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貓心事(四)

貓心事(四)

隔天晚上簡直是貓的心願大實現,因為我們一家人特地全都擠在客廳裡,聊天聊了好幾個鐘頭。貓也很快樂的在客廳裡躺的躺、散步的散步,兩隻貓看起來臉都可愛了許多。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家裡沒有熱絡一下,大家各自解散之後,貓卻愈來愈有精神,跑進跑出、追逐打鬧,阿鼻玩著玩著,居然還不知道從我房間的哪個角落,抓了一隻蟑螂出來玩。
深夜聊天的時候,Lach還不忘後續追蹤一下,問我「張貓和阿鼻回神了嗎?」我轉述了貓的心願大實現+精神很好的狀況,她也說:
「嗯嗯,看起來這兩隻貓精神真的不錯」、「這兩隻貓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送禮物給你耶!」
我很驚喜的說:「是嗎?禮物是什麼?」

Read more

貓心事(三)

貓心事(三)

話說前幾天不知道是天氣太熱、今年又沒給貓剪毛,還是怎麼著,總之,我家的貓露出了一臉的百無聊賴。我媽媽觀察了幾天之後,終於忍不住對我說:
「我看那兩隻貓已經無聊到快得憂鬱症了,叫你朋友問一下他們兩個貓祖孫,看看他們兩個是要怎樣?」
我本來還想說不急,拖拖拉拉,結果我媽沒幾分鐘就來我房間提醒我一句:「喂!貓已經無聊到了無生趣了,你動作可不可以快一點?!」於是我當晚急call Lach,幫我讀一下家裡的張貓和張阿鼻。
Lach聽了之後,問我「那有他們最近臉很無聊的照片嗎?沒有的話我這裡的舊照片湊合一下也可以。」我一聽馬上離座,現拍新照片給Lach,事後Lach的結論是:
「看來果然很常常無聊啊,居然馬上拍得到……」

Read more

成為治療師的know how

成為治療師的know how

我最近一直處在一種「沒有特別想當治療師」的心境中。
先別擔心,這不是收攤宣言。上面那句話更正確的來說,應該是-
「我沒有要當個治療師的想法了。」
在恆常習修的日常生活中,轉向內在的腳步又更深了些,「外在世界反應內在心境」,這句話幾百年前就聽了幾百次,大概聽到第50次的時候,我以為我懂了。
直到最近,我才發現我還可以對這句話……體驗得更深刻些,懂得更徹底些。

Read more

進修與療癒的一年

進修與療癒的一年

忘了之前在哪裡看到的解析,大意指今年是我「進修與療癒的一年」。當時看了沒放在心上,前一陣子和朋友聊了聊,才發現一切如實的發生著。
七月開始,讀者們也許發現我除了TriCard,以及SRT的分享之外,其他主題的文章幾乎都沒有出。
一來,我進入了一個比較漫長、也比較需要在靜默中自我觀察的療癒狀態。在搞定一切之前,我並不打算過早談論這些經驗及歷程。我還需要給自己時間,確定某些早已發生的徵兆。
二來,SRT的分享和TriCard裡頭,就已經有蠻多短短的、但很值得思考或執行的部分,每次閱讀每一位朋友的分享,我都覺得自己收穫好多……
因為去年年底答應了四面佛,要在2010年寫一整年的TriCard回饋讀者,今年就堅持著TriCard週週出刊,2010年之後,如果沒有再去泰國跟四面佛延長合約的話,要不要繼續寫就全看我自己了。

Read more

白頭宮女

白頭宮女

。其一。
最近為了些事情,把大學時代的現代散文集找出來看。翻開我大學時代熱愛的孫梓評散文集,懷念非常。重看了「甜鋼琴」一文之後,才發現自己對學鋼琴這件事情,有著一樣的遺憾與疑惑。
19歲的時候,我最愛的孫梓評作品是長篇小說「男身」,元尊文化的白色書皮版送給了日本朋友,導致後來只能買新版的封面。詩集「如果敵人來了」好像已經絕版了。
我還有一本孫梓評的簽名書哩!當孫梓評溫柔的問我的名字,並且把我的名字寫在書上時,真是興奮得快暈倒了!(原來我年輕的時候也有偶像情結~)
。其二。

Read more

貓心事(二)

貓心事(二)

我從香港回來之後,又請Lach幫我跟張貓和阿鼻溝通了一次。因為阿鼻已經好一段時間沒去上貓沙,都拉在浴室裡,我跟我弟誰看見了,誰就順手撿大便+刷浴室。
Lach說,張貓老覺得貓沙是他的地盤,他一點也不想讓給阿鼻,Lach建議我們「再給阿鼻放另一個貓沙盆吧!有兩盆應該會改善」。
可喜可賀,我跟我弟已經快半個月沒有撿大便了。
有兩件小事很妙:
1.張貓說他會盡量忍耐,不欺負阿鼻,可是他只要看到阿鼻的尾巴搖啊搖的,就忍不住想撲上去欺負阿鼻一番。

Read more

2010香港行。

2010香港行。

取決之下,我決定把時間拿來寫香港行的心得(TriCard拍謝)。
課堂中的收穫當然就不用講了,我覺得香港行在課堂之外,也為我創造了很好的經驗。
我之前寫孤鳥慢飛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在「合作」這件事情上,是有些進度沒有完成的。但是說真的,倒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孤鳥,我已經想不起來了。
去香港之前,我已經很久沒有跟一群人出門,也很久沒有「一群人志同道合」的感覺。那天和同行的其他朋友一起走在赤柱的老街時,這種「一群人志同道合,而且非常親近」的感動,無預警的就冒出來。
在我像孤鳥一樣的飛之前,我就嚐過這種滋味的……這種讓我很懷念的感動,出現在我高中參加管樂社的時候。

Read more

貓心事。

貓心事。

出發去香港之前,請Lach讀了一下我家兩隻貓的心情。我家的張貓和阿鼻最近愈來愈調皮,對彼此也愈來愈冷淡,這篇文章末尾中,兩隻貓窩在一起的模樣,已經好久都沒看見。
之前偶爾還打打架,現在連打都不打了,擦身而過像陌生人一樣,張貓的脾氣愈來愈暴躁,摸他一把,他轉頭就要咬。
Lach說,張貓在吃醋,因為大家都好喜歡阿鼻,都對阿鼻好好。我跟我媽一起回想了一下,發現應該是從阿鼻膝蓋少開一刀之後,張貓跟阿鼻關係就愈來愈差。
想想也是,阿鼻膝蓋好了,我跟著養成了多留意阿鼻的習慣,沒事也會盡量讓阿鼻來我房間睡覺。
我請Lach問問張貓,那他要怎麼樣才肯消氣,不要半夜偷偷修理阿鼻……Lach傳達了張貓的條件:「以後要先抱我,不可以先抱阿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