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力与吸引力法则

 

Teen您好

我们今生做的每一份工作都是生命蓝图中已经计画安排好的吗,还是由当时自身的频率吸引来的呢?

***

不只是工作,甚至是生命中的每一刻,都适合这个问句:「究竟是安排好的,还是当时自身频率创造的?

 

我是这样理解生命中的各种境遇的:

 

某些非常重要的转折或时刻,确实是业力和生命蓝图无可改变的设定,当这种“unstoppable”(即,不可抗拒)的时刻降临时,我们无法选择外在的情境,只能选择以何种内在的心境去面对。于是我这样对自己承诺过:

 

无论外在的境遇是快乐或是艰难,我都会用热情去拥抱每一个当下。

「活在当下」和「及时行乐」的差别,就在这里。有些「当下」无聊、堪忍的,甚至是令人心碎与亟欲逃开的。我对活在当下的理解是「以开放的心与态度,不期待也不预设的拥抱每一个情境。若是这一刻若是很快乐,我就张开所有的毛细孔去体验那快乐;当下很痛苦,我也张开每一个毛细孔,进入那痛苦之中,体验那痛苦。」

 

「当下」一转眼就变成「过去」了,而「未来」一直都没有来(所以才叫未来啊!未是「还没/尚未」之意。未来,就是「还没来的」)。若是我们一直用过去的经验来预期当下、一直把过去的旧经验投射到当下,那……我们也不过就是一直活在过去的回圈里,既没有抵达当下,未来,也真的从‧来‧没‧有‧来……

 

这就是为什么「以开放的心与态度,不期待也不预设」是必要的前提。只有做到这一点,未来才真的来得了。

 

及时行乐一点也不活在当下,还正好相反,是逃离每个我们不喜欢、不享受、不接受的当下,无论是透过外在物质的刺激与转移注意力(喝酒/嗑药/性爱,或者,滑手机?),还是陷入自我欺骗的幻想中,就在我们误以为自己无能为力与逆境共处时,当下已经悄悄的溜走无数次。

 

我的瑜珈老师有一段时间很常说这句话:「Everything is temporary.」我总觉得这句话就是《金刚经》的最后四句: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痛苦的,快乐的,都只是暂时,都会过去

至于那些使我们无法敞开心、无法控制的投射和预期未来的习惯是从哪里来的,就是基因跟模因。

 

我在想,第一类无可改变的事件,试着改变的,会不会是我们被「基因」与「模因」不自觉限制着的无觉知之处呢?灵魂想要自由,于是创造某些事件,锻炼我们的力量,让我们能有力量放自己自由?

 

我想,目前我可以提出的结论是这样:

 

不管是你的每一份工作或是任何人生中的时刻,无论是灾难或疾病,都是为了治愈、平衡与学习而来,别无其他。这样,这份工作是不是业力吸引而来,好像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