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茧内敛的酝酿。

 

这次走圣雅各之路,我差不多天天都哭,有时候是快乐的眼泪,有时候不是,比起上次,这次更常常经验到情绪高涨。走完圣雅各之路,又持续迁徙移动了两周,最后在水星逆行巨蟹期间在巴黎落脚。

 

。这大约也是我过得最平静安适的一段时间了。

一个人住在安静的公寓里,好好的煮饭,好好的吃,好好的睡觉,好好的作梦与哭泣,安心地让公寓如同堡垒一般的庇护着我。每天替公寓里的植物浇水,热浪来袭的那几天,在阴凉处的植物看起来还是殆欲毙然,就持续几天替所有的盆栽做灵气。

自然而然地失去了对咖啡、酒、牛奶、糖的瘾头,不再像从前一样,不喝就浑身不舒服。也开始了无麸质饮食,上周吃完最后一盒鸡蛋和燻鲑鱼,发现再也尝不到从前的好味道,决定不再吃了。偶尔还是去花神咖啡馆喝Espresso或维也纳巧克力,但是真正让我享受的,是坐在街边的座位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重新规律的练起了瑜珈。前几次练习,简直是把筋骨深处走圣雅各之路累积的紧跟累,又再释放出来一次,那种酸痛深深的埋在筋骨肌肉里,按摩也救不了,只能靠持续的瑜珈练习,让瑜珈一层一层浸进去,让酸痛一层一层渗出来。

Findhorn开启了更多灵视力,跟朋友戏称说脑内换了5G零件。巴黎是个让我直觉力天然增幅的地区,加上饮食和之前大不相同,练瑜珈的状态也变得很好,从南西班牙飞回巴黎时,甚至可以感觉到城市的上空有能量场的边界,飞机飞著飞著,能量感明显相异,如同一头撞进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介质里,像是撞进一堵水墙,像是穿过一层防护罩。

 

白天就在窗边听着街上的人声工作。

 

巴黎的晚霞正美。

日落后就开窗坐在窗台上,看街道上昏黄的路灯,看蒙帕纳斯大楼,看艾菲尔铁塔,看庞贝度文化中心,看尖塔被烧毁的圣母院,看着一家一家的灯火亮起。有时候喝柳橙汁,有时候喝红酒,还有一扇窗能看到18区的圣心堂。

某天忽然想着,我现在就是猫,坐在高处,望着人,望着天空,望着建筑物,不干什么。

 

 

。在圣团上班,没有提前退休这回事。

好一段时间接讯息时,默基瑟德圣团都没来,于是自己跟Toni奶奶订了一节线上解读个案。德州Dallas和巴黎时差7小时,我们在约好的时间一起在Skype上线时,打开镜头,我惊喜的对Toni奶奶说:

「妳看起来超好的!我们前阵子都听说了妳待在医院一小段时间的事,很开心默基瑟德圣团还没有要让妳退休啊哈哈~」讲完才觉得自己好像讲了很不恰当的话。

Toni奶奶跟着笑起来说:

「我很喜欢我现在正在做的事啊!还好我还不用退休哈哈哈~」

我说:「我老觉得默基瑟德圣团好像把我塞给别人了,最近都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Toni奶奶说:「默基瑟德圣团对妳有其他的计画,妳已经完美的参与在其中,他们没有把妳塞给别人,但是确实会有其他上师加入这个计画,下个阶段既有趣又令人兴奋,妳下定决心,一切会发生得很快。

完成Toni奶奶的解读个案后,我自己观察了几天,加上天天跟朋友做交换个案问更多的细节,懂了「默基瑟德圣团对妳有其他的计画,下个阶段既有趣又令人兴奋」,真正实践起来比前几年有挑战多了,我会超忙,在那之前圣团要赶快跟我一起建立健康而规律的生活,免得肉身不堪使用,在圣团上班没有提前退休这回事。

最近不用开闹钟,都会准时被叫起来去练瑜珈,作息饮食被管理得很好。而这还只是预备而已,连新计画的开头都还没摸到。

 

。熬煮。

这段时间内在像是被静静地熬煮著。之前经验的一切,在吃饱睡睡饱吃/练瑜珈/呵护植物/被房子呵护/发呆/天天跟朋友玩个案的过程中,无论是创伤或是喜悦都静静地被熬出了浓缩精华,再也想不起来的细节如同无用的渣滓被弃去。身后的门一扇一扇的关上,回头再也看不见曾经耽溺的风景。

外在生活则反映了内在熬煮的状态,我住在安静的堡垒里像住在茧里。昨天狮子座新月的同时,水星也顺行了,熬煮着我的火力小了一点,生命却仍然如茧般内敛的酝酿着。有时候在茧内也会困惑,到底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想了几次之后就放弃了。我想,所有的毛毛虫住进自己的茧里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吧⋯⋯

 

***

这次在巴黎的煮饭技术比上次进步多了,感谢都柏林生活的训练。

 

 

 

红藜饭跟玉米浓汤。

饭煮好之后洒一点珠葱,玉米浓汤是自己用搅拌棒做的。

 

 

 

 

 

 

 

鲑鱼红藜炒饭配酱油醃小黄瓜。

热浪来的那几天,气温高达46度,那时候什么都吃不下,只有前几天醃的小黄瓜开胃。

于是当天一口气做了两种新口味的醃小黄瓜,导致接下来连续十天餐餐都有小黄瓜。

红藜饭是前天剩下来的,煎了一块鲑鱼剁碎拌进去炒一下,就变成炒饭了。

 

 

 

 

 

 

 

 

看到没?煮太多的红藜饭跟做太多的小黄瓜。

 

旁边是胡萝卜炒蛋,煎了两条豆腐做的素的不知道什么的肠,纸盒上都写法文,反正切一切丢进锅子里煎来吃吃看。

 

 

 

 

 

 

 

 

有一天下午嘴馋,拿马铃薯来先蒸再煎,做成了带皮手切薯条,旁边是美乃滋跟芥末酱,双酱薯条。

 

但是单吃芥末酱太辣了,只好双酱混合成一份,味道刚好。

 

 

 

 

 

 

 

 

 

第二次煎蛋卷的时候,我放了一比一的蛋液跟椰奶,里面的料是苜蓿芽、酪梨酱、蒸花椰菜和前一天晚餐吃剩的栉瓜炒蘑菇。

 

结果蛋皮太软卷不起来,最后只好连锅子都端上桌吃,自以为铁锅料理。

另外配一杯早餐茶醒脑。

 

 

 

 

 

 

 

 

 

 

 

 

义大利面先煮过再加蘑菇下去炒,另外炒一份菠菜,外加一碗马铃薯浓汤。

义大利面炒太久过软了,其他的都中规中矩。

 

 

 

 

 

 

 

 

 

 

 

 

 

味增汤底的荞麦面。这天配菜配得不好,栉瓜配黄瓜,一餐吃两种瓜实在是满无聊的。

 

 

 

 

 

 

 

 

 

 

决定把冰箱里的鸡蛋和燻鲑鱼清空。早上就炒了嫩鸡蛋,蛋液里拌了豆浆。

沙拉上洒了燻鲑鱼,汤是前一天晚餐剩的麻油青菜豆腐汤,配一杯鲜榨柳橙汁和一杯早餐茶。

 

 

 

 

 

 

 

 

 

 

应该是某一天的早餐,非常速成的经典款,袋装沙拉配酪梨配燻鲑鱼,洒一点橄榄油、盐和黑胡椒。

然后一杯鲜搾柳橙汁。

 

 

 

 

 

 

 

 

 

 

 

 

有一天做了超成功的整颗蕃茄炊饭,那天超级愉快的,豪好ㄘ啊~~(开心到出现注音文)。

 

 

 

 

 

 

 

 

 

 

 

 

 

 

当晚的炊饭配了苹果跟辛香料醃的小黄瓜,炒菠菜,青菜豆腐汤,甜点是早上吃剩的两小块两块甜面包。

 

吃不完的炊饭隔天再随便加一点什么炒一炒,就又一餐了。

 

 

 

 

 

 

 

 

 

某一天的早餐,小黄瓜是味增醃的,沙拉上放了煎过的天贝和甜菜根,旁边粉红色的酱料是鹰嘴豆和甜菜根泥,配早餐茶。

这时候已经蛋奶都不吃了。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