作,一屋子学生只有两个人跳得出来,老师微笑着说:「好,大家都会,只是假装现在不会。」上二级的课时,老师一边示范我还做不出来的手平衡动作、一边解说。做完之后,笑瞇瞇的问我「简不简单?」我腼腆的抿嘴,笑得尴尬的摇头。
同一时间,旁边上了比较久的学生和老师很有默契的一起大点其头,咬字清晰的说「很、简、单~」。然后老师说了一句我想跟每个读者分享的话:
「每个动作都很简单,只是我们假装现在不会。想着每个动作都很简单,就会真的很简单。」

Read more

冲击、崩毁、新的开始

冲击、崩毁、新的开始

今天忽然发现我的生活当中,「冲击、崩毁、新的开始」的循环不断的出现。不止我自己体验著这个循环,我的学生们、乃至于我生活的世界,这个循环似乎运转得比以前更多、更快、更强烈。
我想,大概跟新的能量流进地球有关吧!之前好友M一直谆谆告诉我们「这股新能量是为了稀释地球原先稠密的物质能量」,老实说,之前我还不太懂得「稀释」会怎么发生,大概是我的疑惑上达天听,于是我开始反复体验这个新能量的冲击。
我们总习惯拥有,任何的失去都让我们会直接连结到失落跟悲伤。我们习惯性的觉得「失去=坏事」。可是直觉告诉我,这些无法抗拒的冲击、随着冲击而来的崩毁,依然会持续的发生、持续的存在。
在每一次的崩毁跟失落中,我们能做的不止是哭泣或懊悔,仔细观察一下那些失去,以及新能量的流入过程中,被冲走的其实是「真的注定要被冲走的」。
能留下来的,要不就是够牢固,要不就是能跟新的能量结合、共振。将眼光拉长、拉远来看,失去有时候并不是坏事,把焦点集中在「怎么把新的东西拉进生活中」,适应新的状态,才是我们能做的。

Read more

和过去的自己和解

和过去的自己和解

《你值得过更好的生活》一书提到,会出现在你的生活中的人,只有三种作用:
一、反应你对自己或自我信念的想法或感受。
二、跟你分享有支持作用的知识、智慧或见解。
三、让某些事发生,在你的人生旅途中给你支持。
有时候我以为这根本少了一条,叫做「来你的生活找你麻烦、让你一想到就头痛」的人。

Read more

光、爱、吸引力法则。

光、爱、吸引力法则。

基于每个地方的信仰不同,对于指导灵、讯息、天使这类的事情,总会有一些疑惑跟想法。就像我刚开始的时候,对于通灵一事也有很多的幻想跟恐惧。以下是一封读者来函,我相信她的来信问出了很多读者们的疑问(有些甚至连以前的我都担心过),以下回答与大家分享。
Q1:吸引力法则和光行者、指导灵、等等,有什么关系?
Teen’s A:
吸引力法则是宇宙法则之一,将吸引力法则应用在哪个层面,每个人可以自由选择。所以有人专注在金钱及事业的显化上,我则选择了在灵性上运用吸引力法则。
如果你曾经读过《秘密》的话,应该记得让吸引力法则运作的基础之一是「好心情」吧?好心情其实就是指你整个人的振频很高。当你逃避、压抑、抗拒、怨天尤人时,你心情好吗?当你心中充满爱时,你心情好吗?高振频和低振频,一次只能选择一个,你不可能既高又低、愤怒的同时还觉得心中充满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