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苦中不知苦。

这段时间做的,不过就是看清楚自己生活所循的轨迹,是由习惯、命运和觉知互相影响出来的。

 

这几周我对于「身在苦中不知苦」这句话格外有感。

很庆幸几个月前,我决定暂停所有的工作,让自己慢下来。因为慢下来,并且离开原本运作得顺畅到几乎不用思考的排程,我才有机会得已重新感受一下:「我做这些到底是为什么?」而这段时间做的,不过就是看清楚自己生活所循的轨迹,是由习惯、命运和觉知互相影响出来的。

这礼拜片段片段的写下一些想分享的东西,主要是关于如何借由能量、时间和精力的管理,让改变顺利发生的练习与心得分享。写来写去,总觉得每一片资讯都很好,却找不到主轴跟架构。

毫无头绪地对着文件档东写西写了一个多礼拜,早上内观的时候主轴才浮现出来——

我一直试着从能量管理的角度切入,可是事实上,这一年我都在体验跟修复我的神经紧绷跟负荷过重的问题。

 

不觉得自己痛苦,这个痛苦就不会结束,真的是「身在苦中不知苦」。

一段时间之前,朋友帮我做了一次个案,特别提醒我:

「你不是神经大条,正好相反,你神经很敏锐,长时间资讯负荷超载和过劳,让你神经麻木跟断线,所以你对自己的感受才会慢好几拍。

你想事情速度真的很快,但是长时间让脑神经负荷超载,反而会因为不小心把太多能量花在想上面,结果等到要做的时候,已经没力气了。

在古早年代,原始人类如果在森林里遇到猛兽,人们转身逃走的过程中心脏怦怦跳的,但是到了水边,他们躺下来,心跳和神经系统就会复原;可是在现代社会,连电视新闻都充满了刺激性,于是现代人就一直处在无法放松的神经紧张状态当中(注一)。

你的身体僵硬也是从这里来的,因为下意识一直受到外界的刺激,会觉得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你要试着保护自己,设法降低外界的资讯对你的刺激及干扰,然后我们来看看会有什么样的转变。」

从他提醒我之后,我就开始观察跟处理自己神经紧绷的状况,并进行一连串的保护自己、降低外界干扰降低实验。

仔细观察并记录之后才发现,以前因为对自己的状态麻木,没注意过自己神经的负担很大,也就不觉得自己有问题、活在痛苦的状况中。不觉得自己痛苦,这个痛苦就不会结束,真的是身在苦中不知苦。

早在2010年第一次上扩大疗愈初阶时,我就学过神经系统的修复,以及神经系统和诚信之间的关联;更别说今年的新增一日课,多了一大堆篇幅,全都在讲神经系统。去年参加瑜伽师资200小时训练时,老师也多次在体位法、呼吸法的练习中讲到让神经放松并柔和的伸展的重要性。可是,只要不觉得自己苦,感受不到自己是痛苦的,即使看再多、听再多神经系统的事情,接收到再多的技巧跟资讯,都无法改善自己的生活。(注二)

这段时间暂时的远离了已经习惯成自然、自动运作的生活,才发现自己一直有未察觉的苦。命运对我也蛮好的,好像这一年就带着我去认清自己的苦,正视自己的苦,接受「我其实并没有解决生活中的苦」这个事实,不管我察觉得早或晚,命运仿佛就这样牵引着我,朝着渐渐不苦的方向去。

苦不是说我不幸福,苦是指「无法放松的状态」。这一年所遇到的人,听到的资讯,接收到的讯息,做的各种改变,都跟修复我的神经系统有关。

一开始,我安装了纪录手机和电脑上网时间、使用状况的软体(注三)。这类程式运作一段时间之后,归纳出了我使用3C产品的模式,这才发现,网路和3C产品浪费掉的时间,和引我分心的状况,比我所以为的还要多得多,超多。

于是我狠下心来,设定每天只能使用手机2小时,时间一到手机就会被锁定;电脑则是详细记录每日的使用状况(上网多久、打开哪些程式多久)。过程中我很强烈的感受到自己在戒掉手机和网路,下定这决心之后,发生了一件蛮妙的事情——

减少手机用量的第一天,我的胃纠结僵硬到从外面摸起来,跟石板一样,朋友问我怎么了,我当时的形容词是:「我觉得有颗石头卡在胃里。」自己做阿育吠陀的肠胃洁净法也没用,练瑜珈也弯不下去,饭也不用吃了。后来没办法,只得找治疗师帮忙,接受了一次阿育吠陀的Shirodhara个案(注四)。油滴在额头上的过程中,胃痛一度蔓延到整个胸口和身体侧面,连腋下都痛,然后一路痛到背后。

奇怪,油滴在头上,为什么是胃痛在蔓延?

我后来想了想,应该是脑神经受到的刺激开始减少之后,身体才有足够的能量可以开始处理太阳神经丛的压力和感受。平常可能光是脑神经就吃掉所有的注意力跟记忆体,以至于太阳神经丛就是一个长期以来分配不到资源跟预算的地方,好不容易脑这边释出一些资源,腹部的神经丛也可以开始复原。

 

 「松开你的神经系统,你会比较能感觉得到自己的感受,也会比较表达得出来,肩颈也就不会那么紧了。」

少用网路和3C产品之后,我确实觉得生活品质变好,于是也就积极地继续实验和练习管理精力及注意力的生活习惯,所以后来才有了「电子邮件回信不超过5句话」和「24小时之内只会检查一次电子邮件」的改变(因为我每天只能用手机120分钟啊!)。

前几周,我待在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进行吠陀经典的研习。这次的吠陀经典与人体的能量管理有关,课堂中当然也讨论到很多很多很多关于亢达里尼能量的修炼及本质,几周下来,对亢达里尼能量的理解不只跳一级,是连跳好几级……(注五)

脑袋塞满各种新资讯不说,这些资料根本不用肖想中文了,连英文资料都非常少。为了搞定吠陀经典,我行李箱里还多了一本梵英吠陀辞典(还不是一般的梵英辞典咧),K书K到差点K掉我一条命。然而,身体确实也在古老经典的具体练习步骤中,感受到精微体转变后开始影响肉体。

我跟亲近的朋友开玩笑说过,我的特异功能是想忘记谁就忘记谁,想忘记什么就忘记什么XD,其实是记性不好。但就像〈因为人,一切都变得美丽〉里写过的:

「所有的事情都因为记忆过筛,而变得美丽。即使是当下觉得痛苦、愤怒或失落的事件,到头来,也会觉得在其中得到许多。我变得常常处在幸福而感恩的心情中,常常觉得我的人生很被祝福。」

我忘记很多事情,但就我还回想得出来的片段看来,命运跟神始终都把我照顾得很好,只有我没把自己照顾好。

理解这点之后,很多事情我就不急了。

 

 

急,其实就是从当下分心、想着未来了。与其急,不如让自己有效率的生活。
很肯定的认知到自己是有效率的人,知道自己做得到、做得完,就不会急,也是一种活在当下。

吠陀经典的老师说:「开悟,指的是你有能力更好的运用能量,把能量用在创造美好和幸褔的生活上。」(注六)这段时间我虽然教课跟做个案都停了,但确实感觉到我把大量的注意力集中在创造跟体验上,理论看似减少,但实际上应该是又教又学这么多年,我所喜爱的价值观终于浸透到我的生命里。

我想,今年教课会在理论性的灵性法则与实务的落实生活之间,找到更好的平衡吧!

注一:他说著到水边躺下来的那一段时,不知为何,我联想起圣经诗篇23说的「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或许圣经这里说的,是指当人们心中对自己的命运有了安全感,就能真正的放松下来?

注二:写到这里有点羞赧,因为我不只学扩大疗愈跟练瑜珈,我都还教扩大疗愈跟教瑜珈了,可是即使是教课,也还是有盲点;庆幸的是,这些学过的东西,会因为察觉到自己的盲点,而更加落实在生活中。

注三:手机上我用了MomentForest的软体,电脑上则用了RescueTime

注四:Shirodhara Massage一看图就知道了,即阿育吠陀将温的草药油滴在额头上的疗法。

注五:好消息是,我接收到很多跟亢达里尼能量有关的资讯,所以亢达里尼灵气会有大更新;另一个更好的消息是,既然学到了新的东西,我就会坚持要搞清楚之后才能教,所以亢达里尼灵气的课近期之内(我想大约一年内吧)不会有工作坊。

阿育吠陀灵气则因为课程设计和特质的缘故,所以不用等那么久,三阶也会顺利设计出来,只是也还是要让我把新的东西吸收完才行,sorry,个人坚持,我不想只是像学舌鸟一样复诵听到的东西出来给大家听。

注六:所以今年的光的课程初阶班另外有指定课外读物,光课课本是理论,在生活中如何落实理论则有其他的具体步骤。

小记:

我跟朋友说:「诶,吠陀经典已经够难了,85岁印度老师的英文,让我在课堂上死了又死、死了又死耶!」

友曰:「85岁+印度,听起来就是很不妙的英文组合啊!」

吠陀经典研习过程中,听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同修分享他们在课堂上或自己的生活中,在自己和学生身上观察到的各种亢达里尼能量的状态和练习心得,真的觉得好有趣!这种事真的不能闭门造车,因为同修讲了很多我从来没遇过的状况,大家也讨论了好多我从来没想过的问题。

某个同学问:「我们如何能确定亢达里尼能量真的上升了?」

老师回答:「亢达里尼能量的上升,会烧毁小我的侷限,并将小我如同炼金般的转化与提升。亢达里尼能量真的上升的话,一个人的思、言、行都会有明确的改变,明显到不可能被误认或错过。一个人如果思、言、行一点都没变,他却自称他的亢达里尼能量已经苏醒,那摆明了就是他在幻想。

另外有个同修在课堂上传纸条问了一个问题,老师唸出来以后,全班大笑:「Once kundalini awakening, can it go back to sleep?(如果亢达里尼醒来了,可以叫他回去睡吗?)」

所以呢?你们觉得可以吗?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