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预约制,不接受未经预约访客 - 10.00am-10.30pm

内在力量(上)-平衡过度的扩展。

内在力量(上)-平衡过度的扩展。

有时候我会想,到底这段灵修的时光,带给了我什么?
我自己当然知道当初为什么会踏入灵性成长这一块,我曾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喜欢些什么、不知道自己为何在这里、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加上强大的忧郁已经威胁到活下去的意愿,最后终于因为一场几乎发生的车祸,而开始学习好好活着。
前几天练习阿斯坦加的拜日式时,我忽然感觉到身体内部除了肌肉力量外,有另一股力量支撑着我,那股力量更流动、更柔软、更具有弹性跟稳定度,和拜日式的所有动作结合在一起,非常契合的运作所有的肌肉、骨骼和内脏……没错,包含内脏。
那次之后,我开始想着这股内在的力量是怎么一回事。我开始体会到做每一件事、每一个阶段的我,都会有一段「太用力/太努力」的过程。人在用力跟努力的过程当中,会发展出强大的外在力量,然而外在的力量不止向外扩展,同时也会向内挤压。
一旦外在力量跟内在力量没有平衡的发展,由外而内的挤压带给我们的,终究是伤害,而非支撑。能支撑我们的,其实是由内向外的内在力量。

Read more

我们能Ahimsa吗?

我们能Ahimsa吗?

有一次因为身上不舒服,就去找了熟悉的整复师帮我推拿一下身体,整复师一边推拿我,一边说:「如果我不是事先知道妳是练瑜珈的,妳这僵硬的程度,我应该会以为妳是搬家工人吧!」
继续推又继续说:「妳的生活真的太紧张,也给自己太多压力了,我看妳只有练瑜珈的时候是轻松的吧……喔不对,妳搞不好连练瑜珈时都没办法放松。」
我那时候除了被推得唉唉叫之外,也思考了一下整复师对我说的话。大概一个月前的某一次阿斯坦加练习中,老师看了我的扭转动作,忽然过来指导我:
「你这边要用力、但是那边要放松,这样你才转得过去。阿斯坦加不是全部都在用力,全部都很用力反而没办法完成所有的动作,每个动作一定都有某些地方是放松的。」
那堂课之后,我练习阿斯坦加的过程中,阴性的、放松的能量才慢慢的冒出头来。除了练习体位法的时候,不再那么使劲之外,对于做不出某些动作的自己,心境上也平静许多。

Read more

瑜珈垫二三事

瑜珈垫二三事

mat01.jpg

最近碰巧有机会用了几块不一样的瑜珈垫,简单的跟大家分享一下为自己选择瑜珈垫的标准,跟可以参考的一些原则。
以我的使用心得来看,瑜珈垫最重要的两大原则是1.止滑,2.稳定
止滑就不用讲了,如果做个下犬式,手脚撑在地上一直滑掉,力量会无法顺利的从四肢末端传进身体里,肌肉的使用感觉上更像是纠结的缩短著,而非让能量在体内流动,进而延展脊椎、推高坐骨。
主图是我用了一两年的爱用瑜珈垫-经典曼陀罗瑜珈垫,台湾自有品牌easyoga的产品。

Read more

20110730阿斯坦加小记。(补图)

20110730阿斯坦加小记。(补图)

教瑜珈之后,我才注意到人多么擅长闪躲过自己不擅长的一切。
仰卧姿伸展腿后侧的时候,因为腿后侧肌群延展性还不够,所以会不知不觉的把骨盆向内卷、让尾椎离开地板,让自己看起来仿佛柔软度更好;后弯的时候胸椎前侧打不开,就放松核心肌群,于是压力和弯度都转移到灵活度最大的腰椎上……
即使我反复的在课堂上强调正确使用身体的重要性,我也明了学生并不是不听,只是人真的太擅长不去面对自己不擅长的一切,所以在每次的课堂中,我仍然反复的将过度后倾的骨盆,推回原有的角度;以及拉直过弯的腰椎,将伸展弧度移动到无法敞开的胸口前面。
但我自己练习阿斯坦加的跳跃时,也养成了一个坏习惯--下犬式进入坐姿时,我的掌根会离地。不离地的话,我的脚没有办法顺利的进入到坐姿。
要让自己顺利进入坐姿,应该是要应用核心肌群的力量、缩紧下半身,我的核心肌群是我全身上下最没力的地方,为了取巧,我干脆让我的手垫高5公分,这样我的肚子可以少出一点力。

Read more

阿斯坦加小记--失去&取回。

阿斯坦加小记--失去&取回。

去年8月的时候,我首度做出了从站姿到轮式、再从轮式回到站姿的动作,大概像下面这样,不过我的手还抓不到脚--

那时候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做得出这个动作的情况,只维持了一周吧!之后无论我再怎么做,都做不出这个动作了。
每次做不出来的时候,我都想:「没关系,应该是今天状况不好。」但是这个做不出来的情况,就这样维持了快要一年,维持到我都快忘记能成功做出这个动作是什么感觉了。
直到前天练习阿斯坦加时,我才发现我又可以做出这个动作,还做得比以前更好、更稳。

Read more

程门立雪

程门立雪

练习阿斯坦加的早上,拜日式A结束之后,老师忽然给我按了个赞说我今天状况很赞,我脑袋空空的看着老师,心想:「才刚做完拜日式A耶,赞在哪?」
老师好像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告诉我:「你知道为什么说你很赞吗?你很享受你的瑜珈。」
是啊,我在拜日式的当下确实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并且真确的感觉到每一块肌肉配合呼吸的移动。
后来一连串的练习就不用说了,虽然没有惨叫连连,却也还是吱呀哎唷了几声。每次我快要开始失去内在的平静时,我就让自己回想一下练习拜日式的时候,那种很享受的感觉。于是,一切都变得比较容易忍受了……
结束练习之后的静坐,亢达里尼能量沿着中脉上行,也轻微的感觉到中脉的两侧,有另外两条螺旋交缠而上的能量管道,我想,大概是瑜珈系统说的「三脉」吧!静坐中只觉得文字离一切都太远,所有担心的事情,仿佛都在练习阿斯坦加的过程中,变得渺小。

Read more

至乐的信任(一)-Something about Ashtanga

至乐的信任(一)-Something about Ashtanga

这篇文章在半年多前就一直想写,延宕到现在,是因为当时没有更进一步的发想,最近类似的课题又重新经历一次,才有动力把这篇文章写完。文中的「上周六」和「这几个礼拜」,都是今年夏天的事情了--
这几个礼拜,我对自己身体的掌握,以及练习阿斯坦加的流畅程度又更进一步。上周六的阿斯坦加课,又让我抵达(被虐的?!)另一个至乐新境界……
阿斯坦加二级的一个动作,叫做「Bhekasana」,中文通常称为青蛙式。这个动作需要另一个人在练习者的背后帮忙拉,目的是为了深度的伸展胸椎前侧。
我从开始练习阿斯坦加二级的第一天,就对这个动作有放不下的恐惧及紧张,因为几乎每次都会有「痛到不能呼吸」的感觉。问题是拉完之后又觉得很舒畅,所以啊~每次一进行到这个动作,只能说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刚开始练习Bhekasana的时候,因为恐惧,我差不多每次都在对抗老师拉我的力量,后来习惯了,开始要求自己克服恐惧,让肩胛往后打开,可是心中的害怕,一直都在(怕被从中间折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