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预约制,不接受未经预约访客 - 10.00am-10.30pm

Just a Lightworker.

Just a Lightworker.

我愿成为能够在身、心、灵三方面都能与学生共行的光行者,一起找到通往健康与自由的那条路,不管是身体,或是心灵的健康和自由。
在我能够以淡定的口吻说出这句话之前,无数次想要转头跑回旧生活的冲动,在我的心头上演了整整一年。灵性成长的过程中,有喜悦、欢快、有成就感,但也有苦恼、疲倦,以及挫败。
非常挫败的时候,我会想「我当初到底是为了什么,义无反顾的就这样冲进光行者的领域来?」刚开始接触这些知识时,只觉得自己有太多要学的东西,有太多要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的内在那些需要打扫的角落,全都浮现出来;我需要学会的生命课题,全都加速涌入我的生活。
这时候我才明白,所谓的灵性成长,并不是轻飘飘软绵绵的说些爱啊和平宁静什么的,就可以随心所欲;更不是以一种清高的姿态,在蒲团垫上盘腿一坐,就能成为挥手渡众生的高人大师。
前两天下大雨的时间不得不出门,即使撑了伞,走进雨里两分钟,我的裤脚还是湿透了。当时不但下雨,还打雷闪电,我忽然意识到「是啊,这不就是光行者的工作吗?」雨水在天上当云当得好好的,干干净净又漂亮,偏偏甘愿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态下坠,混进泥土吻着地,成为孕育大地生命的力量。

Read more

Come out of the closet.

Come out of the closet.

无论现在的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我都能从其中感觉到妳对我的爱与关心,能够在这一生不停的叫妳「妈」,是我以前几十年的幸福,也是我往后几十年的幸福。对我来说,妳跟老爸过得好,永远是我最诚挚的愿望(虽然我有时候会忘记这个愿望)。我第一次有那种「不求什么,就是希望对方过得好」的强烈感觉,就是对妳跟老爸而发的。
我知道,有时候妳讲的话,是妳的小我用恐惧领着妳说的。妳一直怕我全职投入「不是公立学校老师或公务员」的任何职业,所以妳总是泼我冷水,说远距能量疗法没有用、说我不是这块料。
我不会用我的小我跟妳针锋相对,因为我知道妳只是怕我以后过得不好,妳正在用妳熟知的方式保护我。但是,妳也看见我这几年的改变了,妳喜欢我的改变,不是吗?我变得比以前成熟稳重、比以前优雅大方,最重要的,我比以前慈悲、宁静、更有爱。
如果现在的我比以前的我有智慧,妳为何总希望我能完成高中时许下的愿望(当个老师),而不愿意相信现在的我,新找出来的生命目标呢?现在的我做的决定,只会比以前做的决定更好。
改变就像骨牌一样,我不可能脱胎换骨的成长之后,独独留下了10几年前的人生愿望没变。骨牌批哩啪啦的倒下时,我们都只是顺流其中、接受,并且臣服,希望跳过某一张特定的骨牌不倒,还要其他的骨牌倒成妳想要的样子,这不是很不自然吗?

Read more

情绪的逃生梯-吃

情绪的逃生梯-吃

念中文系的时候,忘记在哪里看过这样的一段话,大意是说中国文学凡是讲到吃,总是最快乐最欢愉的桥段,因为「吃」象征的是一种丰足而饱涨的情绪,仿佛只要能吃,那些天灾啊战乱人祸,都遥远的像一场梦。这样的特质,似乎深深的写在我的基因里,当我情绪不高昂的时候,我就想吃,当我情绪低落时,更想吃。吃,就像是建筑物外面的防火逃生梯,让我能从负面情绪的浓烟烈焰中,安然的脱身。
我用吃从情绪中逃生的资历大约有10年之久,并没有把自己累积成一个胖子,是因为我吃得份量不多,却吃得非常不健康。24、25岁左右时,过著「午餐吃炸鸡,晚餐吃盐酥鸡」的生活,毫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什么不对;连着两天吃「吃到饱」,更是家常便饭。平常不喝水,喝很多很多的手摇饮料,那时候一个人住在南部,花费很低,几十块钱可以买两大杯的绿茶或清茶或乌龙,在家冲即溶饮料来喝,就是白开水从不入口。
心情很不好的时候,就会去吃一餐「在我心中十分难得的美食」,大部分是日式料理,骑30公里的摩托车去吃生鱼握寿司、喝味噌汤,吃完心情就会变好。炎热的夏天,骑车经过便利商店时,买两瓶啤酒回家一口气灌完,头昏脑胀的一个人在屋子里唱歌跳舞,跌倒以后傻笑着洗个澡,酒退了仿佛世界会变得开阔一点。
后来我才知道,用吃来逃避情绪,把注意力转移到「吃」上面,也是一种成瘾。已经有一、两年的时间,我不再需要用吃来发泄,直到两周前的某一天,因为疲倦,我的大脑不知不觉的又走上了老路,明明不饿,却一直盘算著「等一下去吃个什么好?在哪一个捷运站特地下车去吃吧?还是绕个路,走去哪里吃饱再回家?」念头转来转去,忽然像脑袋里有灯被扭亮一样,「啪」的一下我忽然清醒,大我跳出来,问正在盘算东盘算西的小我:「妳要吃,是真的饿了需要吃,还是因为想从吃中得到什么,或是丢掉什么?
小我倏的沉默,藏在「我等一下要吃什么」布幕后面的答案,才揭开来,其实我只是教课教了一天,心情好累,好想要用吃来安慰自己一下。即使我一点也不饿,我仍然渴求着用吃来振奋自己。我希望有点什么别的发生,让我可以逃避「好累」的心情。

Read more

就只是吃

就只是吃

昨天被自己的指导灵叮咛了一件事情:「吃东西的时候不要囫囵吞枣,不是嘴巴嚼一嚼有在吞就叫做吃东西,你一直在乱吞乱吞的,身体跟能量有点剥离了,用心去吃。」(←口气啊、内容差不多就是这样)。
既然上面的老板都打电话来交代了,今天吃早餐时我乖乖的关了电视、丢了报纸,连随身碟的音乐都关了,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专注的、认真的吃一餐。吃的内容很简单,我炒了个鸡蛋用来被馒头夹,配热豆浆,就这样。
我的料理技术普通,炒出来的鸡蛋虽然嫩,却全是散的,配白馒头,味道非常非常的清淡,如果在中式早餐店,大概还得加酱油膏调味吧?在那个当下,我就只是吃,单纯的只做着「吃」这件事情。
有非常长的时间,我的生活完全集中在理性、大脑的训练上,彻底的忽略自己的身体。自从开始从事与身体健康有关的工作之后,我才能够理解「你的身体是你的神庙」这句话要怎么落实在生活中。
你去庙里拜拜的时候,你会手里拿香,站在神像前面边拜边跟朋友聊天吗?如果不会的话,那你吃饭的时候为什么会拿着筷子,边吃边跟朋友聊天呢?你真的知道你吃了些什么东西下肚吗?你真的知道你吃进嘴里的味道是什么吗?健康的身体保佑你四处活动、做各式各样的事情、通过各式各样的考试、完成各式各样的工作、享受各式各样的生活乐趣,你拿了些什么回馈你的身体呢?

Read more

是我要谢谢你们。

是我要谢谢你们。

最近好多人跟我道谢,谢谢我让他们身体健康、谢谢我让他们心情愉快、谢谢我赞美他们、谢谢我写了很有趣的文章、谢谢我告诉他们很不错的想法……
其实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因为你们,我变得比以前快乐得多。
以前的我把自己当成宇宙的中心,总觉得世界应该要绕着我旋转,我放大生活中的不如意、放大生活中的不顺心,愤世嫉俗,却也忧郁成狂。
后来我学着把自己变小,将注意力从自己身上移开;学着分享,将我能给的有形无形的好东西,都给出去。我学着说出赞美,学着说出感谢,学着帮助别人,然后我才知道,赢得众人的注意力不会让我真正的快乐,一直买东西也不会让我真正的快乐,拼命的搜刮、拼命的抢,我一点都不快乐。
真正的快乐,来自于当下这一秒,我能对我的现状真心的感恩跟满足。当我明白有人能跟我一起分享美好的感受时,真的很快乐。

Read more

相信改变总是往好的方向前进

相信改变总是往好的方向前进

前几天我打电话跟前男友联络(参见尊重每个灵魂不同的进化速度),身边的几个朋友知道了,有的朋友觉得这样的成长是好的,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原谅曾经给自己的生命带来伤害的人;也有人认为我多此一举,徒然带给前男友伤害,其中一个朋友说得更直接:「别对自己的改变太过有自信,并不是所有的改变都是好的。」
改变真的会往不好的方向去吗?在这里我不打算谈论小的改变(学会抽烟或者赌博之类的,况且我并不是学会抽烟或赌博),我想讨论的,是灵性成长的改变。
在演化的过程中,并没有「变得更糟」这回事,演化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愈来愈好。即使某些改变乍看之下并不像是好事,只要有耐性,就能够发现这个改变真正要送来的礼物是什么。从灵魂的角度来看,灵魂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学习、为了进化而来,有的灵魂进化得快、有的灵魂进化得慢,但是没有灵魂会开倒车,变得愈来愈糟。或许有人会想问,那希特勒呢?或者社会版上的杀人犯、强暴犯呢?如果是我,我会说或许他的灵魂迷了路,多绕了一点点距离,所以进化得慢了些。但更有可能的,这就是他今生要学习的功课。
也许他们要学会的是,当他们拥有足以控制他人、甚至统治他人的力量时,这份力量会被他们用在「善」,亦或是用在「恶」之上。这一生没有学会,同样的课题来生还要再回来学,这些灵魂或许今生没有通过升级,但并不代表他们开倒车或者降级。
另外,从能量的角度提出一个观点。量子物理学认为所有的物体都是由能量的振动聚合而成的,包括生物与非生物。有成语道「同类相吸/同气相求」,外国人也有谚语「羽毛相同的鸟会飞在一起」,用科学的语言来说,这就是「同频共振」,拥有类似频率、相似习惯的人会聚合在一起。当一个人开始快速的进化成长时,这个人的频率势必会明显的拉高,频率一高,跟以前不同了,生活圈也会快速的改变,一些旧的朋友会因此开始不对盘,一些旧的衣服风格会被淘汰,甚至很多生活中的旧习惯会莫名的消失。

Read more

同样的功课不要一直作

同样的功课不要一直作

我很幸运为当我愿意改变、决定改变时,身边随即出现了许多力量及智慧,引导我走上不一样的路,回首开始改变的两年,有个心得跟大家分享:
「同样的功课不要一直作。」
很多人在看了一本好书、听了一堂好课,或者得到一个好观念的当下,会告诉自己「哇!这真是太棒了~这正是我寻找已久的解答!」然后一转头,又回到了原有的生活旧模式中。人并不是天生就能在「懂」了之后,随即将收到的好观念落实在生活中,大家都是。我相信每个在修行之途上前行的人一定都说过这句话:「我也知道不要抱怨/恐惧/害怕/责怪他人/批评(请自行替换)啊!但问题是当下真的很难控制耶(本人就讲了非常多遍,直到现在即使不讲了,也还是会在心里想)!」知易行难,由此可见。
人就像火车,明知道自己并不喜欢旧有的生活模式,却忍不住要踏上那条老旧的铁道,铛铛铛铛的继续在老路子上往前踏。之所以用铁道跟火车来比喻,是因为摆脱旧习惯,确实像是要将火车换轨一样,用对方法就简单(扳动换轨的那根棒子),用错方法就辛苦(将沈重的整列车一点一点的从这轨搬到那轨)。
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明知道自己顺着旧有的轨道走,只会不停的反复经历相同的痛苦,陷入相同的困境,却不愿意转换自己的人生轨道,这样的人,旁人说再多、做再多也是徒然,成长就是这么一回事,除非你替自己作些什么,才能够转变一切。不过这个观念跟「替自己负起责任来」比较相关,可以参见另一篇文章:心想事成的基本功,你做好了吗?

Read more

心想事成的基本功,你做好了吗?

心想事成的基本功,你做好了吗?

自从《秘密》一书问世之后,整个世界掀起了一股「心想事成」的旋风,向宇宙下订单、学习使用吸引力法则……这些事情简直变成了全民运动。我也是《秘密》一书的受惠者之一,一开始自己埋头钻研、实验各种方法,累积各式各样的经验及见证,一年前开始在这块领域,试着给予每位入门者一些经验分享。
回答过网页上各式各样的问题、看了各种不同的人生烦恼之后,我发觉这些对心想事成的疑问,只有一个根源,那就是心想事成的「基本功」没做好。读过金庸的《飞狐外传》吗?男主角胡斐天资聪颖、用功深刻,可惜他祖传的拳经刀谱最前面两页的总诀被撕去,少了那两页关键的总诀,无论怎么样,他总是无法掌握祖传功夫的精髓。
很多人就像胡斐,只不过要用吸引力法则,你甚至不需要日日苦练、天资聪颖。
吸引力法则是无时不刻在我们生命中运作的定律,就跟地心引力一样,要学的,并不是「怎么用吸引力法则」(就像你不需要学习「如何使用地心引力,以免自己飘上天」),而是「如何让吸引力法则帮助我们获得更如意的人生」。
基本功只有一项,就是「替自己负起全部的责任」。

Read more

The Essence of Yoga

The Essence of Yoga

成为一个专职的瑜珈师之后,才渐渐懂得瑜珈的本质,以及整个瑜珈文化的深刻内涵。
大多数人练瑜珈的心情,不外乎健康美丽,事实上瑜珈也确实能够将健康美丽,带给每个练习瑜珈的人。但除了瑜珈,很多不一样的运动也能将健康美丽带给人们,瑜珈和其他的运动,究竟有哪些不同?我认为练习瑜珈时,最重要的,是时时刻刻掌握瑜珈的本质:呼吸、感觉、聆听你的身体、放下竞争、评论及期待。
。呼吸(Breathing)
与诸多运动不同之处,在于瑜珈讲究呼吸的调节及韵律,深沈的横隔膜呼吸令身体能够安静,令心灵得到净化,也能帮助每个练习瑜珈的人,将体位法作得更深更有效,无论正在做哪一种体位法,永远都要专注在呼吸的延长,以及平顺。
除了横隔膜呼吸之外,瑜珈流派中也有许多特别的呼吸法,包括风箱式呼吸法、胜利呼吸法、清凉呼吸法,乃至于有经络调节呼吸法等等。

Read more

不是我不好。

不是我不好。

长达几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对自己说一句话:「是我不好。」
这句话就像呼吸一样,一不留神就会在我的嘴里自动播放起来,仿佛跟我的唇舌齿牙全都共生在一起,我一不小心就会喃喃自语的说著「是我不好是我不好」。这一两年一直想要把这句话改掉,却怎么样都没办法治本,仿佛这句话已经变成了店家自动感应的玻璃门一样,我的双唇不停的播放著「是我不好是我不好」。然而,我到底是哪里不好?我却说不出来,也想不起来,这句咕噜噜冒出来的咒语,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放进我的生活中的。
一两个月前,我和一群已婚妈妈们聊天,聊到教育小孩如何自动收拾玩具,我用说笑话的姿态说起我的成长经验:
小时候我拥有一桶非常喜欢的乐高积木,那桶乐高积木没有特别的主题,就是非常纯粹的、各种几何形状的乐高积木而已,我经常用把那些乐高积木盖成一个长方形的空罐子,心理学说喜欢囤积空箱子空罐子的人,都是对生活没有安全感的象征,看来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显露出了这样的征兆。
不过我有个坏习惯,积木玩完经常就洒得满地不收,我老母替我收了一两年之后,终于耐性渐失的下了最后通牒:「下次再不收,就整桶丢掉。」当时我并没有当真(毕竟天天都在玩乐高,也没想过乐高不见的那一天),随口就答应了下来,隔天玩完积木又洒了一地忘记收,再隔天,当我要把积木找出来玩时,就发现整桶乐高都不见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