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预约制,不接受未经预约访客 - 10.00am-10.30pm

还会再选择一次相同的人生吗?

还会再选择一次相同的人生吗?

前几天和朋友聊天时,我们自问了这个问题:「如果可以回到起点再选择一次,我还会选择一样的人生吗?」
好像张爱玲曾经这么说过吧!她说人能记得的事情很少,所以有一点点可以被记得的事情时,就会记的牢牢的。昨晚写2009的回顾时,一不小心看见好多自己以前写的文章、以前经历的事情,这才发现张爱玲说的真准,有很多我都不记得了……若非文字记录下来,我的脑袋就像刚被买回家的存钱筒一样,空空如也。
那些曾经爱啊怨啊烦恼的情节,如今回想起来,除了爱与智慧,这个世界并没有打算教会我们其他的东西。而那些你所隐蔽的部分,新的能量光流冲进来,会把那些你没了结的功课,全都冲出来让你收拾。
10年前远距离恋爱的男友K,因为我忘记带手机出门,创下3个小时打60几通电话给我的纪录,也严重骚扰了我的寝室室友。我当时为此迅速而粗糙的分手,尔后不曾再联络。我单方面的关闭了所有沟通的窗口,就这样过了很多年。
结果打开一个两年没登入的信箱时,发现K在九月寄了信来问候。10年间K寄了不少道歉信,这回我却写了道歉信给他。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情拖了10年没完,会在一年的最后一天收到信,并不是巧合。

Read more

2009年度回顾

2009年度回顾

在充满灵感的情况下写完了本周的TriCard,2010将届,回顾被称为充满灵性的2009,确实是变动很大的一年。
高中的时候,我曾经对于巫术、药草、天使、圣经等等有着浓烈的兴趣,那时候的网路还是拨接,所以上网能找到的资讯不如现在多。高中刚毕业的我,暑假几乎都跑图书馆,借出各种跟巫术相关的历史记载及庞杂书籍。
大学时代断断续续的算过几次塔罗牌,前几天整理书架,还整理到当时影印下来的牌阵资料。不过大学时代对我说,最宝贵的是生活中的烦恼及领悟,我很高兴那时候我没有钻在能量跟灵学的世界里,那样做会让我错过很多。
考研究所时,我仔细的读了历来诸子思想(也就是中国哲学史),最喜欢的阴阳家跟法家(哈,很妙吧!喜欢两个极端。阴阳家是最玄的极端,法家是最务实的极端。)那时候每天都还是为了各式各样的小争小闹烦恼。
阴阳家的天文历算、五行生克学问,吸引我后来自学子平八字,我也从台大图书馆借了皇极经世考来看。驳杂的书当时看了许多,有的只是很普罗大众的出版品,有的则是有点艰深的学术论文。

Read more

灵验的是你,还是四面佛?

灵验的是你,还是四面佛?

自从身边的人知道我去泰国是为了给四面佛还愿之后,我最常被问的问题就是-「四面佛真的那么灵喔」?第二高频被问的问题则是-「那你是去拜哪里的四面佛?」
面对这两个问题,我不但据实以告,通常还眨眨眼告诉对方,我这趟是「台湾订货、泰国取货」-在台湾许愿,去泰国还愿。
去年11月左右,我的人生很徬徨,知道自己对身心灵的成长有热情、对能量的感应及调愈有天分,可是偏偏一点征兆都没有,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履行这份光行者的合约。
朋友当时看我惶惶不安,就带我去拜她口中那个「一直很照顾她」的四面佛。从没出过国的我,跟四面佛说「好,如果愿望真的都实现了,我就去泰国看你。」朋友听了,还说我要还愿时可以一起去住她亲戚家。
后来开始学着当瑜珈老师、忙着自己的部落格,也忙着丢履历到补习班、或者大学的研究助理,不知不觉的也就忘了我到底求过四面佛哪些东西、又应允四面佛要还他些什么。

Read more

我所相信的。

我所相信的。

前几天重看卡内基的书时,序言的地方说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你要熟记一件事情,就是反复的复习。」
序言中举了一名女保险员为例,她每个月的重读一次自己专营的保险条约内容,连续30年不间断。纵然她已经对条约的内容倒背如流,仍然每个月都很耐心的、仔细的将契约内容仔细的详读。
对我来说帮助很大的书(例如我的扎根救命书),我就会三不五时的回头重读;我也不想忘记我最初的坚持,所以我也会忍不住每隔一阵子,就要炒冷饭一直反复说那些老梗,不止说给读者听,更重要的是,我在用书写的方式,说给自己听。
无论作为心灵导师或瑜珈老师,我到现在还是不觉得我能改变谁,或者我在帮助谁。那些找上我的、也真的改变了很多的学生,都是因为他们自己想改变,所以他们遇到了那些可以帮助他们改变的人。
有点像是搭捷运吧!假如你今天要从公馆出发,前往木栅动物园,所以你动身前往捷运站,进站之后等捷运,不巧的是有一班车正好从你眼前开走,你只好耐性的等著搭下一班车,好抵达动物园。

Read more

新时代观念窄化你的生命了吗?

新时代观念窄化你的生命了吗?

有时候我会听见一些接受了新时代思想的人这么说:「每个人都创造了自己的实相,所以某某人因为我说的话/做的事,感到生气/愤怒(或任何负面情绪),那是因为他选择了要生气或愤怒,他的情绪不是我能负责的,他要替自己负责,所以不干我的事。」
乍听之下这个逻辑似乎很合理,但这其实是一种新时代思想的傲慢跟盲点。上一段的逻辑把「你创造了自己的实相」这句话,窄化到只集中在你一个人身上。
每个人的思想都创造了自己的实相、自己的世界,这句话完全是正确的。所以当我们的生活中有好事情时,你可以大方说这不是巧合,这是经由有意的创造,由你带进你的生活里的美好实相。
那么,你既然能在你的生活里创造好事,你为何不能为你自己创造坏事?真的信吸引力法则,你就该了解一切都是被你自己吸引而来,不论幸或不幸。
基于你的信念,你替自己的生活创造了一个对你生气的人、你替自己的生活创造了找你麻烦的人。你替自己的生活,创造了对你说出任何话、或做出任何事的人,不是吗?

Read more

知识-培养直觉的沃土

知识-培养直觉的沃土

感谢读者来函询问该如何解牌,我才有了写这篇文章的灵感。
念高中时我买了清水玲子塔罗牌,当时洗牌切牌摆牌都难不倒我,唯有解牌一事让我挫折不已。每次解牌我就拿着guidebook前翻后翻,哪有人算牌卡这么不上道、不帅气、不从容优雅的?加上我又只算准过一次,所以对自己的解牌功力完全没有信心。
虽然10几年前拨接网路才刚起步,我还是想办法找了很多塔罗牌的资料来看,愈看只觉得愈糊涂,解牌资料往往在文末附上一句话:「大家如果在解牌的过程中有任何直觉,都请以你的直觉优先。」
……这就是重点了,直觉并不是放在口袋里的卫生纸,你说要用就拿出来用。当你没有直觉这种东西时,是没办法无中生有的,就跟高中时候的我一样,没有就是没有,拿不出来就是拿不出来。
值得庆幸的是,直觉是可以培养的。对我来说,直觉跟灵感是很接近的两种性质。它们都以「灵光乍现」的方式出现,它们也都可以从「大量的知识」中被栽种出来。

Read more

看得见河水和阳光的窗台

看得见河水和阳光的窗台

上周没课的日子,一个人背着背包跑去红毛城附近,在看得见河水跟阳光的窗台边,写信给以前教过的学生。
学生在暑假的时候写了信给我,大意是学校的老师因为成绩而大小眼,让他上学的日子倍感受挫。那些写在信里的情绪,像是在发泄、又像是在求救。
我因此想起了国三那年,英文课堂上老师的一句话,让我10多年不敢开口说英文。一直到上周的瑜珈营,我不知为何的大起胆子,当着全班的面用英文问老师问题,人很好的老师不但仔细讲解,还称赞我英文说得好,10多年不敢开口说英文的魔咒才就此破除。
我在信里跟学生分享了这件往事,要他「不要做下对自己有所损失的决定」就好。10多年的恐惧及对于说英文的没有信心,因为机会来了,所以得到疗愈、得到释放。
但是我学习英文的时机就这样慢了10几年。如果是在感情上受到伤害呢?如果是在金钱上受到伤害呢?还要停滞多久,那些卡住的旧能量才会重新流动起来,变成活水?

Read more

在你体内冬眠的,无与伦比的美丽

在你体内冬眠的,无与伦比的美丽

刚结束一个瑜珈训练课程,我住抵达火车站需要开车一个钟头的地方,度过了四天只吃素食、只喝开水,每天至少三堂动态瑜珈课程、两堂冥想课,以及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唸心经、爬山,晚上十点半睡觉的隐士生活。
在这里,大部分的学生得以体会到完全不同于日常生活的愉悦感。仍然有一些人挂心着工作、小孩、帐单,毕竟要全然脱离旧的生活,真的是有一点困难,所以有些同学会提早结束这个课程,也有一些人身在,心早已不在。
但对我来说,这个前所未有的经验却来得正好,如果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投入这样一个课程,一个能深刻的跟内在的自己相处、百分百的面对你从未好好看过的,内在的自己,那将会是一段对于灵性成长非常深刻而有益的经验。
和100多个瑜珈人同寝共食的日子里,绝大多数的时间我跟自己相处。在每一个体位法流转的过程中,内在的自我、内在的神性、早就存在体内的矛盾,乃至于内在的黑暗,全都浮现出来。
我练习瑜珈的时间并不长,学习灵性成长的时间也是,我也还是会抗拒、会虚荣、会骄傲、会自卑的普通人。然而,不管浮现的是光明还是黑暗,只要愿意学习、愿意疗愈,你会发现那都是睡在我们体内的,无与伦比的美丽。

Read more

在我眼中的未知

在我眼中的未知

刚开始踏上灵性成长的道路时,正好是我人生剧烈转变的时期。那时候的我发现旧的生活尽是在完成别人的梦想,新的生活却一点头绪也没有,飘飘摇摇的,像没根的植物在水上漂。
看待未知时,我爸的恐惧比我还大。所以我从小认知到的人生目标,就是成为公立学校的老师或者公务员。对我爸来说,女孩子不适合从事这两个职业之外的任何工作,其他的可能性很早就都被修剪掉。
例如国一的周末时想要跟同学去打桌球,我爸怒冲冲的痛骂,要我「打得像陈静那么好才准去」(陈静是我国中时很有名的大陆桌球选手)。其实那时候我心里想的是「陈静也是从新手练习起的吧!」却不敢多说什么。
其他的我也忘了,总之,对于「稳定」的强大渴求推动着我爸,要求我进入从一上任就能稳定到65岁的工作里。我也就花了25年实践这个目标,到最后已经搞不清楚,究竟他是为了让我安定的生活,还是为了安他自己的心。
我也不怪我爸,他尽力的想要把我放在一个他觉得最安全的地方,我快不快乐或者内在的状态如何,他不是故意忽视,是真的无暇顾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