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內在力量(上)-平衡過度的擴展。

內在力量(上)-平衡過度的擴展。

有時候我會想,到底這段靈修的時光,帶給了我什麼?
我自己當然知道當初為什麼會踏入靈性成長這一塊,我曾有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喜歡些什麼、不知道自己為何在這裡、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活。加上強大的憂鬱已經威脅到活下去的意願,最後終於因為一場幾乎發生的車禍,而開始學習好好活著。
前幾天練習阿斯坦加的拜日式時,我忽然感覺到身體內部除了肌肉力量外,有另一股力量支撐著我,那股力量更流動、更柔軟、更具有彈性跟穩定度,和拜日式的所有動作結合在一起,非常契合的運作所有的肌肉、骨骼和內臟……沒錯,包含內臟。
那次之後,我開始想著這股內在的力量是怎麼一回事。我開始體會到做每一件事、每一個階段的我,都會有一段「太用力/太努力」的過程。人在用力跟努力的過程當中,會發展出強大的外在力量,然而外在的力量不止向外擴展,同時也會向內擠壓。
一旦外在力量跟內在力量沒有平衡的發展,由外而內的擠壓帶給我們的,終究是傷害,而非支撐。能支撐我們的,其實是由內向外的內在力量。

Read more

我們能Ahimsa嗎?

我們能Ahimsa嗎?

有一次因為身上不舒服,就去找了熟悉的整復師幫我推拿一下身體,整復師一邊推拿我,一邊說:「如果我不是事先知道妳是練瑜珈的,妳這僵硬的程度,我應該會以為妳是搬家工人吧!」
繼續推又繼續說:「妳的生活真的太緊張,也給自己太多壓力了,我看妳只有練瑜珈的時候是輕鬆的吧……喔不對,妳搞不好連練瑜珈時都沒辦法放鬆。」
我那時候除了被推得唉唉叫之外,也思考了一下整復師對我說的話。大概一個月前的某一次阿斯坦加練習中,老師看了我的扭轉動作,忽然過來指導我:
「你這邊要用力、但是那邊要放鬆,這樣你才轉得過去。阿斯坦加不是全部都在用力,全部都很用力反而沒辦法完成所有的動作,每個動作一定都有某些地方是放鬆的。」
那堂課之後,我練習阿斯坦加的過程中,陰性的、放鬆的能量才慢慢的冒出頭來。除了練習體位法的時候,不再那麼使勁之外,對於做不出某些動作的自己,心境上也平靜許多。

Read more

瑜珈墊二三事

瑜珈墊二三事

mat01.jpg

最近碰巧有機會用了幾塊不一樣的瑜珈墊,簡單的跟大家分享一下為自己選擇瑜珈墊的標準,跟可以參考的一些原則。
以我的使用心得來看,瑜珈墊最重要的兩大原則是1.止滑,2.穩定
止滑就不用講了,如果做個下犬式,手腳撐在地上一直滑掉,力量會無法順利的從四肢末端傳進身體裡,肌肉的使用感覺上更像是糾結的縮短著,而非讓能量在體內流動,進而延展脊椎、推高坐骨。
主圖是我用了一兩年的愛用瑜珈墊-經典曼陀羅瑜珈墊,台灣自有品牌easyoga的產品。

Read more

20110730阿斯坦加小記。(補圖)

20110730阿斯坦加小記。(補圖)

教瑜珈之後,我才注意到人多麼擅長閃躲過自己不擅長的一切。
仰臥姿伸展腿後側的時候,因為腿後側肌群延展性還不夠,所以會不知不覺的把骨盆向內捲、讓尾椎離開地板,讓自己看起來彷彿柔軟度更好;後彎的時候胸椎前側打不開,就放鬆核心肌群,於是壓力和彎度都轉移到靈活度最大的腰椎上……
即使我反覆的在課堂上強調正確使用身體的重要性,我也明瞭學生並不是不聽,只是人真的太擅長不去面對自己不擅長的一切,所以在每次的課堂中,我仍然反覆的將過度後傾的骨盆,推回原有的角度;以及拉直過彎的腰椎,將伸展弧度移動到無法敞開的胸口前面。
但我自己練習阿斯坦加的跳躍時,也養成了一個壞習慣--下犬式進入坐姿時,我的掌根會離地。不離地的話,我的腳沒有辦法順利的進入到坐姿。
要讓自己順利進入坐姿,應該是要應用核心肌群的力量、縮緊下半身,我的核心肌群是我全身上下最沒力的地方,為了取巧,我乾脆讓我的手墊高5公分,這樣我的肚子可以少出一點力。

Read more

阿斯坦加小記--失去&取回。

阿斯坦加小記--失去&取回。

去年8月的時候,我首度做出了從站姿到輪式、再從輪式回到站姿的動作,大概像下面這樣,不過我的手還抓不到腳--

那時候很開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做得出這個動作的情況,只維持了一週吧!之後無論我再怎麼做,都做不出這個動作了。
每次做不出來的時候,我都想:「沒關係,應該是今天狀況不好。」但是這個做不出來的情況,就這樣維持了快要一年,維持到我都快忘記能成功做出這個動作是什麼感覺了。
直到前天練習阿斯坦加時,我才發現我又可以做出這個動作,還做得比以前更好、更穩。

Read more

程門立雪

程門立雪

練習阿斯坦加的早上,拜日式A結束之後,老師忽然給我按了個讚說我今天狀況很讚,我腦袋空空的看著老師,心想:「才剛做完拜日式A耶,讚在哪?」
老師好像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一樣,告訴我:「你知道為什麼說你很讚嗎?你很享受你的瑜珈。」
是啊,我在拜日式的當下確實忘記了所有的事情,並且真確的感覺到每一塊肌肉配合呼吸的移動。
後來一連串的練習就不用說了,雖然沒有慘叫連連,卻也還是吱呀哎唷了幾聲。每次我快要開始失去內在的平靜時,我就讓自己回想一下練習拜日式的時候,那種很享受的感覺。於是,一切都變得比較容易忍受了……
結束練習之後的靜坐,亢達里尼能量沿著中脈上行,也輕微的感覺到中脈的兩側,有另外兩條螺旋交纏而上的能量管道,我想,大概是瑜珈系統說的「三脈」吧!靜坐中只覺得文字離一切都太遠,所有擔心的事情,彷彿都在練習阿斯坦加的過程中,變得渺小。

Read more

至樂的信任(一)-Something about Ashtanga

至樂的信任(一)-Something about Ashtanga

這篇文章在半年多前就一直想寫,延宕到現在,是因為當時沒有更進一步的發想,最近類似的課題又重新經歷一次,才有動力把這篇文章寫完。文中的「上週六」和「這幾個禮拜」,都是今年夏天的事情了--
這幾個禮拜,我對自己身體的掌握,以及練習阿斯坦加的流暢程度又更進一步。上週六的阿斯坦加課,又讓我抵達(被虐的?!)另一個至樂新境界……
阿斯坦加二級的一個動作,叫做「Bhekasana」,中文通常稱為青蛙式。這個動作需要另一個人在練習者的背後幫忙拉,目的是為了深度的伸展胸椎前側。
我從開始練習阿斯坦加二級的第一天,就對這個動作有放不下的恐懼及緊張,因為幾乎每次都會有「痛到不能呼吸」的感覺。問題是拉完之後又覺得很舒暢,所以啊~每次一進行到這個動作,只能說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剛開始練習Bhekasana的時候,因為恐懼,我差不多每次都在對抗老師拉我的力量,後來習慣了,開始要求自己克服恐懼,讓肩胛往後打開,可是心中的害怕,一直都在(怕被從中間折斷……)。

Read more