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预约制,不接受未经预约访客 - 10.00am-10.30pm

与疾病有关的两件小事。

与疾病有关的两件小事。

一、
前几天和一个朋友见面,对方不免俗的问起我最近在干嘛。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很自然的把光行者的工作内容说出口。朋友听完之后,不但没有转移话题或夺门而出,反而饶富兴味的说起他最近的症状。
「我前一阵子嘴里一直有破洞,去看中医,中医只叫我多喝水、早点睡、少生气,我原本也以为是因为自己准备国考,所以火气大嘴巴破。可是,当我把中医交代的事情都做到之后,我的嘴还是破,而且破跟痛的程度,已经造成我生活的困扰了,我很确定……这一定是心理的部分有事情没完成。」
当时我们两个人在StarBucks,我灌下Venti尺寸的星冰乐之后,向店员要了温开水喝,当场就边喝、边替朋友稍微收了一下讯息。收回来的讯息,大约和「生存压力太大,对于生存有限制性想法之类的」有关(连结完就忘记了)。
如果这位朋友实践了指导灵的叮咛,嘴破真的有改善,再来与大家分享。

Read more

通往光的列车,需要转搭。

通往光的列车,需要转搭。

几个月前,我的连结指导灵技巧还没有那么纯熟时,我会在MSN上,帮朋友短暂的收一点讯息回来。某一次和大学时代的室友聊天,她问起了工作方面的问题:「我还要多久,才能升上经理?」
这个室友是个聪明能干又伶俐果决的OL,从助理升到课长的速度,据闻已经算是公司在全台所有分店中,数一数二的(她是国内大型连锁量贩店主管)。问这个问题时,她才刚调店加薪没多久,算是小幅度的升官。
她的指导灵直接反问:「依照妳升职的速度,根本不需要问这个问题啊!除非妳升官,是为了得到某些跟薪水、职称无关的东西,妳自己想想,透过升官为手段,妳想得到的究竟是什么?」
此时,室友有些疲惫跟无奈的声音传来:「只要让我赶快升到经理,我就可以不用被别人外行指导内行,我也不需要跟一些实力落差太大的人一起做团队工作,大部分的事情,我都可以自己作主。」停了一下,她说:「我想要被尊重。」
我一边听着室友的声音,一边将指导灵的讯息带回来:「所以,你想升官其实是为了得到尊重。升官,是你被尊重的手段、踏板而已,是吧?」室友毫不犹豫的说了「是啊!」

Read more

God Box

God Box

前几天我刚结束了一个暑期的教学课程,心里对于收入少了一笔有些不安,于是我拿出大天使神谕卡,抽出了「生命的回顾」和「丰足」两张卡片。翻开Guidebook,我自己解释为「要疗愈自己、跟随直觉,才能够得到丰足」。
过几天和奥林匹克好友M聊起这话题,M以直觉告诉我:「你记得你开始专注在服务与灵性成长之上有多久吗?大概半年对吧!我问你,你真的有因此穷困潦倒、流落街头吗?」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不但没有,我的存款其实还增加了……人也变得更健康,生活还顺畅得多,灵性成长更是突飞猛进,还多了好多光行者伙伴……」
M在网路那端笑出声音来,说:「天使要你回顾生命,其实是要你回顾这半年多来的成长吧!你看你在半年的时间内,改变有多大?天使们希望你能够深深的体会,你真的是被他们抱在臂弯里照顾,当你专注在灵性成长以及服务上时,你一定会受到他们的眷顾。」
然后他跟我分享了一个新玩意儿:God Box。M说根据他抽到的天使卡,原始的God Box作法是「请天使带你去买个你觉得很特别的盒子,木盒子也可以。盒子拿回来之后,你可以很慎重的告诉上帝及天使,你会把你害怕的事情、负面情绪全都放进这个盒子里,让上帝和天使全权接手。使用时,把你害怕的事情跟负面情绪写在纸上、放进木盒中,然后把盒子冰进冷冻库,你的负面情绪及恐惧会因此『freeze』!」

Read more

读者来函-聊一个不在场的人。

读者来函-聊一个不在场的人。

读者来函询问:
是否可以谈论、评论别人的呢?如何不这样做,却有保持谈话呢?有时候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自然就会聊到朋友的事,然后就会谈论起这个人的是非与故事,那不想去评断别人的时候,讲的话却又会变得含糊了,就会敷衍的带过去这样子,还是评断人的时候,是要很平静的这样?还是说不针对这个人?
Teen’s回复:
此时此刻,从低到高各式各样的振频,同时存在我们的空间中。打个比方,就像是广播电台一样,空气里充斥着各种不同波长的频率,我们能做的,就是调整自己的频率,打开我们的接收器,然后跟某一个频率共振。跟低频共振时,就无法跟高频共振,反之亦然。
我们的每一个念头都发出了某一种频率,说话的时候也一样。我们可以选择正面的、积极的话语,也可以选择负面的、消极的话语。我也想请每一位有相同疑问的读者想一想,谈到不在场的人时,除了谈论该人的是非/故事/评断之外,真的没有别的话题了吗?

Read more

披着助人外衣的傲慢。

披着助人外衣的傲慢。

「当我们驱除其他魔鬼之后,骄傲之魔就会悄悄的出现。」-《踏上心灵幽径》
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时,我只是觉得「噢,还蛮有道理的!」后来发现这句话真是太实在了,彻彻底底的真话一句。
我一直相信连结指导灵、远距能量调愈之类的感应力,是每个人都有的能力,只是大部分人久没有练习,就忘了。我也曾经忘了几十年,重新开始练习之后,渐渐就恢复。有点像学着说法文,舌根颤音之类的,刚开始可能说不出来(因为悬壅垂闲置太久),多练习几次,就发得出美妙的颤音。
身边有的朋友认为这类的感应力不如我所想的,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能力,他们认为You are the chosen one,这是特别的天命。然后提醒我「不要替他人解决问题、扛业力」,理由是「因为你有能力,所以那些会找上你,他们知道你有能力解决」。
也有朋友会告诉我,他们替谁扛了业力、又替谁解决了什么事情,结果不小心被缠上,不是肩痛就是头晕,但是能力愈强责任愈大,所以也就认份的摸摸鼻子,继续忍着身体的不舒服,帮人免费扛业力,算是结缘。我当时只是十分不解的问了一句:「如果你的功课只有你自己可以做,那你又怎能把别人的功课拿来做?」

Read more

读者来函-「耐心」,要多久?

读者来函-「耐心」,要多久?

读者来信询问:有几位身心灵工作者协助我与我的指导灵沟通,不约而同的都提到一件相同的注意事项,就是「要有耐心」。但是,我真的好想知道,耐心是多久呢?
每次我都是问工作,也过了一年多了,我还是找不出一点头绪,想到存款越来越少这件事情,我就开始慌张, 请问你会有这样的疑问吗?「耐心」是多久呢?
当我点开这封信时,一时间有种看见「过去的自己」的感觉。我当然有过这样的疑问、经历过这样的挣扎,不只我,问了其他的朋友,才知道大家都有这样的挣扎。我相信现在也不只这位版友,一定还有其他的版友也正在为了这个问题所苦。
几经考虑,我决定将回信的内容发表在部落格,在这里我也顺便鼓励大家,发问的话尽量留在部落格文章回应处,我相信不只我会回答,还会有其他的读者想要一起加入讨论,效率会更棒喔!
关于你的问题,我从「内在」跟「外在」两个部分-

Read more

Angel’s Wings

Angel’s Wings

DSC00603.JPG
「God is watching over us in His special way;He sends us each an angel to guard us night and day.」
无意间在我的抽屉里,发现一支几年前在公馆校园书坊买的书签。蓝紫色的底,上面写着美好的句子,白色的线条勾勒著天使。背面也还有字:
「He will cover you with His feathers, and under His wings you will find refuge…」
DSC00604.JPG

Read more

不隐瞒的生活

不隐瞒的生活

写部落格之初,我也没想过「我的挣扎真的可以被部落格友们看到吗?他们看到我那么懦弱会怎么想?他们会不会觉得我不够格当个光行者?」之类的,一来是从S部落格连过来的读者们,大多数应该也都看过我早期的文章,二来,我不觉得这些挣扎或懦弱,有什么好捍卫或见不得光的。
就像吸引力法则所说的,我们发出什么样的能量,就会为自己吸引来什么样的人。作为光行者,我知道自己的懦弱与恐惧,也承认自己心中还有些角落没有光,我接受自己其实是需要帮助、也还需要为自己的进化付出的,被我吸引来出现在我面前的学生或读者们,才会是愿意自助天助的。
愿意自助天助的人,当我跟他一起发光时,他才愿意张开眼睛,看清那条被照亮的路。
防卫或隐瞒,其实就是让你假装成你不是的人。下次不小心开始防卫自己或隐瞒自己时,试着点亮自己的意识之光,想想看「我为什么需要隐瞒/捍卫这件事情?」当你开始活得不隐瞒也不防卫时,生活会轻松很多,你也会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光度变得更亮,因为你不需要把某一部份的自己藏起来了嘛!
当我无法看清自己的全貌时,我会观察来到我身边的人,因为他们就是我内在的反应,就是别人看见我的模样。也祝福每位读者观察自己身边的人事物之后,愉悦的发现自己身边充满了和平而宁静的能量。

Read more

先是你自己,然后才是我。

先是你自己,然后才是我。

最近妈妈对于我是光行者一事接受度愈来愈高,之前我一直不好意思替她连结指导灵,都只对她做远距能量调愈。直到今天,妈妈对我嚷着她胸闷,等不到晚上了,要我立刻帮她整理一下能量场。妈妈都亲自来房间挖我去客厅了,当然不能推托,使命必达!~~
阅读能量场时,我发现妈妈会胸闷,是因为她的胸口上堆积了好多的压力跟忧虑。以往都是由我替妈妈搬开这些沈重的石块(我看见的象征画面就是石块),但今天不管我怎么搬,妈妈的胸闷没改善就是没改善。
无计可施之余,我开始接收妈妈的指导灵传来的讯息。以前要开口对妈妈说出「妳的指导灵要妳怎样怎样」比登天还难,今天我却顺畅的直接对妈妈转述指导灵交代她要练习的事情。原来,我帮妈妈搬开那些忧虑只是治标,要治本,除非妈妈自己停止一直搬石头来往自己心上压。
我流畅的左一句「妳的指导灵说怎样怎样」,右一句「妳的指导灵要妳干嘛干嘛」,我妈居然听得很认真,当我转述指导灵教她的一些技巧时,她也从善如流的跟着比划了几下。结束之后,我跟妈妈在厨房里聊天,她有感而发的说:「这样可以帮助别人,真的是很好啊!」
我不假思索的说:「啊,我不觉得我在帮助别人耶!」

Read more

谢谢你们,陪我做功课

谢谢你们,陪我做功课

《灵魂的旅程》一书提到「地球是一所学校,只有勇敢的灵魂才会坚定的来到这里」这句话所言不假。就像当学生的时代,周周有小考,小考一阵子之后,学校就会送来个大考,确认你真的学会了这个课题一样,我也刚结束了一个自己的大考。
详细的内容就不必提了,简单讲,我遇见了一场责难,刚开始我一直在心里对责备我的人说:「你有功课要做!你!你要练习著不把自己的负面情绪丢到别人身上!」大家应该都听得出来,以上那一串想法就是抱怨哪!只要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无论语言包装得多么冠冕堂皇,抱怨就是抱怨。
受到责难的前三天,我的小我不停的在我脑袋里反复唱着上面那串戏词,即使大天使们已经送了「慈悲」的讯息给我,怕我受伤吃亏的小我仍然不肯罢休,一直在我脑海中帮我列出足以驳倒对方的台词,企图帮我吵赢这一架。
大约到了第四天,我才发觉这场责难是上天给的大考。像是从葡萄顶端轻轻的把皮剥掉一样,我把包装着考题的外皮剥掉,才发现用责难包装着的,其实是一串等我做决定的选择题:「妳愿意放下对金钱的忧虑吗?妳做选择时总觉得自己应该要取悦身边的人吗?妳面对愤怒时,还能冷静自持、保有大我吗?」
这些,都是我过去曾经有过的经验。之前一眼就能看破的小考,我都顺利的通过了,大约是之前小考成绩不错,宇宙就送来一个稍微拍了我一下的小浪头,看我是否能站稳脚步,或者立刻害怕的落荒而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